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宁馨 > 添财农家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一


  谢娇娘被众人说的信心大增,当晚让半醉的赵建硕翻了房梁,狠心取了五张银票出来。那心疼的模样,惹得赵建硕抱着她亲了又亲。

  谢娇娘却没心思同他歪缠,絮絮叨叨说着,“家里过个年,居然把先前的存银都拿出来花了。虽然有粮食、有田地和房子,但总不好坐吃山空,新的一年,咱们家里要开源节流,这铺子万一生意真的好了,以后就……”

  她这般模样,赵建硕听得心头更暖,抱住她封上了她的唇舌。

  “呜呜,我还没……没说完。”谢娇娘捶了夫君石头一样坚硬的背脊,却被直接送到了床上,懊恼中听得一句——

  “都听你的。”

  果然,这一晚,谢娇娘几乎喊了大半晚,而赵建硕一直在听……

  好似刚刚拜完年,太阳就热情了许多。虽然路上、山林里、田野中依旧白雪皑皑,但北风已经微微有了些温柔之意。

  赵建硕赶着马车,谢娇娘与谢蕙娘坐在车中,正往城里驶去。

  谢蕙娘有些兴奋,不时掀开窗帘往外看。

  北风钻进来,吹得谢娇娘打了喷嚏。

  赵建硕听了就道:“把风帽戴上。”

  谢娇娘心里甜蜜,笑道:“哪有那么娇弱,车里暖和呢。”

  谢蕙娘吐吐舌头,赶紧放下窗帘。

  谢娇娘这几日盘算着要买铺子做生意,但她嫁为人妇,抛头露面做生意总是不好,赵建硕也不会同意。

  然而做生意不简单,又是吃食铺子,一旦照料不好,很容易惹祸,必定要放一个亲近之人帮忙打理,想来想去,她想到了谢蕙娘。自家亲妹妹总没有什么要防备的地方,无论是熟食的方子还是银钱,交给她都十分放心。

  到时候江婶子母女也过去帮忙,还有必定会抢着过去的庞大山,小小的铺子人手也就足够了。

  当然,铺子若是生意好,再添人手也不迟。

  谢蕙娘天生不是在家里做针线、小心度日的性子,听说要进城帮大姊开铺子,欢喜得差点蹦起来。

  何氏早就放弃了做主的这个想法,闺女们都同意,她也不拦着。

  于是,今日就有了姊妹同行进城的行程。

  谢娇娘在城里没什么认识的人,佟娘子和佟掌柜这对堂兄妹都是人精,找他们帮忙,万一他们要在这生意上掺一脚,她不同意,双方容易生出罅隙。还不如直接寻牙行,多添佣金,总能找到合适的铺子。

  一连去了三个牙行,终于有一家帮他们寻了一个好铺子。

  这是一个位于街角的小铺子,前边两间铺面打通,后边有大灶间、小小的院子,外加两侧厢房,最主要是院子里有一口水进,若是做吃食铺子,用水方便。

  铺子门前的路口是两条街的交叉口,街道两边,连同铺子后侧是一个个小院子,不是贫困人家的棚户区,也不是富贵大宅,而是日子过得殷实的小户人家。

  偏偏就是这样的人家,平日有些钱改善伙食,又不会因为过分贫穷,起什么贪心。那中人许是见谢娇娘喜欢,笑眯眯地说铺子东家租金要的高。

  不等谢娇娘说话,赵建硕已经大手一摆,直接道:“请铺子主人来说话,我们要买铺子,不租。”

  那中人吓了一跳,本来以为这夫妻俩不过是有些手艺的农家人,哪里想到是个富豪,赶紧跑去寻了铺子主人。

  主人是个六十岁老翁,原守着这铺子卖些杂货,年岁大了,有儿子照顾,就关了铺子回家养老,收个租金。如今听谢娇娘夫妻要买铺子,倒也没多为难,开了个合理的价格。

  赵建硕一口应了,付了订金和中人的佣金,约好第二日去府衙换契书,屋主和中人就告辞了。

  谢娇娘同谢蕙娘挽了袖子,简单打扫了铺子,又拢了拢需要添置的东西,直到日头西斜才恋恋不舍的坐马车回去。

  第二日,在家坐不住的何氏和谢丽娘、江婶子母女,外加厚着脸皮的庞大山,都跟了过来。

  赵建硕去府衙换契纸,谢娇娘带谢蕙娘和庞大山去釆买,何氏则带着冮婶子母女打扫,分工明确又利落。

  如此早出晚归两三日,小小的铺子已经是旧貌换新颜。

  两间当街的铺面大开门户,里面干净的架子上摆了很多新木盆,盆里放了各色吃食,有猪头肉、猪耳朵、猪舌头、猪尾巴、猪蹄子,外加卤五花肉和几样简单的小菜,比如五香豆干、芹菜花生米、泡椒鸡瓜一类。

  简单的挂一串鞭炮,随意一放,待门前硝烟散尽,“赵家食铺”总算低调的开张了。

  谢娇娘同赵建硕亲自拎食盒,给左邻右舍送了些吃食过去。也不是多丰厚,但胜在花样繁多,几乎是铺子里有的吃食都切了一些做拼盘。

  附近的人家这两三日没少被这铺子的香气搅和得心神不宁,如今见铺子终于开张,无论是路过的还是吃了拼盘觉得味道好的,都进门转转,或多或少买一些回家,来壶酒,借着微冷的风小酌一杯。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