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宁馨 > 添财农家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二


  这些人显见有几分铁血江湖的味道,就是不知道,他们是赵建硕在战场上结交的兄弟,还是江湖朋友了。

  最后还是那红脸汉子发了话,“好了,都坐好,别吓到你们六奶奶,等行了礼之后再玩笑也不迟。”

  那门口的半大少年听了这话,立刻蹿了出去,很快端进来一壶茶和几个杯子。

  主位中间的方桌上,蒙了红布的两个灵位被揭开,一个写着“江湖孤女梅红岭”,另一个则写着“月主宋之问”。

  赵建硕眼眸扫过两个灵位,眼底添了三分悲色。

  谢娇娘点头谢了那名少年,同赵建硕捧了茶碗跪倒,先把茶碗奉到灵位前,末了磕了三个头。

  “义母、师傅,这是孩儿的妻子,以后安身立命,会一直陪着孩儿的女子。求义母和师傅在天之灵,保佑她平安康健。”

  谢娇娘虽然不知道别的女子成亲,跪翁姑的时候夫君会说什么,但显见不会如赵建硕这般把媳妇放在嘴边。

  她心里滚烫至极,鼻子一酸,冲口就跟了一句,“义母、师傅在上,谢家娇娘在此立誓,从此跟着六爷,甘苦与共,福祸共享,不离不弃。若有违背,愿受刀剐火焚之苦。”赵建硕怔了一瞬,随后紧紧握了她的手。

  屋子里一时安静至极,众人再望向谢娇娘的身影时,除了好奇多了三分敬重。

  拜完了灵位,谢娇娘才开始给众人敬茶。

  那红脸汉子叫陈琼,排行为三,被称为陈三爷。

  他爽快喝了谢娇娘的茶,抬手放了一个红封在托盘里,哈哈笑道:“我还没娶婆娘呢,不知道你们女子喜欢什么东西,不如直接包两张银票,弟妹进城,自己添些对象吧。”

  谢娇娘望向赵建硕,眼见他点头,这才笑着道谢,“谢三爷厚赠。”

  “不谢,不谢。你可要同老六好好过日子,早些生下小子,还有一份大大的采头在后边呢!”

  陈三爷被谢娇娘的笑脸晃得脸色更红,随口说了一句,惹得众人都抗议。

  “三爷怎么漏了底,这可不公平,各位兄弟还没成亲呢,本来六爷就占先了。”

  “哈哈,好,是我失言,等会儿喝酒:我自罚三杯。”陈三爷大笑着,总算把众人哄了过去。

  倒是轮到那白面书生的时候,谢娇娘以为他必定要为难,没想到他却是安静地喝茶,末了从袖子里掏出一对玉佩,是两枚套迭的红玉鸡心佩,可以套在一起,也可以拆分出来。

  谢娇娘几乎是一眼就喜欢上了,待得赵建硕点头,她小心地收到荷包里,惹得那白面书生笑得得意,挑衅的望向赵建硕。

  可惜赵建硕根本不搭理,谢娇娘扯了扯他的衣角,他才道:“这是郑通,唤他老五就好。”

  谢娇娘哪里好当真唤老五,一声“五爷”,听得白面书生扇子摇成了风火轮。

  其余几人都是陈三爷和郑通的护卫兄弟,谢娇娘虽然不知道他们是什么身分,还需要护卫,却也一样奉了茶水。

  几人方才嚷得大声,这会儿却有些腼腆,各送了一纸红封。

  唯独那个半大少年跳起来,接了谢娇娘的茶水一口喝了,笑嘻嘻道:“六奶奶,我是庞大山,以前是六爷的兵,如今跟着我义父住呢,以后有事您尽管让人去喊我,我立刻就到。”

  谢娇娘喜欢他模样机灵,收了他的小红封就道:“都是自家人,以后叫我嫂子就好。我不知家里人这么多,没有什么准备,待得过几日我做套衣衫给你,好不好?”

  庞大山欢喜得不行,刚要点头,却见赵建硕眯了眼睛,于是赶紧改口,“不,不,我衣衫很多。”

  谢娇娘怎么会不知道其中的“猫腻”,心里好气又好笑,于是转身向众人行礼,笑道:“方才收了兄弟们的贺礼,却是没有什么回赠,实在失礼,不如中午我下厨,亲手整治一桌好菜,各位兄弟留下吃顿便饭如何?”

  “好,弟妹爽快!”陈三爷第一个拍桌子应下,其余众人也立时相应。

  谢娇娘同赵建硕点点头,转身出了堂屋,把空间让给这一群兄弟。

  她特意回后院换了一身粗布衣裙,系上围裙,包了头发就去了灶间。

  这大院赵建硕买回来之后未曾改动,前主人是个会享受的,家里有仆人伺候,上下下几口,因此灶间很大。

  靠墙一溜大灶,足有四五口,旁边还有两个小炉子,三层的森板架子上摆了瓶瓶罐罐,还有昨日剩下的蔬菜,里侧的气死猫长柜里则摆了碗碟与两块腊肉。

  谢娇娘盘算着,这么多男子,必定要做几道菜,却犯愁没有寻到鲜肉。待得寻了半晌,她才灵光一闪,赶紧跑去井边。

  果然,井口吊了一个大大的竹篮子,里边不但有猪肉,还有一副猪肝、两块豆腐、一块羊肉。

  她正奋力往外扯着筐子,突然被人扯了裙子,惊慌之下回头去瞧,就见谢蕙娘正白着脸,好似马上就要哭出来。

  “大姊……”

  “怎么了,家里出事了?”谢娇娘吓了一跳,忙问。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