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宁馨 > 添财农家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赵建硕想起初见她时,一个刚刚溺水获救的姑娘,脸色白得如同宣纸般,尽管意识不清,却仍是一再叮咛他别告诉她的家里人……那份为他人着想的贴心,让他莫名地心疼。

  “怕水就少来河边。”突然涌上心头的复杂情感,让赵建硕破天荒的感到心慌,扔下一句话,他扯过黑马就要离开。

  谢娇娘抬起头,眼见那总是在关键时刻庇护自己的人就要离开,她想都没想的开冂喊道;“六爷,等一下。”

  闻声,赵建硕扭头望过来,灿烂的日阳照得河水波光粼粼,也映得谢娇娘的神色有几分决绝和渴盼。

  “何事?”

  “六爷可有订亲?”

  “并无。”

  “那六爷娶我可好?”

  “好。”

  没料到对方会如此响应,谢娇娘无意识地张着小嘴,脑子里嗡嗡作响。

  她方才是主动求婚了?同一个才见过几面的男子?

  赵建硕也是瞬间怔忡,不过转而唇角漾出一抹笑,那笑容甚至越来越灿烂,原本冷硬的脸庞也因为这笑,显得平易近人许多。

  “早些回家,等我消息。”

  “喔。”她愣愣地应了下来,直到一人一马都消失在树林里,她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方才做了什么。

  “我真是疯了!居然向他求婚,我向他求婚了!”谢娇娘扯着自己的辫子原地团团转,“这可怎么办?以后可没脸做人了!怎么办?怎么办?”

  谢娇娘转了不知道多久,最后蹲在河边狠狠地洗了两把脸,这才带着一颗忐忑的心回家。

  “我一定是疯了,疯了!”

  调皮的风悄悄把这奇特姑娘的唠叨送回了河岸,让那并未走远的男子笑得眉眼越发柔和,他将手里的一颗石子丢出,激出十几个水花,乍然打破一片安宁……

  “大姊,你跑来河边想干么?”谢蕙娘在桥头寻到了自家大姊,以为大姊又要寻短见了,吓得脸色煞白。

  谢娇娘却因那关键词而想起某人火热的胸膛,很是鄙夷了下自己的色心,又怕被大妹看破心事,赶紧边扯着她往家的方向走,边道:“你着急什么,我这不是回来了吗,不过出去转转,能有什么事。”

  听大姊这么说,谢蕙娘总算放心了,可她还有件闹心的事得处理,“大姊,娘好像被气到了,又咳了起来。”

  “真的?走,去看看。”

  谢娇娘担心娘亲的病况,加快了脚步,才刚进家,便见何氏捂着嘴咳嗽,只差没把肺给咳出来。

  看样子,她不进城抓药是不成了。

  先前有大夫留了药方,还算对症,但谢家太穷,这药汤不过是隔三差五喝一次,一直没能根治何氏的咳疾,如今谢娇娘有能力让谢家过得更好,遂赶紧嘱咐谢蕙娘做饭,自己则回屋赶制那幅“麻姑献寿”。

  待得吃了饭,她便直接进城送绣图,匆匆抓了几副药就回家,熬了药让娘亲服用。

  这般忙碌下来,待谢娇娘终于爬上床休息时,双腿已累得像灌了铅般,别说想什么心事,就连更衣都来不及,沾枕即睡。

  而在她酣睡的同时,庆安城里最热闹的怡红院后巷里,某个人正痛苦的蜷缩着,虽然嘴巴大张,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他胯间的一只大脚慢慢收回,并嫌弃的往一旁的石头墙上蹭了蹭,这才踩着慢悠悠的步履,如同日落扛着锄头归家的农人般,自在的走远了。

  偶尔院落门口高挂的几盏灯笼,映出那人的身影,高大又魁梧……

  翌日一早,城西白家的独苗,纨裤地痞白少爷被人废了子孙根的消息传遍了整座庆安城,外加周边十里八乡,人人拍手称快。

  暗自猜测白少爷到底是得罪了哪路杀神,或是哪个大侠路见不平,直接帮府城人民拔除了毒瘤。

  不说白家如何,这头谢娇娘还不知道某人帮她来了个“一语成谶”,甫睡醒起床,瞧见自己衣角沾染的青苔,这才想起她昨日同赵建硕求婚的惊人事实。

  于是这一日,谢娇娘的神魂就如同终于放飞的笼中鸟,不知道跑哪里逍遥去了。

  谢蕙娘瞧着谢娇娘手上的那把菜刀第三次往手上招呼,担心大姊把自己变成了残疾,赶紧将活计接了过去,一边手起刀落的切着猪草,一边问道:“大姊,你这是怎么了,可是谁说了闲话,气到你了?”

  “没有没有!”谢娇娘突地脸红,赶紧摆了摆手,却是惹得大妹更怀疑。

  她只好推说要画绣图,在屋里躲了一日。

  偶尔她抬头往窗外探看,就是不见那人上门,心里不禁又焦灼了起来。

  这一夜,谢娇娘身的床铺再次化身煎锅,烙得她是翻来覆去,差点冒了烟。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