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宁馨 > 添财农家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一章 谢家娇娘

  黑暗,无尽的黑暗。

  憋闷,极度的憋闷。

  谢娇娇想要挣扎,想要呼喊,可无论如何努力也发不出任何声音,这让她感到绝望,又隐隐有丝不甘在心底发酵,于是她鼓足了所有的力气,挣扎着奋力睁开了眼。

  世界突然有了光亮,氧气也瞬间冲入鼻腔,那淡淡的霉味,让她陌生至极……

  这是哪里?

  苏醒的喜悦,几乎是立刻被眼前的一切抢掉了所有风头。

  再三个月她就要从大学毕业了,原本她打算趁着实习前的假期回家看看父母兄嫂,但路上突然遇上一场车祸,让她在天旋地转里失去了知觉。

  如今醒转,却让她以为自己仍身处在梦境里。

  谢娇娇环顾四周,尽管房间内的光线有些微弱,还是看得出这房子没有吊棚,只有脏兮兮的檩子和粗壮的房梁。身侧的菱格窗户糊着枯黄的窗纸,身上盖着的棉被很是破旧,霉味就是从这里散发出的。

  这到底是哪里?看着不像是医院啊……莫非她是被山区的老乡捡回家养伤了?

  谢娇娇想要坐起来,支手一撑,却发觉自己的手臂像柴棍一般细瘦……

  “这是……”

  她正惊讶不知自己为何变成这副模样的时候,突然房门一开,走进来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瞥见谢娇娇清醒过来,立刻飞奔至她的床边。

  “大姊,你醒了!”

  谢娇娇被小姑娘抓得手疼,一边挣扎着一边问道:“这是哪里,我怎么了?”

  小姑娘许是发现自己手上的力气大了,赶紧改抓为握,并使劲鼓着腮帮子吹气,好似这样大姊就不疼了。

  小姑娘长了一张白净的瓜子脸,虽然只简单用红绳扎了两条辫子,身上的衣裙也破旧,但她的眉眼娇俏,此刻模样更像是含了坚果的小松鼠一般,很是可爱。

  谢娇娇看得忍不住发笑,没等伸手戳戳小姑娘的腮帮子,小姑娘却是突然抱着她大哭。

  “呜呜,大姊,你不要死!你死了,我们和娘怎么办?我害怕!”大颗大颗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一般,不断地滚落,很快就染湿了谢娇娇的肩膀。

  谢娇娇心里突然没来由的疼得厉害,下意识地抱紧了小姑娘,安慰道:“不哭、不哭,我这不是活了嘛!”

  小姑娘还要说什么的时候,门扇“匡当”一声,又被人推开了。

  一个年纪明显较两人小上许多的小姑娘脸色通红,生气的跳脚喊道:“二姊,隔壁李大娘又在说大姊坏话了!”她气得没发现大姊已清醒过来,只急着跟二姊告状。

  “什么?该死的碎嘴婆娘,真当咱们家好欺负了!走,骂她去!”

  于是,没等谢娇娇问句话,两个小姑娘就旋风一般的冲了出去。

  大开的房门送进来了冷风,也把院子里的吵闹声一点不落的捎了进来。

  “谁又在嚼舌根,也不怕扯谎多了,天打雷劈,断子绝孙!”

  娇俏的嗓音,谢娇娇立刻就听出这声音的主人是方才那个“妹妹”。

  紧接着传来一阵尖刻的叫骂声,“死丫头,你骂谁呢,我站在自家院子说话怎么了,你是县官老爷啊,我的嘴,还得你说了算?”

  “你的嘴那么臭,十里八村都有名,别说给我,就是给狗,狗都不要!”她立刻顶了回去,“你说谁都行,就是不能说我大姊的坏话!再让我听见一回,我就去告诉前院张嫂子,她家丢的那只鸡到哪去了、鸡毛被谁埋在哪里了。”

  “你、你……死丫头,你再敢瞎说试试看!”

  听来对方是恼羞成怒了,谢娇娇生怕两个小姑娘吃亏,挣扎着想起身劝架,无奈身子实在太孱弱了,刚起身就感到一阵头晕目眩。

  就在这个时候,她忽然听见旁边房间里传出了个妇人的声音,“李嫂子,你……你别同两个丫头一般见识啊,她们还小,不懂事……”

  “娘,明明是她先说了大姊的坏话,你为什么向她道歉!”

  “就是啊,娘,她说大姊没了贞洁,以后嫁不出去,我也听见了。”

  两个小姑娘不服气,但妇人却喝止了她们,“都给我回屋来!你们就这么跑出去跟人吵架,还要不要名声了?谁想说就说去,老天爷都看着呢!”

  闻言,李大娘显然是有些心虚了,遂道:“哼,今儿老娘高兴,不跟你们两个死丫头见识。一家子病痨鬼,跟你们做邻居,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说完,她转身回了自己的屋。

  见对方不再造次,妇人道:“扶我去你们大姊的房里。”方才她听见隔壁房有动静,想着应是房里的人终于醒过来了。

  “好,娘。”

  很快,妇人便被两个小姑娘扶到了谢娇娇的面前。

  屋里的视野不佳,但谢娇娇依旧将妇人那略显苍白的样貌看得清清楚楚,瞧那眉眼同两个小姑娘有五分相似,任谁都猜得出她们是母女。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