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宁馨 > 添财农家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六


  谢娇娘今日为了回家,特意穿了银红色的绸衫和马面裙,用金线绣了大朵的山茶花,在阳光下极是炫目。赵建硕亲手帮忙绾了个繁复的百花髻,她戴了全套的金首饰,包括那对赤金龙凤镯子,整个人打扮得利落又富贵,满满都是新妇的喜庆和红火。

  赵建硕则穿了一件玄色长衫,巴掌宽的腰带,挂了一只宝蓝色荷包、一块鸡心佩,头发束起簪了黄杨木,虽然彻底露出脸上的刀疤,却因为这般装扮,少了三分冷肃,多了几分尊贵。

  因为是同村,离得实在近,夫妻俩没套车,直接步行去谢家,身后跟着抱了回门礼的江婶子。

  一路上,有各家妇人趴在墙头探看,眼见谢娇娘这个模样,真是各个都嫉妒得快把墙头的砖给掰下来。

  不过短短三日,谢娇娘就从没人要的老闺女,摇身一变做了贵妇人。不看别的,只这身衣衫首饰,就够普通人家嫁三个闺女了。

  若知道赵家如此富庶、赵六爷如此疼媳妇,她们早就把家里闺女或者娘家侄女送去享福了,那样说不定自家也能跟着沾光。

  江婶子是个精明的,早起趁着去河边洗衣服时,慢慢引着村里妇人说笑,已经把主子的事打听出了大半,这会儿眼见众人如此,越发觉得要给主子做脸面。

  于是,但凡路上有个沟壑,她都会上前扶一把,很是恭敬又知礼,免不了又惹得众多妇人撕碎手头的帕子。

  谢蕙娘和谢丽娘早就等在门前,远远见姊姊和姊夫回来,欢喜得直接冲过来。

  谢丽娘不管那么多,抱着谢娇娘的胳臂不撒手,谢蕙娘倒是还记得给赵建硕行礼。

  赵建硕眼里笑意更浓,抬手递给她一个盒子,“你姊姊昨日给你们买的小物件。”

  “谢谢姊夫。”

  谢蕙娘欢喜的咧嘴直笑,偶尔眼角瞄到旁边门户里躲躲闪闪的某人,就高声道:“姊夫,你不知道,原来还有些烂嘴巴的说我姊只能配给光棍呢,这会儿可得让她们看看,你对我姊多好!”

  谢娇娘这几日已摸熟悉了夫君的睥气,知道他不喜欢张扬,于是瞪了大妹,“乱说什么,走,进屋看娘去。”

  谢蕙娘吐吐舌头,赶紧掉头跑回去报信了。

  谢娇娘夫妻随后进屋,给何氏见礼,送上了丰厚的回门礼。

  谢娇娘原本还盘算嫁去赵家要勤俭持家,可惜赵建硕根本不给她这个机会,成亲的第二日就给了她一个匣子、一把银匙。钥匙是管着充作库房的二进东厢房,里面光绸缎布料就四箱,各色用物堆得满满的,也不知道是赵建硕什么时候积攒的,还是陈三爷等人送来的。

  至于那匣子,她当时没来得及打开,但有了昨日那一荷包零用银子,她昨晚突然对家底起了好奇之意,翻出匣子打开来看,下巴顿时快要掉到地上。

  满满的银票,她数了半晌,大额、小额有些凌乱,加一起共有四千多两。

  这么多银子,她画绣图就是画到手断掉也赚不回来。

  当夜,她只取了两张,其余的让赵建硕飞到房梁上,把匣子藏起来。

  赵建硕倒是听媳妇儿的话,落地的时候却笑着直接把她扔到床上,害她莫名其妙被折腾了一晚上。

  何氏眼见回门礼光绸缎就有两匹,很是担心,眼见江婶子去帮谢蕙娘准备饭菜,赵建硕在院子里转悠,偷偷拉了闺女问道:“娇娘啊,你如今是赵家媳妇儿了,就算没有公婆,也不好这么明着补贴娘家,万一女婿心里……”

  “哎呀,娘!”谢娇娘赶紧劝道:“你就放心吧,这回门礼还是六爷亲自添的。六爷把家里的家底和库房钥匙都给我了,这些东西实在不多。”

  “真的?”何氏立时替闺女欢喜起来,过门就当家,这门亲事算起来着实不错。这般想着,她越发喜爱这个事事皆好的女胥,张罗着喊谢蕙娘去杀鸡。

  谢娇娘也不拦着,左右她家里养了小鸡崽,过年的时候再抱来几只就是了。

  赵建硕在院子里转了转,寻了块磨刀石,把几把早已钝了的镐头和锄头磨得尖锐。

  谢丽娘跟在他身边,不时帮忙递个工具,笑嘻嘻的模样,大有把姊夫当哥哥亲近的意思。

  谢家左邻右舍的妇人实在忍耐不住,寻了借口到谢家,或是借个扫帚,或是换两斤细面,其实不过是为了看看谢娇娘夫妻。

  眼见赵建硕半点不嫌弃谢家,反倒如此维护,妇人们更是悔得肠子都青了。

  隔壁李大娘嗅着谢家院子里的香味,听着谢丽娘不时欢喜地嚷着什么,心里真是如猫抓一样难受,在院子中来回踱步,恰好走去猪圈后边,低声骂道:“让你今日欢喜,小心明日就……”

  不等她把话说完,不知道哪里飞来一块石头,直接摔进猪粪池,溅得她满身满脸都是。

  “呸!呕!”李大娘恶心得恨不得把苦胆吐出来,想要再骂几句,到底没敢说什么,灰溜溜回屋换衣去了。

  正巧谢娇娘要去看圈里的小肥猪,听到声音,扭头扫了扫赵建硕手边少了半边的磨刀石,偷偷笑了起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