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宁馨 > 添财农家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三


  谢蕙娘愣住了,眨巴眼睛反驳,“家里无事啊,倒是大姊,不是要跳井吗?”

  谢娇娘听得哭笑不得,一巴掌拍在大妹头上,“你这傻丫头,我刚成亲,好好的日子不过,跳什么井啊!”

  “那我看你在井边……不是姊夫对你不好吗?”谢蕙娘这才回过神来,神色有些心虚。

  谢娇娘翻个白眼,又转身去扯井里的筐子,等那满满一筐的东西提上来,谢蕙娘的脸色更红了。

  “好了,来了就别走了,我正好缺人手帮忙。家里有人吃饭,帮我准备饭菜。”

  谢娇娘直接把妹妹抓来打下手,谢蕙娘哪里敢不应啊,否则回去说给何氐听,她定要被打死。

  “好,我听姊姊的。”

  这姊妹俩平日在家就一起做饭,配合无间,一个烧水热锅,一个摘菜切菜,因此不过一个时辰就做了八菜一汤,外加大锅白米饭。

  蒜泥白肉、腊肉炒豆角干、爆炒猪肝、回锅肉、孜然羊肉、锅塌豆腐、焖酱小杂鱼、大拌菜,还有一大盆添了蘑菇的豆腐羊肉汤。

  堂屋里众人说着话,原本还很热闹,但随着灶间里的香气飘进来,免不得都走了神。

  庞大山忍不住,仗着年纪小,第一个跑去灶间打探“敌情”。

  见到热腾腾的饭菜,他很是惊奇,“六奶奶,这都是你做的?”

  谢娇娘听得这个称呼,总觉得别扭,好似生生把她叫得老了几十岁,于是道:“以后叫我娇娘姊姊就好,饭菜都好了,帮我摆桌椅啊。”

  “好,六……娇娘姊!”庞大山一边吞着口水一边跑掉,惹得谢娇娘和谢蕙娘一阵好笑。

  谢蕙娘道:“娇娘姊?这叫法也是别扭啊。”

  谢娇娘没有心思再理会,赵建硕已经大步走了进来。

  他扫了一眼案板上的大小盘子,眼底暖意一闪,伸手替谢娇娘扶了扶有些歪的金步摇,说道:“辛苦你了。”

  谢娇娘指指偷笑的妹妹,有些脸红,“蕙娘来给我帮忙。”

  谢蕙娘赶忙道:“家里娘还等着我呢,我这就回去了。”

  赵建硕却拦了她,嘱咐谢娇娘,“给娘和两个妹妹带些饭菜回去。”

  其实谢娇娘早就准备好了,但听到这话还是分外欢喜,笑着点头,“好。”

  赵建硕这才转身端了两盘菜出去。

  谢蕙娘同谢娇娘打趣两句,欢欢喜喜地拎着装了饭莱的篮子回家。

  赵家最大的方桌已被抬出来放到院子里,树荫下,众人团团围坐,谢娇娘也被赵建硕拢到了身边。

  美味的饭莱,爽口的烈酒,同生共死的兄弟,众人一时间觉得特别幸福,却也因此陷入沉默。

  郑通这个白面书生喝了两碗酒也成了红脸,这会儿扇子不知道扔哪里去了,他夹了一筷子回锅肉塞嘴里,含糊说道:“可惜老四早早去了,没福气吃到这么好吃的炒肉。”

  陈三爷那么粗豪的汉子居然红了眼圈,“那小子,若是……怕是比老六还要娶亲早,他老喊着要生十几个小子呢。”

  赵建硕也暗了脸色,显见对这位早早过世的兄弟,感情很是深厚。

  谢娇娘眼见如此,心里一疼,赶紧道:“这猪肉腥臊味太大了,不如我娘家养的那几头。待得秋日杀猪,请大伙来家里热闹一下,到时候我再下厨,保管这菜比如今美味三分。”

  “咦,这猪不是都一样吗,难道还有什么不同?”

  众人许是发觉方才的话题有些沉重,纷纷询问。

  谢娇娘把几头小猪的来历说了一遍,免不了带出他们夫妻的初次相遇。

  众人都是哄笑,追问不停,院子里也重新热闹起来。

  赵建硕端了酒碗痛快喝下,太阳透过树叶间隙照射下来,如同散碎的黄金,落在他眼里,越发灿烂。

  这一顿酒席,直喝到日落西山才散席。

  众人东倒西歪地爬上马车,就在谢娇娘担心他们能不能回到家的时候,那拉车的老马就自动自发的抬起了蹄子,想必是平日常见主子如此,养成了习惯……

  送走客人后,谢娇娘前去洗涮碗筷,嘴角的笑没断过。

  刚刚把灶间拾掇干净,回身就见赵建硕依靠在门口,即便黄昏的光线有些昏暗,也能轻易分辨出他眼里的火热。

  谢娇娘脸红,摘下围裙走上前,赵建硕低头要吻下来,想被她灵巧的躲了开去。

  “哎呀,我害羞,让我缓一会儿。”

  “好,给你六十个数。”赵建硕低笑一声,抬手打横抱起她,火热的唇抵在她耳边,轻轻数着,“一,二,三……”

  阳刚的气息如同夏日的急雨,兜头盖脸席卷而来,惹得谢娇娘忍不住颤抖个不停。恍惚间听得那句“六十”的时候,她已经躺在床上,身上的衣衫早就不知道被扔去了哪里。

  这次不同于昨晚,她终于有机会看清他的裸身。那胸膛、那脊背,如同上天最完美的杰作,一丝赘肉都没有,这会儿悬空停在她身前,整个人如猎豹要全力狩猎般,危险又神秘,让她这只羚羊心悸……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