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宁馨 > 添财农家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赵建硕,赵六爷,真是好大的手笔呀!

  刘三娘见众人惊讶得张大嘴,这才“心满意足”的盖上了锦盒,笑道:“穿天峰上的这只虎王可没少造孽,如今被六爷除了,送给娇娘做聘礼,说起来也是一件大功德,成亲以后,这日子定然和和美美,多子多福!”

  “穿天峰那只虎王!

  “就是吃了城里王家老爷的那只?”

  小王庄一庄子的人,哪里还有心思听刘三娘在说什么,各个都努力阖拢嘴巴,任凭这个消息把自己炸得头晕脑胀。

  众人皆知,这庆安城里悬赏除虎王的告示贴了不下七八次,却是无计可施。

  这虎王不知是不是小时候吃过人类的大亏,总是以寻人麻烦为乐,但凡从穿天峰下路过的商队,哪有没吃过它的亏的,偏偏它还精明似鬼,每每有兵围剿,镖师追寻,不是被它躲过,就是自己丢了性命。

  众人在束手无策之下,只好任凭它逍遥了五六年,待得它自觉仇恨淡了,或者老死了才好,没想到赵建硕居然轻松地把它给除了!这若是传扬出去……

  谢娇娘娘原本躲在屋子里,听得外面闹烘烘的,实在忍耐不住好奇心,偷偷将窗子开了条缝,向外望去。

  隐约中,她瞧见那一抹金色,心里的甜蜜就一点点蔓延开来,惹得她咬了嘴唇才能止住逸出的笑声。前后两世,她从未想过有一日自己会这么欢喜嫁给一个男人,一个只见过几面的男人。

  可她没有一丝陌生,一丝恐惧,满心都是他的维护,他的疼爱……

  喧闹中,赵家同谢家的亲事总算定了下来。

  何氏送走乡亲们后,几乎是立刻摸岀两把大锁,把放了聘礼的两间屋子锁了起来,这让谢娇娘想起先前赵建硕曾嘱咐她准备好空屋子,原来是这个原因。

  她倏地红了脸,见娘亲这般紧张,赶紧拦阻道:“娘啊,咱们家就这么两间屋子,您都上了锁,夜晚咱们还怎么进出睡觉?”

  “哎呀,对啊!”何氏赶紧又收了锁头,扭头喊了两个小女儿,嘱咐道:“你们两个从今天起直到你大姊出嫁,一人守一间屋子,绝对不能离开,若丢了一样聘礼,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啊。”

  谢娇娘听得哭笑不得,原本还指望两个妹妹帮着劝劝娘亲,没想到两个妹妹却是同小鸡啄米一般频频点头。

  “娘,您放心,我拿着菜刀,谁敢来偷,我就砍人!”

  谢娇娘实在拿娘亲和妹妹们没有办法,最后只好把所有的聘礼子都塞到一间屋子,好歹让两个妹妹能够换班,有个吃饭的功夫。

  按理说,下完聘礼,谢家接着等着嫁闺女就算大功告成了,不想第二日,谢家的大门居然关不上了,原因无他,访客太多。

  但凡上门的,无人空手而来,花色艳丽的绸缎、时兴的首饰、点心茶叶,甚至白花花的银两,简直是来者必备,而他们所求不过是……一块虎肉,一块虎骨。

  起初,何氏和谢娇娘都不愿答应,无奈来人抹着眼泪说起家里的老爷或者兄弟、儿女是如何丧生在虎王之瓜下,如今想取一块虎肉、虎骨回去祭奠一番,以慰亲人在天之灵。

  话说到这分上,就是谢娇娘再想保全这份特别的聘礼,也敌不过众人的眼泪及娘亲心软的目光啊……她没有法子,只好让两个妹妹跑一趟赵家大院,问问赵建硕的意思。

  岂料他的回答很简单,却分外让谢娇娘感到甜蜜欢喜。

  “给你的东西,可随意处置,你欢喜就好。”

  即便屋子里坐了那么多外客,但谢蕙娘说起这话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咯咯笑个不停。谢娇娘掐了她一记,到底忍了羞恼,同意了来客的请求,来客自然千恩万谢,拎了虎骨和虎肉离开。

  谢娇娘看了看聘礼,到底舍不得,紧急封了大半的虎肉和虎骨头,而这个决定在几日过后,足见其英明之处。

  实在是上门的人太多了,有些当真是因为家里要祭祀,有些则是奔着那虎鞭、虎胆而来,还有些纯粹是凑热闹想要个两块虎骨头泡酒。

  谢娇娘得了赵建硕的支持,决心趁机替娘亲和妹妹们多留点家底,所以即便知道来人打着祭祀的旗号,实则为满足自己的私欲,只要对方付得起丰厚银两,她还是会让出一块虎骨或者两片虎肉给来人。

  但虎鞭和虎胆这两样东西,她死活也没动,这可是好东西,谁知道赵建硕什么时候会用到,还是带去赵家为好。

  可谢娇娘不知道赵建硕若是知晓她这个想法,会是怎样的心情,毕竟他这两日,早晩两遍凉水着,才勉强消去欲火,实在没有需要这两样东西的必要性啊!

  这般五六日一晃而过,这一日,谢娇娘带着谢蕙娘整理收到的来客谢礼,结果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不说点心茶叶那类杂物足足装了两大筐,就是绸缎都有四十几匹,各色细棉布十八匹、金首饰三套、银首饰三套、胭脂水粉十二盒,甚至还有四套文房四宝,当然最重要的还是白银,她们足足收了三百三十两。

  母女四个清点完谢礼,不禁呆愣住。

  好半晌,何氏才说了一句,“这半只老虎居然抵得上个一富户家底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