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慕子琪 > 猎人是野狼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九


  “不要……”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蔺艾柔死命的喊叫。

  露出暗藏的好身材更教这四只禽兽色欲熏心,加上她楚楚可怜的模样,他们早已等不及想要侵犯她……

  “亚诺……”她下意识的拚命喊着他的名字。

  突然,暗夜里一阵风席卷而至,瞬间秒杀四只禽兽,还搞不清楚怎么回事,他们就从蔺艾柔的身边退散,全数倒地。

  见鬼了吗?

  不!下一秒钟,他们宁可自己见鬼了,因为眼前这名高大的男人脸上的肃杀神情比鬼还可怕。

  如果他再晚一天回来,如果他再晚一班飞机,如果他再晚一分钟的车子,如果他再晚一秒钟出手,他无法想象结果会变成如何,谢天谢地,他赶上了。

  盛怒已经无法形容雷亚诺此刻的心情,他现在只想亲自手刃这些胆敢肖想他女人的败类,他会让他们看到什么叫做活生生的地狱。

  他脱下上衣,披在蔺艾柔的身上。

  见到来人是他,她才放心的落泪。

  “能躲多远就躲多远,要不然进屋去,我收拾完这些垃圾,再去找你。”他实在不太希望她看到接下来血腥的一面。

  “不行,一个打四个,你打得过吗?”

  “男人可不想听到女人说不行,听话,进去,我们还有帐还没算。”等他解决了这些混账,再和她算真正大笔的帐。

  “好。”她应该赶快报警,不要他为了救她而受伤。

  正要离开的蔺艾柔被阿狗拦住,不过才眨个眼,雷亚诺一脚将他踢得老远,正好跌个狗吃屎。

  虎豹猪狗兄弟从地上爬起来,手持刀棍,仗着人多势众,一起围剿雷亚诺,他只是长得高大,好看一点,他们总共有四个人,又有武器,不怕打不赢想逞英雄的男人。

  只是打架可不是手拿武器就有胜算,得看真功夫,只剩一件“吊尬”的雷亚诺从小习武,每一个动作都有如行云流水,每一记拳头都结实有力,扎扎实实的练家子,如果被他斯文的外表所骗,可是会倒大楣的。

  一打四,再次被秒杀。

  练武并不是为了逞凶斗狠,也不是为了炫耀身手,是为了强身,以及有能力保护重要的人。

  外公告诫过他们三兄弟,不能凡事诉诸武力,当真要动手,也会对不长眼挑衅的对手稍加留情,毕竟和武艺高超的他们认真过招,不断手断脚恐怕很难离开。

  但这些胆敢对蔺艾柔出手的人渣除外,既然有胆子敢动他的女人,就要有死的觉悟。

  “刚才就是这只手摸我的女人?”他用力一折,断骨的清脆声音在夜里特别响亮,但最恐怖的还是他脸上的笑容,有如地府阎王索命的阴笑。

  “啊……下次不敢了。”断了,呜……他阿朱混黑道这么久,第一次被人活生生折断手。

  “还有下次?”雷亚诺冷冷的笑问。

  阿朱心里发毛,打从头顶冷到脚底。“对不起,不敢了,请大侠饶命。”他们仗着人多欺陵弱小,夜路走多了果然见鬼,这下遇到阎王,不保的怕是自个儿的小命。

  “说,幕后主使者是谁?”蔺艾柔单纯,不与人结仇,这些人也不像临时起意,而是早有预谋。

  幸好他找人看顾蔺爷爷的生活,一有什么事情就与他联络,看护来电通知他有关她的行踪,才知道她回家替爷爷拿换洗衣物,万一他还傻傻的跑去医院逮人,她要是真的出了事,可不是杀了这些杂碎便可以消他心头之恨。

  “姓林的小姐。”阿朱不敢有所隐瞒,把出钱的主使者供出来。

  “林茉莉?林美佳?”

  “只知道姓林,真的,请饶我们一命。”

  他会查清楚到底谁是主谋,会让他们毕生难忘惹到他雷亚诺的后果。

  既然他们四个人都想碰他的女人,就是同罪,断了他们的四肢,没有拆了他们的骨头给狗啃,算他们走运,因为蔺艾柔正从屋子里跑出来,血腥场面不适合给佳人看到。

  “亚诺,你没事吧?”当她拿着扫帚跑来时,虎豹猪狗兄弟已经躺在地上哀爸叫妈,雷亚诺则像无事人,毫发无伤,只是流了几滴汗。

  “我没事,但你有事。”他看起来像是被她倒会,想找她讨钱的会头。

  “你没事就好……呜……我好怕喔……”终于,她可以放声大哭,哭倒在他的怀里。

  所有的恐惧顿时包围她的身体,她好怕刚刚被他们欺负的那场梦魇,好怕连道歉、道别的话都无法亲口对亚诺说,更怕永远再也见不到他……呜……

  看来他想找她算账的事,要等等了,还是先安抚这个受到惊吓的小女人吧!

  雷亚诺呵护备至的拥抱着蔺艾柔,任由她长江泛滥也好,雷雨成灾也罢,总之,千钧一发之际他赶上了,感谢主,感谢阿拉,感谢观音菩萨,感谢各路神明,她完好如初,回到他的怀里了。

  没多久,警车赶到,将所有的人带回警局做笔录。

  所有的事情告一段落,回到老家时,已经是深夜十二点,两人独处,雷亚诺总算找到机会和蔺艾柔算总账了。

  他下手一点也不留情,轻轻松松就抓住看到大恶猫想逃跑的小老鼠,无奈她比人家矮,腿比人家短,一眼就被看穿企图,他将她横放在自己的腿上,大掌重重的落在她的屁股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