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宁馨 > 添财农家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三


  “你……”那女子气得跺脚,到底不敢骂出口,眼见谢娇娘夫妻进了院门,她才气呼呼地往村里去。

  谢娇娘躲在门缝后看得清楚,回身狠狠瞪了赵建硕一眼,抬脚就往后边走。

  正好,江婶子出来笑着招呼,“老爷、夫人,这就摆饭啊?”

  谢娇娘想也不想就扔了一句,“不吃了,秀色可餐,六爷早吃饱了!”

  江婶子听出这话不对,手里的勺子差点掉到地上,再看赵建硕的神色很是哭笑不得,她赶紧钻进了灶间。

  主子这是生了口角,做下人的守好本分就好,坚决不能瞎掺和。

  赵建硕赶紧回房哄娇妻,夫妻俩直到正午都没出卧房,倒是那锅红枣粥熬了又熬,已经比腊八粥都黏糯了。

  后院卧房里,谢娇娘揉着酸疼的后腰还有不停轻颤的大腿,委屈万分,“明明是你出门招峰引蝶,凭什么惩罚我?”

  赵建硕眉梢轻挑,带着那道刀疤动了动,有种邪魅又冷漠的美,令谢娇娘气势弱了三分。

  他的大手拍开她的小手,一个用力,抱起她让她趴在自己身上,一边揉着她的腰背,一边低笑说道:“该给的都给你,你就不会怀疑我有外心了。”

  “哼!”谢娇娘在他肩膀上捶了一记,但到底在腰背上游移的大手太舒坦了,她趴着趴着慢慢睡了过去。

  因此,她没听到赵建硕在她耳边轻言,“放心,这辈子只有你。”

  那场小雪好像一个信号,自那以后,冬日彻底降临,男女老少都换了厚厚的棉袄,勤快的人家早在秋日时上山砍了枯树枝,在家门口收成一堆,这时候捞上一捆,烧炉子或者烧饭锅都是极好的。

  就算是懒惰的人家,有苞谷秸杆在,也多半冷不到。

  谢家的大炕烧得热呼呼的,屋子中间用青砖砌了一个四四方方的炉子,早起扔上几块木头,就能烧一个白日。

  谢蕙娘忙着提水壶烧水泡茶,谢娇娘就陪何氏在炕上做针线。

  先前应下村人的小猪早就从从外边抓了回来,也阉割完毕,伤口痊愈,如今就等着各家付钱牵回去养肥了。

  何氏这些时日身体好,闺女又嫁得好,她就常出去走动串门子。家家都盼着谢娇娘发话呢,她自然也被问得耳朵都长茧子了。

  听闺女这么说,她赶紧道:“那一会儿就让蕙娘去里正家里说一声吧。”

  “先不急。”谢娇娘想起那日的冯家闺女,道:“东头冯家若是来领,我会说小猪不够分,不打算给她家,娘心里有个数。”

  “这是为何?”何氏皱眉,虽然冯家平日为人很是张扬,不得村里人亲近,但总是一村乡亲,怎么也不好区别对待。

  谢娇娘趁着谢蕙娘出去寻茶碗的功夫,把那出失败的问路戏码同娘亲说了。

  何氏最引以为傲的就是闺女嫁得好,女婿也孝顺,如今听冯家做了妾的闺女跑回来勾引自家女婿,气得厉害,想要骂几句就咳了起来,“咳咳,这个狐狸精,咳咳,她怎么……”

  谢娇娘赶紧给何氏拍后背、递水碗,极力劝着,“娘,你别生气啊,六爷根本就没搭腔,反倒给她好大一个没脸,以后她再也不敢来了。”

  “她敢!”何氏一口呸到地上,骂道:“再敢上门,我就是拚了命也要把她掐死,这个不要脸的!”

  谢娇娘赶紧转了话头:“本来不出这事,小猪也不够分,正好把她家踢出去。”

  何氏点头,而后目光瞄向闺女的肚子,“你怎么还没动静啊?赶紧替赵家开枝散叶,娘也就放心了。”

  谢娇娘最怕这个话题,她同赵建硕一起,没有特意避孕,但她总是下意识防备一些。

  她今年才不过十六周岁,放在现代还在读高中呢,身体没有完全发育好,万一难产,她岂不是性命不保,兴许从此就要在黄泉见别的女子打她的娃、睡她的夫君、花她的银钱,这可绝对不成!

  “娘,孩子是缘分啊,该来的时候就来了,你可别催我啊,小心我心里着急,反倒不好怀呢。”

  不得不说,谢娇娘把何氏的心思摸得太透了,她果然再也不提这事了。

  §第九章 召集人手对付狼群

  赵建硕今日去了陈家庄,谢娇娘不用惦记他,直接在娘家吃了午饭又睡了一觉,待得回去的时候,昨晚就开始飘着的雪花好似大了一些。

  天黑的时候,赵建硕赶了回来。

  陈三爷送了一对雪白的兔子,外加十几张兔皮,不知道是不是兔子家的另类团聚。

  谢娇娘很是欢喜,夜里贪黑做了个兔皮的袖筒,以后出门披了斗篷,再包上毛茸茸的袖筒,可是再暖和不过了。

  睡得晚,早晨自然就起得晚了。

  待谢娇娘睁开眼睛的时候,赵建硕已经打拳回来了。

  虽然他还是同平时一般模样,抱她起床、替她挽头发,但她就是觉得他有心事,于是问道:“怎么了,可是有心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