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宁馨 > 添财农家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谢家两姊妹见人说话都带了笑,一路倒是有几个大娘照应她们,后来甚至带着她们姊妹俩一起搭上熟人进城的便车。

  谢娇娘一边偷偷捶打着酸疼的腿脚,一边暗暗感慨自己这一世境遇差、身子太过娇弱,这么几步路都耐不得疲惫。

  牛车紧赶慢赶,终于在日上三竿之前到了庆安城门口,姊妹俩交了进城税,荷包里的铜钱就又少了六文,实在心疼。

  谢娇娘怕小妹肚子饿,又见她盯着路边的烧饼摊子流口水,忍痛买了个烧饼给她,乐得她走路都要蹦跳起来。

  即便这般欣喜,谢丽娘还是一口都没吃,只小心翼翼地用油纸包好,藏到了怀里。

  “大姊,咱们等回家再和娘、二姊一起分着吃。”

  不过是七、八岁的孩子,却如此懂事,听得谢娇娘心头酸软,伸手轻抚了抚小妹的头顶,这才开始打听路,往书画铺子去了。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当谢娇娘听到书画铺掌柜说纸张要三十文一刀,且最少半刀起卖,各色颜料更是一小瓶就十几文,她简直想翻白眼。要是在现代,三岁孩子画着玩的颜料都比这个好、比这个便宜,偏偏她囊中羞涩,就是想嫌弃几句都开不了口。

  那掌柜是个精明的,眼见姊妹俩穿戴简朴,也就猜到了几分,遂笑着招呼道:“两位姑娘恐怕不是为了学画而买颜料吧?若是用的不多,倒是不用买这种整瓶的,我先前分装的时候,一时懒得拾掇,倒是剩了很多颜料,不如你们拿回去吧。”

  “当真?”谢娇娘喜出望外,赶紧行礼道谢。

  掌柜摆摆手,领着她们到了后院,就见角落放着一个木箱,里头摆放了十几个竹筒。

  谢娇娘探头一看,果然竹筒边上一圈还残有颜料,虽然不多,但也够她画上几张小图了。

  她欢喜的把竹筒全装进背后的竹筐里,末了还是塞了十文钱给掌柜,又买了半刀纸张和一粗一细两根最便宜的毛笔。

  待得出了书画铺,谢娇娘拍了拍扁了大半的荷包,忍不住叹道:“赚钱难,花钱容易啊!”

  闻言,谢丽娘眨巴着大眼睛,乖巧的说:“大姊,我以后不会再乱要烧饼吃了。”

  “大姊不是那个意思,傻妹妹,一个烧饼才几文钱。”谢娇娘生怕小妹自责,赶紧拉她往前走,“大姊给你什么,你就尽管吃、尽管玩,一切有大姊呢!过不了多久,咱们家就有好日子过了。”

  谢丽娘以为大姊是在说家里的几只小猪,顿时眉开眼笑。“大胖、二胖它们这几日长肉了,娘说过再过半年就能卖钱了!”

  这小丫头爱给家里的一切取名字,别说几头小猪,就是菜苗都得了个“绿绿”的昵称,害得谢娇娘每次想夹小白菜吃时,都免不了有几分杀生的惶恐。

  姊妹俩一路边说着闲话,边去杂货铺子买了些灯油、粗盐,待买齐了生活用品,这才准备出城。

  然而这回两人的运气就没有早晨好了,一路依靠双腿走回家,累得她们一屁股坐在家门口就再也不想动了。

  谢蕙娘立刻替两人端水解渴,端粥顶饿,待得吃饱喝足,两姊妹这才缓过气来。

  许是正值换季的缘故,何氏昨晚又犯了咳疾,一晚上没睡好,这会儿刚刚补了一觉,听得女儿们回来了,就喊了她们进屋。

  母女四人围着方桌,翻检谢娇娘买回来的战利品,除了灯油和粗盐,最显眼的就是那些纸笔和颜料竹筒了。

  何氏搂着吃着烧饼的小女儿,眼神闪了闪,却没多说什么。

  俗话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自大女儿落水醒来,她察觉大女儿和先前有些不同,变得有主意又聪明,虽然觉得古怪,但总归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家里有个能做主的也好,倒是她这个病恹恹的娘亲很是愧疚,让三个女儿受苦了。

  谢娇娘偷觑着娘亲脸色不对,以为她怪自己乱花钱,赶紧捧了一小罐梨膏,讨好道:“娘,我还买了一罐梨膏,平日您兑了温水喝,最是润肺,夜里也就不咳嗽了。”

  何氏心里甜暖,嘴上却嗔怪女儿道:“花这钱做什么,娘是老毛病,都习惯了。”

  谢蕙娘心疼娘亲,立刻把罐子接了过去,“我去冲梨水,娘赶紧尝尝。”

  小丫头不久便端了两碗梨水回来,浅黄色的梨膏融在水里,那滋味当真是甜蜜至极。

  三姊妹一碗,何氏独享一碗,一家四口都喝得心满意足。

  许是喉咙舒服多了,没多久何氏便又犯困的睡下,谢蕙娘带着小妹去田里走动,谢娇娘则赶紧铺开纸张,用陶盘装了清水,趁着天光还亮,画起了绣图。

  无论哪个时空,人们的愿望都是质朴又实际的,女子希望嫁个好人白头到老、多子多福,男子希望金榜题名或者财源广进,老人则盼着长寿健康、家族兴旺,所以谢娇娘挑着记忆里那些并蒂莲花、猫扑蝴蝶、富贵牡丹等等图样,一一画了起来。

  可那颜料终究是剩余的,毛笔沾了清水再去擦抹颜料,浓淡总有不相宜之处,好在谢娇娘极有耐心,慢慢画着,倒也越来越顺手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