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宁馨 > 添财农家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六


  一来田里如今确实没什么大活计,二来谢家大姑娘先是落水失了贞洁名声,后来又被地痞白少爷纠缠,可算不得什么好姑娘了,到底是谁还敢来下聘,实在让人好奇至极。

  然而这会儿谢家的院子里虽然村人济济一堂,却诡异的鸦雀无声

  谢家那不算小的院子里被塞了满满的箱子,足足十八箱的聘礼!

  小王庄各家各户开枝散叶,这几年嫁闺女、娶媳妇的也不少,但聘礼这般丰厚的,还是头一次见到。

  就说聘饼吧,一般人家收个一盘白馒头就不错了,但谢家得的聘饼居然是一百斤精米。瞧那青莹莹的颜色,粒粒饱满,就知道是粮铺里最好、价格最高的青粳米,要价五十文一斤。

  再看那两个装了各色绸缎的箱子、各色干果点心茶叶、绑了红绸口的酒坛子,和十几斤的肉及肥鸡两对。

  另外一头则有两个托盘,上头各盛了一套首饰。一套黄澄澄的赤金,从耳坠、项链到发簪、头钗,还有,一对沉甸甸的龙凤镯子,另一套则是十二支银簪,簪头是各色花朵,相当逼真精致,庄里妇人若是谁能戴上一支,肯定恨不得能炫耀一年,如今这么亮晃晃的就是一整套啊……更别提那旁边箱子里还有整套的黄杨木梳、胭脂水粉、雕花铜镜……

  不断有人挤到谢家的院处,却每每一眼扫过这些聘礼就再无声音了,落针可闻。

  妇人们的喘息渐渐粗重起来,极力将自己的视线从那些聘礼堆挪开,免得太过羡慕。

  李大娘此刻才真是嫉妒得几乎要发狂,她操着一把干涩的嗓子开口问道:“这是谁家这么大手笔,我们……娇娘可真是有福气!”

  这最后的“福气”二字,她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

  此话一说,别说是谢家众人,就是围观的人们也都听出她的不平之意,但此时人人好奇,也就没人理会了。

  “对啊,娇娘真是好福气!到底是哪个富庶人家,这聘礼实在是太丰厚了。”

  “就是啊,我见过城里大户嫁女儿,那聘礼可不如这些啊。”

  李大娘的问题好打开了众人的话厘子,谢家院内一反先前的安静,顿时热闹了起来。

  谢娇娘这会儿正躲在屋子里,何氏带着两个小女儿也被这般阵仗吓到了,三人齐齐望向一旁的王三叔和刘三娘。

  王三叔王咳了两声,心情也是复杂至极。

  昨晚赵建硕带了份厚礼上他家,请他帮忙来谢家下聘,他当时着实吓了一跳。

  说实话,他虽然猜到赵建硕有些身家底气,但想来一个战场退下来的战将买了大院和田地,应该手头上就没多少结余了,可当他早晨去赵家接了媒婆和聘礼,这才知道自己错的有多离谱,当然……更多的是后悔啊!

  他家闺女是年幼,但本家兄弟的闺女正值成亲之年纪,他怎么就没想到先下手把这金龟婿抢回去?现下倒是便宜了谢家的孤儿寡母。

  这般想着,王三叔略带嫉妒的扫了一眼满脸惶恐的何氏,碍于自己的身分,还是开口说道:“下聘的是咱们村南大院的赵六爷,两人一个是抗敌英雄,一个是如花似玉的美娇娘,可谓是天作之合,以后两人互敬互爱的过日子,传出去也是一段佳话。”

  “什么,赵六爷?”

  众人着实吃了一惊,毕竟南山脚下的大院在小王庄可是鹤立鸡群般的存在,作为它的主人,赵建硕当然在他们的庄里赫赫有名,也不是没人想打他的主意,但一来不熟悉,二来也没人清楚赵建硕的底细,故而大家都极有默契地观望着,倒没想到赵建硕却看中了“声名狼藉”的谢家娇娘,或者该说,谢娇娘好手段,竟让她捷足先登了。

  这般想着,众人神色有些不好,有种吃了大亏的感觉。

  这般排场还不算完,刘三娘是打定主意替谢家做脸面的,不说赵建硕给的谢媒礼多丰厚,就冲着谢家还有两个闺女没找到婆家,她就得维护这个大客人啊!

  这会儿,她拖了一对木雕大雁站出来,道:“六爷是个有心的,咱们这里寻不到活雁,他自觉怠慢了娇娘,特意添了一份大礼作为补偿。”说着,她把手里的木雕大雁送到何氏手上,然后在众人疑惑的目光里,打开了最后三个箱子。

  今日的阳光煞是热情,这会儿直直照射进谢家的院子,也晃得那箱子乍然显露出的东西金光灿烂,让人下意识地挡了眼睛。

  待得众人仔细再看,人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就连旁树上看热闹的两只鸟雀都吓得差点失足跌落下来。

  虎……虎皮!

  虽然不见得人人都看过老虎,但这毛皮却是谁也不会认错。

  老虎,山中之王,遇到必死的凶兽,如今居然被人剥了皮!那金色毛皮恍若艺术品般,置放在箱子里,令众人看得是大气不敢喘上一口。

  刘三娘许是不满意这般反应,把旁边的两个箱子也打开了,就见其中一个箱子里满是红通通的肉干,另一个箱子则是白森森的骨头,外加一长一方的两个锦盒。

  刘三娘犹豫了一下,还是照样打开了。

  虎肉干、虎骨、虎鞭、虎胆……只令万物闻之丧胆的老虎,如今丢了性命,被人这么随意拆分开来,一点不剩的装进箱子里,送到谢家做了聘礼。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