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宁馨 > 添财农家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四


  “给我往死里打,我要这个贱人下地狱,赵建硕居然敢背着我找女人!打,给我往死里打!”

  红衣女子舍弃一把头发,终于逃脱谢娇娘的拉扯,抬脚就要踹过来。

  谢娇娘想躲,却被那个护卫一把抓了,蹲不下去也避不开,只能狠狠闭了眼睛。

  这个千钧一发的时候,院子外终于响起了马蹄声。下一瞬,那红衣女子突然像风筝一样飞了起来,直接摔向几步开外的树根下,抓着谢娇娘的护卫则被一脚踹在脸侧,鲜血混着牙齿齐飞,人也直接挂在院墙上。

  不等睁开眼睛,谢娇娘就被用力揽在一个熟悉又宽厚的怀抱里。

  “六爷?”

  “不怕,我回来了!”

  谢娇娘偷偷把眼睛睁开一条线,待看清抱着她的当真是倾心信赖的枕边人,这才嚎啕大哭,“呜呜,六爷,他们打我,他们来家里骂人,还打清明和谷雨……呜呜呜,你不在家……”

  自从相识到成亲,也有快一年的功夫了,无论是多么艰难的情况,赵建硕都不曾见谢娇娘掉一滴眼泪,如今她却哭得如同泪人一般,头发散乱,脸颊红肿,简直让他恨得想杀人!

  他的珍宝,他要白头偕老的妻,居然在家里被人打成这样,那他这个男人还有什么脸面活着,还有什么脸面做她的夫君?

  清明和谷雨被摔得晕头转向,眼见赵建硕回来了,连滚带爬赶到跟前跪倒,想要说话却被他身上的肃杀寒气冻得张不开嘴。

  谢娇娘哭了一会儿,自觉好受一点了,抽噎着要站起来,没想到一动身子,肚子突然疼得厉害,眼前居然开始发黑。

  “六爷,我肚子疼……疼,啊,疼!”

  “娇娘!娇娘!”赵建硕抱住软倒的谢娇娘,恐惧得五脏俱裂。即便被千军万马围困,尸山血海纵横之时,他也不曾这么害怕。

  他大叫:“郑通!”

  陈家庄的兄弟们原本拉着难得过去的赵建硕喝酒,见庞大山突然打马跑回来,赵建硕只听了一句就跑掉,他们听说原委,不放心之下也过来探看,现在刚刚到大院附近。

  其实谁也没把庞大山口中的一男一女放在心上,毕竟赵建硕的身手对付十几个人都不成问题。但这会儿远远听得这句饱含惊恐的吼声,郏通吓得滚下了马背,脚下生风直接进院子。

  平日干净又温暖的小院,这会儿实在惨烈,地上有血迹、有头发,树下和墙边躺了两个不知死活的男女,赵家的小厮丫鬟身上鞭痕累累,鼻青脸肿,再看躺在赵建硕怀里的谢娇娘……

  “该死的,谁把弟妹打成这样的?”郑通直接火了。

  一同紧跟进来的众人,见状都是又惊又怒。

  谢娇娘虽然年岁小,但嫁到赵家这么久,别说对赵建硕好,就是对他们这些兄弟,也在衣食住行上照顾得无微不至。他们嘴里喊着弟妹,其实哪个不当她是自家妹子,如今见她被打得这般狼狈,他们如何忍得下这口气。

  郑通学过几年基本的医术,不算特别精通,不过平日兄弟们有事多半是他给诊治,如今进城找大夫已经来不及,他只能凭着半吊子的医术上场。

  陈三爷脾气火暴,治病帮不上忙,就直奔墙角拽住那个刚刚缓过来的护卫,一顿重拳打得他重新去暗夜里数星星。

  其余兄弟也没手软,大脚丫一顿狠踹,只给男护卫留了一口气。

  至于那个红衣女子,被拎到了院子中间,他们虽然恼恨,但一群爷们不好打个昏迷的女子。

  谷雨恨这女子打了主子,又抽了她与哥哥鞭子,扑上去骑在红衣女子身上,巴掌甩得惊天动地,小手朝女子身上柔软的地方狠狠掐了十几记。

  女子疼得醒了过来,用力想要把谷雨推下去,却被两个兄弟“无意”的踩住了两只手。

  “我让你打我们,我让你打我哥哥,我让你骂人!”谷雨有了众人壮胆,更是打得毫不客气。

  那女子气得要死,好不容易缓过一口气,喊道:“我是廖红云!你们敢打我…”

  谷雨想也不想,抓了把土塞到她嘴里。

  女子被噎得差点喘不过气,自然没看见众人都神色古怪的望向了赵建硕。

  赵建硕根本没有心思理会这些,只注意着谢娇娘。

  郑通把谢娇娘左右手的脉都诊了遍,抬头见赵建硕的目光几乎要把他瞪穿,干笑道:“放心,弟妹没有大碍,会昏倒好像是……嗯,好像是怀了身孕,动了胎气。”

  “什么?!”众人惊喜的齐齐喊了出来,声音之大,吓得天上飞过的鸟都差点掉下来,赵建硕一把抓了他的衣领,“你说真的?”

  “真的,真的!”郑通一巴掌拍下他的手,晃晃被勒疼的脖子,“我虽然学艺不精,滑脉还是摸得出来。不过弟妹今日受了惊吓,动胎气可不能轻忽,还是进城寻个好大夫过来瞧瞧吧。”

  “我去请大去!”

  “我也去!”

  听得这话,有两个兄弟立刻主动接了差事,出门跳上马跑没了影子。

  赵建硕稍稍放心,抱谢娇娘进屋,确认过她身上没有血迹,也没有什么伤痕,这才让谷雨守着,转而出屋子。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