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宁馨 > 添财农家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三


  “姓白的,红口白牙抹黑一个女子,不是男儿所为。当日我挖菜回家、你意图羞辱我,我反抗跳河保清白,差点丧命。可怜我们一家孤儿寡母,无人替我撑腰这才忍气吞声。后来你更是买通媒婆上门要我做妾,我不答应,你又到处传闲话。如今我遇到了良人,为人妻、为人母,你又欺负上门,难道当我谢娇娘是泥人脾气,任凭你踩踏不成?”谢娇娘气得脸色通红,挽了袖子朝着后灶大喊,“蕙娘,拿菜刀来,我今日和这个断子绝孙的混蛋拚命!”

  白地痞没想到谢娇娘如此伶牙俐齿,可听她说要拿菜刀,还是没当真,毕竟这府城里脾气暴躁的婆娘也不是没听说过,满地打滚哭嚎就算厉害了,谁还真敢动刀动枪啊。

  结果,他还没梗着脖子说几句硬气话,就见通往后院的蓝色门帘一掀,一个穿了绿衣的姑娘蹿了出来。

  两把厚背菜刀许是平日没少剁猪骨,磨得是铮明瓦亮,若是挨到人身上,绝对不会比剁猪骨头更艰难。

  “大姊,要砍谁?”谢蕙娘嘴里喊着,眼睛在铺子里扫了一圈,吓得众人都退后了步,于是就把白家主仆三个显岀来了。

  谢蕙娘哪里还用姊姊指点,怒发神冠,挥着刀奔了过去,“姓白的,你欺负我姊姊多少次,现在还敢上门来捣乱,我砍死你杀千刀的!”

  软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白少爷眼见两把菜刀到了跟前,哪里还敢耍威风,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杀人了,杀人了!”

  谢蕙娘也不蠢,这里是府城,不是村里,若是当街拎刀砍人,是要吃官司的,不像在村里被里正骂几句就完了。

  她拎着菜刀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狠狠骂道:“再敢欺负我家,我豁出这条命也要拉了你垫背!”

  白少爷站在街对面,好不容易缓过神来,眼见旁边的路人远远对着他指指点点,到底拉不下颜面,跳脚骂起来:“小贱人,原本还想着你这铺子卖毒猪肉要关门了,老子买一些也算拉你一把,没想到你给脸不要脸,你等着,有你求老子的那日!”

  “不用等,有种你这会儿就来!”谢蕙娘这暴脾气哪里是能威胁的,拎着菜刀就要冲出去。

  白少爷吓得抬脚就跑,扇子掉在路上都没敢停下来捡。

  他身边的两个小厮更是吓得屁滚尿流,就差没鬼哭狼嚎增添一些气氛了。

  见状,无论是街上还是铺子里的客人们,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有人道:“这白家少爷自从……出了事,行事越发像个女子了。”

  “可不要践踏女子这两个字,好女子都顶他三五个。听说白家老太爷张罗着过继呢,否则就真的断子绝孙了。”

  “会养出这样的货色,可见平日家教如何,就是过继子嗣,恐怕也是又养坏一个好孩子。”

  众人议论着,过后或者继续前行,或者岀铺子走亲访友,把赵家食铺如何挥菜刀撵地痞的事传了出去。

  有人说白家彻底完了,有这样的儿子,不如当初夜半直接被害死,白家二老还省心一些,也有人说谢家姊妹太过泼辣,赵家早就后悔了,谢家次女定然不好嫁人。

  当然,也有些藏了小心思的人,听了这事暂停了算计。

  狮子搏兔,尚且怕兔子临死那一脚,更何况还是泼辣敢拚命的女人,外加那不知底细、给她们当靠山的赵家……

  §第十三章 寻出恶人游街示众

  谢娇娘在铺子里守了三日,眼见铺子还算平静,慈济院的几个孩子地乖巧懂事,她终于腾出手做一件事,那就是调查流言的起源。

  既然是流言,自然就是口耳相传,但传得再乱再广,总有源头。

  这人如此恶毒,差点毁了她经营许久的心血,不教训一顿,实在难解她心头之气。再说,女子的第六感告诉她,这人可能是认识之人。

  庞大山的差事被谷雨接了过来,他则和清明被派出去打探消息。

  事情倒也凑巧,两人在城里闲逛不到两日,落脚在城门处喝茶解渴的时候,居然就问到了正主。

  茶摊老板对那日之事印象深刻,因为回去之后说给媳妇听,媳妇还说起这是坏人财路的事,太过恶毒。

  庞大山两人一问,他就说了个明白,只不过对于那妇人模样如何,他只记得穿戴不算富贵,长相也描述不清。

  庞大山回到铺子说,谢娇娘立刻道:“这个好办,给我取纸笔来。”

  谢蕙娘知道大姊擅长画画,家里如今仍时不时从锦绣阁拿银子呢,她赶紧准备笔墨纸砚。

  谢娇娘琢磨着,把村里几个长舌妇人,尤其是与她们家有过节的,包括隔壁李大娘、冯家媳妇儿,还有大王庄的王家婆媳都画了出来。

  庞大山立刻带了一包猪头肉和两只猪蹄又去城口茶摊。

  那老板本就是厚道人,得了东西,对此事自然更是认真。

  其实也没费什么功夫,他只看了一遍画纸,就指着李大娘的画像说:“就是这个妇人,我记得她鞋子有些脏,当时还想呢,天也没下雨,谁家妇人这么懒,出门都不拾掇干净些。”

  庞大山自从看中谢蕙娘,就没少出入谢家,对于她极度厌恶的李大娘是再清楚不过。

  他立刻跑回去告知此事,不必说,谢蕙娘立刻炸锅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