梦远书城 > 宁馨 > 添财农家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六


  “什么叫都跑你家来了?你以为你家这烂地方,我们稀罕啊!”

  “就是,一看就是做了亏心事,见到大伙儿心虚呢。”

  “这样的害人精就该扔出村去,平白祸害大伙儿,真是恶心透了!”

  男人们还好,碍于颜面没有说什么,但女人们可是嘴巴不饶人,毕竟自从养了那些肥猪,她们没日没夜的伺候,就指望养得好了,能卖个高价给闺女添嫁妆或者给儿子做聘礼呢。

  如今因为李大娘的碎嘴造谣,好好的财路马上就要断了,她们怎么可能不气恼?嘴里的话如刀子一般,扎得李大娘透心凉。

  她根本不明白,平日一起说闲话的同战壕好友,怎么突然倒戈了?

  这时候谢家众人听到动静也赶了过来,谢蕙娘一见到李大娘,恨得眼睛都红了。

  这种人就是阴魂不散,谢家根本没有得罪她的地方,结果这么多年,她事事都要欺负谢家一头,坏话说尽就罢了,如今居然还如此狼心狗肺地造谣诬陷,若是不给她点教训,以后这块臭狗屎怕是要一直恶心下去。

  谢蕙娘口齿本就伶俐,在城里开铺子又锻炼这么久,那更是炉火纯青。

  她直接把铺子如何生意不好,大姊如何处置、如何寻人打探,最后茶摊老板指认李大娘,以及城里如今流言纷纷,小王庄以后怕是再也卖不出一头猪的事从头到尾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就是耳力不好的老人家也听得咬牙切齿。

  李大娘听得眼珠子都要瞪岀来了,她这会儿终于知道害怕了,极力辩解着,“不,不,我没说村里的猪不好,我只是说谢家的猪肉不好……”

  “放屁!”一个妇人狠狠一口唾沫吐了过去,骂道:“谁不知道娇娘家里的猪肉好吃,那些酒楼就是因为咱们养的猪同娇娘家里的一样才愿意花大价钱买。你说娇娘卖的猪肉坏话,那不是坑了全村人,是什么?”

  “黑心肝的玩意,你家里还养着娇娘送的猪崽呢,回头你就这么坑人家,简直是狼心狗肺!”

  “就是,白眼狼也比你好。”

  李大娘傻眼,她当初不过一时生气,想给谢家上上眼药,实在没想到那些话会连累村人。如今已经成了这个样子,她想否认也不成,只能……

  “哎呀,李老实啊,你是要看着你媳妇被冤枉死啊?”李大娘“扑通”一声直接坐到地上,双手拍着大腿开始撒泼,“你个窝囊废,人家都打上门了,你还不吭声。不就是几句闲话吗,平日谁不说几句,怎么就揪着我不放?还不是欺负我们李家没有人,欺负我们李家穷啊!呜呜,老天爷,祢开开……咳咳……”

  她哭闹得厉害,一边的谢蕙娘实在恼怒,抓了一把灰土塞进她的嘴,她呛得咳嗽不已,哪里还骂得出来。

  江婶子母女还有谷雨一见谢蕙娘动手,也一同上前,这个掐、那个挠,甚至干脆脱了鞋底搧巴掌。

  李大娘身板很壮,若不然平日也不能称霸李家,但如今被四五个人按在地上,想起起不来,想骂骂不出,结结实实挨了一顿揍。

  李家公婆和李老实原本羞臊难耐,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但这会儿眼见自家人挨打,到底是忍耐不住,想上前拉架。

  但步刚迈出去,陈家庄的几个兄弟就拦了他们的去路。话也不必多说,手上的柴刀耍几个刀花,李家人就迅速退回去。

  村人见此,再傻也知道谢娇娘是打定主意要收拾李家了。

  平日两家的一些小争吵,众人也不是不知道,但多半是人家的事,他们看个热闹就罢了。如今谢娇娘抓到机会,下狠手整治李家,他们自然更不好开口,更何况这事确实是李大娘不对。

  “咳咳!”王三叔见李大娘被打得鼻青脸肿,嘴角也开了,生怕出人命,干咳两声,说道:“行了,打两下出出气罢了。”

  谢蕙娘几人累得气喘吁吁,听得这话就停了下来。

  谢娇娘扫了一眼围观的村人,却不准备放过这次机会。

  村人愚昧,自私成性,若是不能杀鸡儆猴彻底让他们警醒,以后再出一个王大娘张大娘,那她岂不是要一直跟在后边补窟窿。

  “三叔,如今这个样子倒不是我刻薄,李大娘虽然挨了打,但她惹来的祸事还没解决。外人不知道我们全村都是被冤枉的,流言还在传着呢,真等人尽皆知,咱们就是浑身都长了嘴,怕是也说不清。”

  王三叔皱了眉头,也犯愁这事,他总不能挨个人都解释一遍吧。

  “这事也好办,不如押着李大娘游街去吧,别人见了,都知道我们小王庄惩治了恶婆娘,坦坦荡荡,不怕任何人闲话,这事肯定就过去了,说不定还能给咱们村里养的良种猪打出个好名声。”

  谢娇娘说的有理有据,王三叔和村人听了都点头,但是再看鼻青脸肿的李大娘,外加畏缩的李家人,他们又有些不忍心。

  这般游街之后,李大娘是彻底不能见人了,这辈子只能在家洗衣做饭,别说进城,娘家都回不去了,毕竟这脸丢得太大了。

  可世人皆有私心,在让一个碎嘴婆娘丢脸和让自家肥猪扬名拓宽财路之间,所有人都不约而同选择了后者。

  于是,李大娘被直接绑去村子中间的小祠堂里关了。

  第二日一早,王三叔带了几十名村人,寻了一块大板,结结实实的绑着李大娘进城。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