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宁馨 > 添财农家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五


  谢娇娘看得心惊,下意识停了脚步。

  赵建硕疑惑,回头望去才明白,顿时有些后悔带她来这里。他在尸山血海走过,看过太多死亡和丑恶,这些人的境况他自觉已经好太多,不想还是吓到了小娇妻。

  “你在这里等一下,我问几句就回来。”

  谢娇娘赶紧点头,寻了一处有些阳光的墙根站了。

  赵建硕环视四周,确定没有什么碍眼之人,这才踱步走进去。

  他看人极准,神色冷厉,里外转了一圈,那些自卖为奴的人虽然有心想要寻个救命稻草,却不敢上前纠缠。

  最后他选定了一对母女,那妇人看着不过四十岁,闺女不到十岁的模样,两人手里抓了个小小的包裹,虽然神色有些惶然,但身上的衣衫比旁人干净许多,头发也绾得利落。赵建硕上前低声询问了两句,就带母女俩去一边的草棚签死契。

  草棚是府衙临时设立的一个摊点,半公半私,常有一些披着牙行外皮的人贩子在四处转悠,寻些好处。

  赵建硕瞧着就不是个好欺负的,交付银钱也痛快,直接扔给那小吏一块银子,就顺利把手续办好了,看得那些人贩子龇牙咧嘴,也不敢靠前。

  谢娇娘等得心急,这处本就是是非之地,她一个女子站在这异常显眼,只站了这么一会儿就有人在附近梭巡。好不容易盼得赵建硕高大的身影出现,她立刻迎上去,小手捉住了他的衣襟。

  赵建硕环视一周,眼底厉色一闪,抬手拍断一块凸出的墙砖。

  果然,那梭巡的地痞之流,连同草棚探头出来的几个,立刻都缩了回去。

  赵建硕冷哼一声,手臂一伸把谢娇娘揽在怀里,低声道:“走,回家,这次罢了,下次过来多喊两个人。”

  谢娇娘越发贴近他温暖的胸瞠,小声道:“下次咱们不来这里了,不舒服。”

  他们夫妻俩在前面边走边说,神色亲密,令后边跟着的母女俩看了很是安心。

  这主家夫妻俩瞧着都不是坏心人,虽然男主人有些凶狠,但也是心疼女主子,跟着这样的主家,起码不用担心被外人欺负。

  妇人紧紧拉着闺女的手,极力压低声音嘱咐,“芽儿,一会儿要听话,千万别惹主子生气。”

  “娘,我知道。”

  来时马车空荡荡,回去的时候装了大半杂物,剩下的空位正好坐了母女俩。

  谢娇娘直接坐在另一侧车辕上,同赵建硕一起吹着微醺的夏风,沐浴着夕阳。

  那母女俩很是惶恐,总要下车走路,却被谢娇娘拦了下来。

  到村里时,正好是各家劳力从田里回家的时候,一路上都有人同赵建硕打着招呼。他不过是点点头,村人却也不觉得怠慢。

  谢家的烟囱冒了青烟,显见谢蕙娘在做晚饭。

  谢丽娘正好在门前玩耍,见得姊姊和姊夫赶马车经过,疯跑过来,得了一包糖炒栗子,又欢喜的跑回去。

  谢娇娘嘴角高高翘着,想落也落不下来,偶尔瞄赵建硕一眼,那眼波甜蜜得好似蜜糖。回到赵家大院,母女俩跟着进府,显然没想到赵家大院是如此之大,别说一排倒座房,就是二院的两个耳房,与三进的两个耳房,都随便她们居住。

  两人不是傻子,立刻猜到她们是这家里的第一批奴仆,欢喜之下赶紧跪倒认主子表忠心。

  一般这样的好事可不常见,这就如同从龙之功,只要她们将来听话勤快,主子再买多少奴仆,也越不过她们去。

  谢娇娘急着做晚饭,只简单问了两句,听妇人说丈夫病死,族里抢了房产,撵她们母女出来自谋生路,觉得很可怜,但还是存了一丝防备。

  她望向赵建硕,见他微微点头,她彻底放心,直接要两人选一间耳房,搬两套旧被褥过去,又简单安排了一下活计。

  小丫头芽儿年纪太小,做不得大活计,平日就负责喂小鸡与洒扫院子。她的娘亲江婶子负责洗衣打扫、烧火做饭。当然,谢娇娘夫妻不在时,娘俩负责看守门户更是本分。

  安排好这些,谢娇娘就进了灶间,江婶子把铺盖交给闺女拾掇,随后跟了进去。

  谢娇娘有心试试她的本事,让她炒了一道菜,居然意外的好吃。针线也是擅长,这倒是捡了宝了,惹得她分外欢喜。

  江婶子眼见谢娇娘特别留了一半的饭菜给她们母女,没有让她们吃剩菜,心里感激不尽,暗暗琢磨以后一定要好好伺候主家。

  何氏自从谢娇娘出嫁就吃睡不香,一会儿想着女婿那么健壮,万一闺女那个倔脾气惹恼了他,他会不会一拳头把女儿打得半死?一会儿又想着闺女针线不好,会不会被嫌弃?

  前日谢蕙娘偷偷跑去一趟,拎了好多饭菜回来,也带回赵家宴客的消息,她又惦记着不知道赵家底细,是不是女婿结交了什么江洋大盗。

  昨日小闺女抱了糖炒栗子回来,说是闺女、女婿进了城,她又后悔怎么没到门口,远远看一眼也好。

  这般好不容易盼到回门这日早晨,她的眼圈黑得厉害,看上去着实吓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