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宁馨 > 添财农家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二


  两人赶紧告辞出去,之后但凡遇到亲朋好友都要为赵家食铺解释一句,是两个知错就改的好人。

  只是谢娇娘如今虽然不害喜,却也吃不得太油腻的东西,见客人走掉,她就放下筷子,脑子里盘算着对策。

  谢蕙娘急得不成,在院子里转悠了半晌,问道:“大姊,怎么办啊?怪不得我觉得这几日上门的客人有些少,原来是有人背后说闲话。”

  谢娇娘也没什么好办法,扯了帕子抹嘴巴,“能有什么办法?继续吃而已。”

  “继续吃?”谢蕙娘不懂。

  谢娇娘喊庞大山帮忙抬了一个藤编的圈椅到前堂。

  前堂正有几个客人在买熟食,谢娇娘也不避忌,直接喊了江婶子,“婶子,但凡你经手的吃食都切一口下来放到盘子里,我要亲自试吃。一来最近怀了身孕胃口好,二来也让相信我们铺子信誉的客人们更添一些信心。”

  江婶子听得迷糊,但主母的要求就是上天下地她也得试试,更何况是这样的小事呢。于是,每次切好肉,上秤之前她都会随意夹一块到盘子里。

  几个客人买的东西大不相同,猪肝、猪头肉、猪蹄都有。

  谢娇娘同他们点点头,径自吃起来,惹得客人们都有些尴尬,出门就议论起来——

  “我就说赵家食铺的肉没问题,你看人家老板娘怀着身孕,都在吃呢。”

  “就是,谁也不能拿肚里的孩子冒险啊。”

  接下来的日子,谢娇娘每天坐在前堂里不停的吃肉,偶尔觉得腻了,就喊谢蕙娘切些蒜酱送来。到了后来,上门来买东西的客人有大半是为了见试吃的老板娘而来。

  “呕!呕!”

  夜深人静,赵家食铺后院里,谢娇娘捧着木盆吐了又吐,脸色白得如同一张纸。

  谢蕙娘心疼的抹眼泪,一个劲的劝着,“姊,你明天别吃了,我吃!实在不行就把娘和妹妹接来,我们一起吃。你肚里还有孩子呢,不能再这么折腾了。”

  谢娇娘擦干嘴巴,又喝了一杯茶,才把那股恶心压制下去。

  她坐在铺子里连吃了三天熟食,味道即便再好,也还是会腻,更何况怀孕初期本该饮食清淡。但为了生意,她只能出此下策。

  “别哭了,这也是权宜之计,不是让大山去慈济院寻合适的孩子了吗,明日有人分担会好一些,用不了多久我就不用出面了。”

  这话倒是提醒了谢蕙娘,对大姊她劝不了,但对未来的夫君,拿捏起来可是易如反掌。

  “对了,我都忘了,大山怎么还不回来寻不到人,他也别回来了!”说着,谢蕙娘这小豹子冲了出去。

  很快,院子里隐约传来庞大山讨饶的笑声。

  谢蕙娘软软地躺在被褥上,鼻头发酸。

  赵建硕一走已经快半个月了,别说回来,就是音讯都没有一句,偏偏铺子遇到了这样的糟心事,她不知有多想靠在他怀里掉眼泪。

  先前还不觉得,如今分别才知道,他已经是她的整个世界,是她的保护神,是她的擎天柱……

  而庞大山虽然年纪不算大,办事却极稳妥,从慈济院领来的五个孩子,三男两女都是六七岁年纪,当晚洗刷一番,又换了新衣,第二日就拿扫帚在铺子附近的街道转悠,清扫路面、帮赶车前来的客人开车门或者拴个马缰绳,很是勤快有眼色。

  铺子里切出来的各色吃食,每凑够一盘就会喊他们上前分吃,孩子们欢喜极了,吃饱喝足,做活儿更卖力。

  附近其他铺子偶尔会差使他们做些小活计,也会给些饼子干粮之类的,惹得他们更是欢快的如同掉进蜜糖里的老鼠。

  果然,如回谢娇娘预料的那样,有了这些孩子替代,客人们渐渐习惯,已经不再议论或者注意她是不是在前堂了。

  就在谢娇娘正琢磨好几日没回家,是不是该回去看看的时候,却有恶客上门。

  说起来还是老熟人,正是白家那位“断子绝孙”的少爷。

  “怎么,小美人,嫁了人就不认识本少爷了?”

  一身白衣,手里捏了把扇子,脸上敷粉的白少爷,充分诠释了练就葵花宝典的男人是什么样子。

  他刚走进铺子,浑身香粉的味道就刺激得谢娇娘狠狠打了两个喷嚏,别说原本就不熟悉,就是熟悉也恨不得一脚把他踢出十丈远。

  “对不住,这位公子,我们这里不卖胭脂水粉,您出门左拐会看到陈友记,她家的货品最全。”谢娇娘扯了帕子掩住口鼻,说出的话极为“客气”,惹得几个识得白少爷是何方神圣,又清楚白少爷过往的客人,都极力低头才能忍住笑。

  白少爷“刷”的一下阖上了扇子,抬手扔给跟在后边的两个小厮,恼道:“谢娇娘,你别以为装作不认识我,就能把自己摘干净了。当初你勾引我不成,羞愤的跳河自尽,侥幸没死,本少爷特意让人去你家里提亲,你又拿乔。如今嫁了人,开了铺子,就当自己真是个良家妇女了?”

  中寰不比现代,女子的清白几乎同命一样重要。这白地痞的话若是被坐实了,谢娇娘以后就不用抬头做人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