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宁馨 > 添财农家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七


  赵建硕抬起头,扫了一眼猪圈后用秸杆夹成的简单墙壁,道:“家里还有很多青砖,明日喊大山几人来帮忙,把围墙砌起来,村边不安全。”

  “好。”这也是谢娇娘担心的,听得这话,笑眯眯地立刻答应下来。

  “娘,娘!”站在一边的谢丽娘听得明白,立刻去回自家娘亲传话,耳报神也没她麻利,惹得谢娇娘同赵建硕都笑了起来。

  待饭菜上桌,一家五口没分什么男女席面,直接团团围坐,,说笑吃喝,难得的热闹温暖。

  日升月落,岁月的马车一刻不停的往前奔走,好似转眼的功夫,春去夏过,秋天悄悄来临了。

  这日早起,谢娇娘开箱子寻了一套石青棉布衣裤,换下了赵建硕常穿的那件葛布衣衫,道:“这天气变化得真是快,早起都有凉意了。”

  赵建硕刚刚打了一趟拳,虽然用冷水洗了手脸,身上依旧满满都是热力,半点不觉得冷,不过他乖乖换上了棉布衫子,说起一事,“今日大山会过来,让他在家住几日,我要出趟门。”

  谢娇娘噘了嘴,脸上满是不舍,小声道:“田里的苞谷就要收了,第三间猪舍也才进了小猪……”

  赵建硕听得好笑,直接将娇妻抱入怀中,安慰道:“放心,田里的苞谷还有一个月才收成,我不过半个月就回来了。陈三哥他们就在陈家庄,十几里路,有事让大山回去喊一声,谁也不敢欺负到你头上,别怕。”

  谢娇娘脸红,听得这话,到底不好再拦着,于是道:“那我给你准备一些干粮,你留着路上吃。”

  “好,要顶饿又方便携带的。”赵建硕没有拒绝,成亲这几月,他倒是越来越庆幸娶了谢娇娘回来。

  原本以为她不过十几岁年纪,会有很多不足,没想到她不但能写会算,管家一把好手,又极擅长厨事,酒菜做得好,各种点心也是新奇又美味,惹得陈家庄那边每每有事过来送信,都要大打出手才能争得一个上门的名额。

  即便这般,那些兄弟仍会偶尔寻个借口来蹭顿饭菜,惹得他又是骄傲,又是心疼媳妇儿。

  好在谢娇娘并不嫌弃这些兄弟,反倒把他们当自家人一样看待,亲近体贴又周到。倒是郑通曾写信去京都给二哥,抱怨了几句,怪二哥有这么好的媳妇为何不指点他来寻。

  但有些缘分是天注定的,赵建硕那日不过是提前过来看看地形,就从河里捞了谢娇娘上来,哪里想到他这一捞就捞了这么个好媳妇。

  这般想着,他低头在谢娇娘嘴上亲了一记。

  谢娇娘赶紧扭头去看门口,见芽儿没过来喊吃饭,嗔怪的捶了他一下,笑道:“我前日正好缝了个背包,赶路时背着很方便,不如这就拿来装干粮吧。”

  “好。”

  夫妻俩说着话,牵手去了前院,待吃完早饭,赵建硕就去看大院东边新建没几个月的长排猪舍。

  这猪舍说起来,在十里八村引起过很多人议论,毕竟在很多人家仍住土坯房的情形下,给小猪搭建青砖猪舍,实在有些奢侈。

  但谢娇娘坚持,赵建硕也不差这几两银子哄媳妇欢喜,于是寻了两个泥瓦匠,加村里的五六个帮工,不过两日就把五间猪舍建了起来。

  每个月都有从各县收购来的小猪被送进去,睡着草堆,吃着煮熟的猪食,每日还要用水冲洗猪圈,粪便顺着斜坡流到粪池发酵,明春就是施肥的好材料。

  当然小猪们享受了这么好的生活,也要付出代价,那就是被阉割,从此不能抬头挺胸的说它们是真爷们,这真是一个悲伤的话题。

  赵建硕脑子里胡乱想着,跑去寻从村里雇来的一对老夫妇。

  这对老夫妻姓周,没儿没女,夏日里下大雨,家里的土坯房子倒塌了,一时没有着落,正好谢娇娘看到就同他商量,把人雇回来帮忙打理猪舍。平日割猪草,喂猪三次,外加清扫猪圈,工钱只要三百文和一百斤苞谷面。

  谢娇娘心善,主动给他们添了四季衣衫,两人感激不尽,平日做活儿很是尽心尽力。

  这会儿见到东家过来,两人都停了手上的活计,笑道:“六爷,前日进来的那批小猪缓过来了,今早没少吃食呢。”

  赵建硕点点头,应道:“那就好。我要出门几日,你们晚上警醒些,有事就同夫人说。”

  “是,六爷放心,我们年岁大了,晚上本来就没有多少睡意,一定好好看着院子和猪舍。”

  周伯夫妻赶紧应了,看他走远,两人才一边做活儿一边小声闲话。

  “娇娘真是好命,六爷虽然看着冷淡,其实心眼很好呢。”

  “就是啊,晩上你回院子,我就睡这空猪圈,左右天气也不冷。”

  “成。”

  谢娇娘不知这些,正忙碌地为赵建硕准备干粮。

  上个月她在市集上遇到卖鸭蛋的摊贩,许是嫌弃腥气,无人问津,价格极便宜,她就一股脑都买了下来,回家裹了黄泥腌起来。

  如今正好可以吃了,去掉黄泥,扔进锅里煮熟放到冷透,几乎是刚切开,那橘红色的蛋油就淌了出来。

  她分了一半给江婶子母女,剩下一半托在手心用筷子挖了吃。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