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宁馨 > 添财农家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果然,不等谢家姊妹应声,旁人就帮忙反驳了,“李大娘真爱开玩笑,娇娘姊妹几个把小猪当珍珠一样供奉着,怎么可能会祸害它们。”

  李大娘冷哼一声,不再说话,但眼睛却直盯着几只小猪,眼底满是贪婪与嫉妒。

  这一幕让谢娇娘看进眼底,倒是给她提了个醒,以后晚上怕是要多巡几次猪圈,万一真有人起了坏心把小猪偷走,她可白忙活这么久了。

  几只小猪许是瞧着这么半晌不曾有人再对它们动刀,惊惶的心情一松懈便饿了,跑到猪槽边叫唤了起来。

  十斤左右的小猪,正是最可爱的时候,这一叫,几乎立刻就把几个妇人的心叫软了,她们纷纷说道:“娇娘,家里粮食够吗?我家还有半袋子谷糠,一会儿送来给你吧,左右我家喂鸡也用不了。”

  “我家也有些地瓜,放坏了可惜,不如送来给小猪们吃吧。”

  谢娇娘开口想拒绝,无奈家中粮缸确实空到让老鼠流泪,遂赶紧道谢。人情债欠了就欠了,以后加倍还就是,如今谢家的情况可容不得她有半点傲气。

  众人正说笑的时候,王三叔背着手悠悠地走来,众人赶紧让了一块地方给他。

  王三叔抽着手里的黄铜烟袋锅,喜上眉梢的望着几只小猪。“谢家姊妹真是勤快,这小猪养得不错,看着就是能长肉的。”

  一旁有人跟着附和道:“是啊,娇娘可宝贝了呢,就算我们想买,娇娘大概也不肯卖。”

  “哦,是吗?”王三叔笑眯眯地扫了谢娇娘一眼。

  谢娇娘顿时心头一动,下意识地开口道:“我方才是没来得及说,不是我不肯把小猪卖给大伙儿,实在是……”她瞄了王三叔一眼,“我先前已答应卖给三婶了。”

  “三婶说要买小猪?”

  众人都感到惊奇,三分信七分怀疑,就连王三叔也愣了一下,转而笑得更和蔼,却没多说半句话。

  见状,谢娇娘心头大定,接着笑道:“对啊,三婶昨日路过时候同我说的,我家粮食不够,喂五头小猪有些吃力,匀出去一头也轻松一些,倒是要多谢三婶呢!”

  李大娘听得心里犯堵,她先前开口索要的时候,谢娇娘不应声,这会儿居然说要把小猪匀给里正家,怎么听都觉得古怪……她扫了王三叔一眼,心里再不痛快也不至于没眼色,只能把这口气咽了下去。

  王三叔干咳两声,磕磕烟袋锅里的烟灰,缓缓应道:“我也是刚听你三婶提起,这才过来看看的,就是惦记你家里粮食不够。这样吧,我晚上就让你三婶过来把小猪带走,按照昨日说好的,一百斤包谷加一百文铜钱,明日就送来。”

  一斤包谷如今市价是三文,算起来,王三叔出的价格就是四百文,当真是高价了。

  投桃报李,谢娇娘主动开口卖小猪,王三叔给了高价,两人事先没商量过,却把这笔买卖做得漂漂亮亮。

  原先动了心思的众人,见此都打退堂鼓,待得又说了几句闲话,就都散去了。

  傍晚,王三婶欢欢喜喜的带走了谢家那唯一一只小母猪。

  她自觉母猪养大若是不卖肉,还能生小猪,自己实在占了谢家的便宜,于是略带歉意的拉了谢娇娘的手,嘱咐道:“娇娘,三婶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以后有谁欺负你,只管告诉三婶,三婶替你撑腰!”

  谢娇娘自然连连道谢,末了,收下王家的包谷和铜钱。

  何氏连同两个女儿都欢喜坏了,毕竟一家人不用面临饿肚子的危机了。可谢娇娘却是另有打算,所谓坐吃山空,何况这座山不过是座小山,只靠这个,一家四口绝对等不到包谷收成的时候。

  至于铜钱……

  稍晚,张嫂子红着脸上门了。

  “娇娘,那个……我婆婆说家里没有油盐了,若是你手头宽绰,能不能把羊奶钱付了?”

  谢娇娘哪能说没有,若不是听说里正家花了一百文买下她家小猪,对方也不会上门讨债,她若是今日推托了,说不准明日张大娘就骂到门前来了……

  好在,小猪只喝了半个月羊奶,不过三十文就打发了,剩下的七十文铜钱,谢娇娘数了又数,恨不得睡觉时都抱着。

  倒不是因为她贪财,而是她先前去张嫂子家里取羊奶时,无意间瞄到对方的绣花底图,给了她一点灵感。前世她学过画画,接触过立体画法,若是改变一下这些绣图、卖给城里的绣庄,兴许能赚点钱,改善谢家的家境。

  而买颜料、绣线之类的材料费,就全靠眼前这几十文钱了。

  第二日,天公作美,山间的晨雾刚刚散去,太阳就迫不及待的爬上了天空,暖得万物都欣欣然伸着懒腰。

  谢娇娘同何氏打了招呼,带着欢喜雀跃的小妹踏上了进城的道路。谢蕙娘也想跟着,但家里不能没人照顾娘亲,只能乖乖留守家中。

  临近小王庄的府城——庆安城,算不上特别繁华,但因为地理位置连通南北,来往客商多,比之旁处也就热闹三分,所以即便小王庄离清平县更近一些,左右乡亲却习惯到庆安城做生意,也会顺便买些生活必需品回家。

  春日晴好,同她们一般进城的人很多,一路上满是推着独轮车的、挑着担子的人,十分热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