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宁馨 > 添财农家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谢娇娘倒是没想那么多,满脑子都是怎么养大这些小猪崽,毕竟喂食羊奶并非长久之计,而家里的粮食也所剩不多……

  她想了想,拎了筐子往南山去。

  此时正值万物复苏的时节,放眼望去皆是绿油油的一片,她随意摘了些野菜,打算热水烫熟再洒点盐就是一餐,又摘了些猪草,打算磨成汁混在羊奶里,另外掺点包谷粉,小猪吃了一定恢复得更快。

  待得小猪长大,就能换得白花花的银子,有了这笔银子,她便能做点小买卖,届时即便不能大富大贵,总能保证娘儿几个衣食无忧吧!

  这般想着,谢娇娘便觉浑身是劲,即便右胳膊负伤、使不上力,依旧奋力地摘了满筐的野菜和猪草。

  西斜的太阳已染上了橘红,映照在南山上,如同为山林披了件轻纱一般,分外美丽。

  赵建硕端了黑糊糊的两盘菜从灶间出来,坐在自家院子里,一边吃,一边皱眉看着在山坡上欢快地摘野菜的姑娘,一阵山风吹过,隐约送来她的歌声——

  “天涯啊海角,觅呀觅知音,小妹妹唱歌、郎奏琴,郎呀,咱们俩是一条心……”

  妹妹?郎?

  赵建硕不禁眉头深锁。谢家难道没教过闺女礼义廉耻吗?一个女子居然不避讳地把情郎挂在嘴边……

  他如此想着,那歌声突然断了,连带着山坡上的姑娘也没了影子。

  他豁然起身,却见那姑娘头上顶着一朵红艳的野花站了起来。说不上她如何美艳,可她如此简单又快乐的样子,彷佛一道光,奇异又迅速的驱散了他内心因征战而留下的黑暗,那些尸山血海,那些断臂残肢,那些阴谋诡计,统统褪去了。

  他的眼里、心里,就只剩了这么一个姑娘,一个绽放花开般笑靥的姑娘……

  不知自己的一颦一笑皆入他人眼底的谢娇娘,背起筐子,抬手扶了扶发辫上的野花,笑着下了山。

  山下有她的家,她的亲人,她过上安逸日子的希望……

  稍晚,谢家一家人就着微寒的晚风吃了简单的便饭,几人偶尔回头望望争抢吃食的小猪崽,内心的喜悦简直要满溢出来。

  日子啊,虽然艰难,但只要努力,总会慢慢好起来的。

  日升月落,岁月从不会因为人间任何的悲喜而停下脚步。

  一晃眼的功夫,小猪崽已在谢家安身半月有余,经过谢家姊妹的细心喂食,如今它们不再是当初那濒死的模样,不仅毛色亮泽,且白净圆润,很是讨人喜欢。

  谢娇娘拎了把小弯刀站在猪圈里,对着几只活蹦乱跳的小猪数度举刀,又觉得实在下不了手。

  谢蕙娘和谢丽娘紧张地站在猪圈外,可怜兮兮的望着大姊。

  “大姊,能不能不杀小猪啊?”

  “是啊,大姊,我们好不容易才捡回来的,即便家里没了粮食,但只要我多摘些猪草回来,总能养活的啊!”

  谢娇娘听得是哭笑不得,耐着性子又解释了一遍,“我不是要杀小猪,我是要替它们……哎呀,就是把它们身体上的某个部位割下来,这样它们才会长得快,肉也好吃。”两个妹妹年纪太小,她不好把阉割二字解释得太清楚,只好含糊带过。

  然而两个妹妹依旧红着眼圈,求情道:“大姊,小猪太小了,不管割哪里都和杀了它们没两样啊,咱们别杀了,好不好?”

  见解释无用,谢娇娘干脆弯腰抓了只小猪就要动刀。

  前世,她也只是看自家老爹替小猪崽阉割过一次,实际操刀可真是初体验。她尽量迅速地手起刀落,见血色漫开,她不禁有些慌了,小猪更是扯着嗓子厉声叫了起来,她赶紧从小瓷瓶里倒出一点药粉往伤口抹上,随即将小猪放开。

  小猪几乎是一落地就撒腿跑开了,很有些劫后余生的恐惧和欢喜,而其余几只小猪好似得了消息,此时也拚命往猪圈的角落挤去。

  一旁的谢蕙娘和谢丽娘见大姊并没有要杀小猪,都拍手笑了起来。

  谢娇娘长吐一口气,以手腕抹去额头的汗水,同时瞪了大妹一眼,嗔怪道:“还不快进来帮忙,这事说不定以后就是咱们家发财的大秘密,得趁没人经过时完成!”

  谢蕙娘一听,立刻跳进了猪圈,伸手抓了一只小猪,姊妹俩齐心工作,不一会儿便让四只小公猪都失去了某个功能。

  小猪们惊慌的聚集在一起,就连唯一的小母猪也吓得紧缩在最后头,完全不知道这事跟它没有半点关系。

  谢娇娘刚刚跳出猪圈,前院的张嫂子、隔壁的李大娘夫妻,还有几个路过的村人便闻声聚了过来。农家贫寒,别说是肥猪,就连母鸡也是很重要的财产,如今见谢家平白多了几只小猪,而且越养越好,教人看得眼馋,特别是那些妇人们,几乎每日都要跑来看上两眼才好。

  这会儿听得小猪厉声尖叫,李大娘半开玩笑、半试探的问道:“娇娘,你们可是祸害小猪了?要是你们不想养就说一声,给大娘我算了!”

  她这脸皮可真是够厚的,若是给铜钱买一只,谢娇娘说不定还会因为如今的困境而同意,但对方打算吃免钱的午餐就有些过分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