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宁馨 > 添财农家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妇人握住谢娇娇的手,柔声地道:“娇娘,你醒了……”她替谢娇娇理了理那蓬乱的发,“听娘的话,谁说什么都不要放在心里,咱们家……哎,是娘对不起你。”说着说着开始抹泪。

  谢娇娇听得一头雾水,娇娘……是在喊她吗?

  谢娇娇尚未从祸事中缓过神来,只含糊地道:“我……还没想起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想不起来也好,不是什么大事。娘啊,别的不盼望,只要你们姊妹三个都平安就好……咳、咳……”妇人还想说什么,却突然咳了起来,一声接着一声,好似要把肺咳出来一般。

  谢娇娇有些担心,但一旁的两个小姑娘却习以为常,一个替妇人拍打后背,一个跑去倒水服侍,末了,她们扶着妇人回了旁边的房间。

  谢娇娇终于得了清静,没等她梳理明白自己遭遇的怪事,就见那个脾气泼辣的小姑娘又折了回来,不由分说地灌了她一碗汤药,也不知那是什么汤药,竟让她昏昏欲睡。

  梦里,她被放在一个冷冰冰的柜子里,在亲人的痛哭中,送进了火炉……

  而某个自小吃尽苦头的小姑娘,心急家里的娘亲和妹妹们不得饱餐一顿,上山挖野菜,没想到被一个地痞纠缠,最后为护清白而跳河……

  光怪陆离,时空转换,许是名字相仿的缘故,她的灵魂穿越时空到了这里,成了谢家长女谢娇娘……

  一滴眼泪顺着睡梦中人儿的眼角慢慢落了下来。

  “爸、妈,不要哭,我会好好活着的……”

  村庄的清晨是宁静又安详的,村头的老狗尽忠职守了一宿,摇着尾巴跑回了自家的狗窝,等主人赏些剩饭,就可以好好睡上一觉了。而各家的公鸡则跳上了墙头,迎着初升的太阳,扯着脖子叫了起来。

  一日之计在于晨,男人们盘算着一日的生计,女人们则掂量着如何用最好又便宜的粮食,喂饱一家老少的肚子。

  这样的一个日常早晨,小王庄外的山路上,远远走来一队人马,队伍里有十几个男子,各个皆有几分剽悍铁血之气。

  打头阵的是一个年少骑士,他抬手遮了初升的阳光,扫了一眼远处的小王庄,立刻掉头跑回队伍中,笑道:“六爷,前面就是小王庄了,您的大院就位在庄子南边山脚下,二爷说是这庄里最好的院子了。”

  “嗯,知道了,你们先走吧,过几日都安顿好了就来聚聚。”

  回话的男子姓赵,名建硕,他骑在一匹毛色漆黑的高头大马上,抬手摘下斗笠,露出了刀削一般坚毅的脸庞,那浓黑的眉、深幽的眸子、挺直的鼻梁、抿紧的唇,当真是难得的阳刚美男子。

  但许是老天爷终究不允许世间有完美的存在,一道刀疤斜斜地从他的左边脸颊划过,好似劈开天空的闪电,令他的俊美平添了三分冷厉,让人莫名胆寒。

  “六爷,那我们先走了。”旁边一个骑士从马车上抓了一个大包裹递给他。

  马车上,一个稍显年长的汉子则是嘱咐道:“老六,如今咱们已经是平民百姓了,往后都得在这里过日子,你可别总冷着脸,小心娶不到媳妇儿。”

  闻言,一旁的几人都笑了起来,纷纷附和道:“就是啊,六爷,咱们可是说好了,谁家先生了小子,其余几家都要给彩头呢!”

  年少骑士显然待这六爷不同,此刻奋力替他分辩道:“六爷绝对不会输,二爷早就替六爷算过了,六爷的姻缘就在这小王庄,而且六奶奶还是个旺夫旺子的命格。”

  “哎呀,二哥这是作弊啊,偏心老六,他怎么没替咱们算算?不成,待下次见面,一定要灌醉他!”

  众人笑闹了几句,到底分道扬镳,继续朝着下一个村庄行进,徒留赵建硕站在路旁远望了好半晌,这才骑马奔向小王庄那南山脚下的院子……

  谢家小屋里,谢娇娇这会儿刚刚从梦里醒来,抹了抹眼角的泪水,挣扎着起身坐到了门槛上,看着屋外那既陌生又熟悉的院子。

  忽地,一股柴火气息随着清晨的风钻进她的鼻子,那个泼辣的小姑娘脸上沾了灰,正在院子角落的草棚里忙里忙外,而另外一个小姑娘则抹着眼泪蹲在草棚旁边的鸡窝前,不知道在念叨些什么。

  谢娇娇,不,如今的谢家长女谢娇娘,抬头望了一眼湛蓝的天空,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她伸手对着小姑娘招了招,“丽娘,过来大姊这儿坐坐。”

  “大姊。”谢丽娘应声跑了过来,抽抽搭搭的还在抹着眼泪。

  “怎么了,丽娘心疼家里的母鸡了?”

  谢丽娘刚要点头,可她一想起杀鸡是为了替大姊炖汤补身体,赶紧摇了摇头,“不是,就是、就是……”

  她的小脸还带了一点婴儿肥,这会儿皱在一起就像颗小白包子一般,特别可爱。

  谢娇娘忍不住掐了她一记,笑道:“别哭,等大姊好起来,一定赚好多银子,买好多小鸡给你,随便你养,好不好?”

  “真的?”小姑娘就是好哄,立刻破涕为笑,“大姊最好了!我要三十只……不,十只小鸡就好,都要母鸡,好下蛋替大姊和娘补身子。”

  这话教谢娇娘听得心头发软,揽过她小小的身子入怀,应道:“不,一百只,大姊买一百只小鸡给你。”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