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慕子琪 > 猎人是野狼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五


  “对,我们的确还没有真正做到最后。”今天就要洞房,就算世界末日,也不能改变他的决定。

  他在她的耳边告诉她男女真正结合的真相,羞得她再度全身发热。

  “可是你……”

  “你今天要是再高潮到给我昏睡,以后我们就每天都练习,直到你习惯为止。”他说到做到。

  “亚诺……我没经验……”他说的那些,太令人……害羞了。

  “最好是没经验。”他喃喃自语,就算有,他也不在意,自己都不是第一次,凭什么要求自己的女人是?

  “可是……”

  “一切有我。”

  用唇封住她爱发问的小嘴,他一点也不愿意他们的良宵美夜要浪费在解释上,她有任何疑义及问题,明天之后,只要她问,他会全部回答,但现在他只想要她。

  第一次觉得自己像情窦初开的男生,他已经色欲攻心,停不下来了,谁教她太迷人?!
  
  ……

  原来,这就叫做洞房花烛夜。

  坐在花园里,微微发疼的身子让蔺艾柔异常有真实感,昨晚到底几点睡着,她已经记不得,只记得他不断温柔的用他的手、他的唇、他的强壮折磨她的身子,不让她有任何喘息的时间,眼里、心里、脑海里全被他占领。

  薄薄的红晕渲染她的脸蛋,昨夜的缠绵在她身上留下他密密的烙印,害她羞得穿着薄外套和长裤,头都不敢抬起来见人。

  对于开放的美国人而言,这种事没有什么好害羞,就跟吃饭睡觉一样正常,但考虑到她保守害羞的个性,雷亚诺交代管家不准多话。

  身为一名称职的管家,只要遵照主人的吩咐行事即可。

  有些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就好,沉默是金呀!

  只是蔺艾柔这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做法,庄园里所有的人早就看出端倪,谁教主人一早神清气爽,如沐春风的下楼,除了特别交代管家不许打扰她的睡眠外,还吩咐待她醒来后,叫女侍伺候她泡澡,舒缓身体的不适。

  “小姐,有位自称是你亲戚的林小姐来拜访你。”管家前来通报。

  亲戚?!除了爷爷是她的亲人外,她还有什么亲戚吗?

  好奇心驱使之下,蔺艾柔来到会客厅,看到的是一名全然陌生的女子。

  “请问你是……”

  “我是你父亲的侄女,算起来应该是你的堂姊,我叫林美佳。”她露出极为亲切的笑容,并自我介绍。

  对于父亲,蔺艾柔只有远远的几面之缘,知道他是地方上一家食品加工厂的大老板,是有钱地主的儿子,说穿了,不过是一个陌生人的存在罢了,只是她不明白,这个表面上和她有血缘,但与她完全没交集的堂姊,找她有什么事?

  “其实是有关于你父亲的事,我希望和你‘单独’谈谈,可以吗?”林美佳诚恳的拜托。

  泰勒管家本来极不愿意,但蔺艾柔表示她人在他的地盘上,不会有事,他才离开。

  毕竟自己是别人情妇的小孩,实在不是什么太值得炫耀的事,从小她只有被冷嘲热讽的份。

  “什么事?你请说。”她想不出她如同陌生人的生父会有什么和她相关的事。

  “对不起,我只想和你单独谈谈,是我骗了你,和你父亲的事无关。”林美佳诚心道歉,垂下头,不让她发现自己眼中的狡黠。

  昨晚她一直暗中观察雷亚诺和蔺艾柔,直到他们离开,她从来不曾看过他这样柔情蜜意的呵护一个女人,彷佛是他手上的一块宝,她好嫉妒,另外也因为蔺艾柔的名字让她在意,长相与她记忆中有几分相似,因为她记得叔叔外遇的私生女也叫这个名字。

  所以当晚她打电话给要好的堂妹林茉莉,向她查证。

  果然世界真小,除了打探到她的身份,还听堂妹说,她这个人个性软弱,不敢与人争,以前在学校,别人对她的命令,她都不曾拒绝,只要那个叫水沁的女人不在,她就很好对付。

  “那你想和我单独谈什么?”蔺艾柔不解。

  “这个。”林美佳从皮包里拿出厚厚一迭的东西,摊在桌上,是信件及照片。

  当蔺艾柔看完这些东西后,心凉了一半。

  “事实上,我是有事情拜托你。”林美佳跪在她的面前。

  最后是怎么送客,怎么回到房间,又怎么出门,蔺艾柔都像极了一缕游魂,没有自己的意识。

  “求求你,我只剩不到一年的生命,请你成全我,我是真心爱着亚诺……”

  闭起眼,坐在飞机上的蔺艾柔满脑子都是林美佳泪迸肠绝的请求。

  照片里,他们笑得好开心又登对,信件则是他写给她的情书,一封封缠绵悱恻……

  她说雷亚诺是她第一个交往的对象,她说他是她唯一深爱的男人,她说她曾为他拿过孩子,她说她为爱追到美国,她说医生宣布她得了绝症,剩不到一年可活,她说她希望最后的日子有他可以陪伴在身边,拜托她完成她最后的心愿。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