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宁馨 > 添财农家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一


  谢娇娘仔细听着,发现屋子里不再有动静,偷偷露出个头,待发现真的空无一人,这赶紧钻出来,寻了中衣穿好,又开箱子取衣裙,不等梳洗,回身一见凌乱的床铺,她羞得跺脚,忙不迭的扯床单、迭被子。

  赵建硕在门外等了又等,等到粥都快要凉了,还是不见谢娇娘出来,于是推门走了进去。

  结果谢娇娘正忙着铺床,小小的身子同一张大大的绣花床单奋斗,偶尔还有红枣、花生这类“反抗者”出现,小脸忙得涨红如同苹果。

  赵建硕嘴角翘起,放下托盘,走过去一把抱了谢娇娘放在桌子前,“先吃饭,吃完还要去敬茶。”

  “啊!”她吓了一跳,偷偷瞄了一眼昨晩的旧床单,确认被藏得好好,这才稍稍放心,桌上有着金黄的小米粥、一碟子酱牛肉、一碟子麻油青菜,外加一大盘馒头。

  小夫妻俩昨晚实在辛苦,这会儿都肚子空空,居然吃得半点不剩。

  谢娇娘打了个饱嗝,这才想起询问饭菜的出处。

  “家里留人帮忙了吗,谁做的饭菜?”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先梳头发。”

  谢娇娘下意识摸了一把头发,才发现方才梳理一半就去铺床,这会儿头发散着一半,怕是同女疯子差不多。

  她懊恼的拍了一记后脑杓,赶紧开妆盒寻梳子。

  赵建硕动作却比她更快,大手捏了一把黄杨森梳,慢慢把娇娘的头发梳理好,三两扭就替她绾了一个简单的发髻,插了一支赤金的垂珠步摇。

  谢娇娘又是欢喜,又是疑惑,不明白他一个大男人从哪里学了这样的本事,难道先前常给女人梳妆?

  她心里即便怀疑,也不会在这个时候问出来,再次整理了衣裙,就同赵建硕出门。

  她没有看见,赵建硕的神色里除了宠溺又多了三分满意。

  懂事聪明的女人,从来都分得清轻重。

  赵家大院总共有三进,虽然不带花园,但是农家人出门就是山水,谁还看得惯小小的花草园子啊。

  谢娇娘同赵建硕的新房是三进的正房,顺着游廊,路过厢房,穿过角门就到了二进院子。

  原本他们应该住二进正房才对,但赵建硕有心重新修葺一下,就暂时挪到了后院。

  “一会儿忙完,带你到处看看,怎么修葺,都看你安排。过几日我替你买个小丫头回来,杂活儿不必你做。”

  谢娇娘听得心暖,嘴上却道:“家里的事情正该我打理,不过是洗衣做饭,不必买人手了,我做得过来。”

  赵建硕却没有应声,显见买人这事他决定了。

  谢娇娘娘也就没有再说,心里甜蜜了一路,后来又大着胆子牵了他的手。

  赵建硕愣了一下,转而牢牢握住她的小手。

  谢娇娘扬起笑脸,不等彻底绽放,就猛然僵住。

  原本她以为空荡荡的二进堂屋里,不知何时坐了满满当当的男女老少。

  主位旁边,左手第一把椅子坐了一个红脸汉子,三十左右的年纪,印堂开阔,浓眉大眼,看着就是个豪爽的脾气。

  右边的第一把椅子则坐着一个白面书生,比红脸汉子好似小了一些,穿着青色长袍,手里摇着一把折搧,脸上笑眯眯,眼角却不时漏出一丝精光。

  两人之下还有四、五个汉子,年纪都同赵建硕差不多,但穿着打扮上看,明显比左右客位的两人差了一分。

  最邻近门口的末位,蹲了一个半大少年,小脸晒得漆黑,咧嘴露岀一口白牙,眼见谢娇娘与赵建硕进来,他立时跳了下来,笑着嚷道:“哎呀,六爷,大伙儿等您半晌了,我要去后院,三爷偏拦着!”

  谢娇娘脸色爆红,有些羞恼的了赵建硕一眼。

  这些人明显都同他关系匪浅,昨晚又住在家里,偏偏他一个字都没说,害得她还以为家里没人,牵了手进来。

  赵建硕收到媳妇控诉的眼神,唇角翘了起来,牵着她继续往里头走。

  他这副模样惊得门口那半大少年,嘴巴张大得几乎能塞下一颗橘子,“六……六爷笑了!”

  红脸汉子开口呵斥道:“大惊小怪什么!”他嘴里虽这么说,眼角瞄向赵建硕紧握着谢娇娘的大手,顿时笑得见牙不见眼。

  对面的白衣书生狠狠摇了几下扇子,可惜的咋舌,“这么美貌的小娘子,怎么被老六……”

  赵建硕正好路过他面前,脚轻轻一动,不知怎的白面书生的椅子就猛然倒了下去。

  “哎哟,老六,不过开个玩笑。啊,我的腰!”白面书生狼狈的爬了起来,哪里还有方才温润如玉的模样。

  众人纷纷拍着桌椅大笑,一时间堂屋里分外热闹。

  谢娇娘这会儿哪里还有心思怨怪赵建硕瞒了她,嘴巴都合不拢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