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慕子琪 > 猎人是野狼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二


  他至少和百位以上的客人寒暄,不是只有“你好吗”、“我很好”的对话,而是能深入对方的生活,不管是工作上的新消息,谁家老婆最近买了名贵首饰珠宝,又或者谁家孩子上贵族学校,就连人家家里的宠物都可以叫得出名字。

  他是在每户人家的家里装监视器吗?

  半晌,雷亚诺让蔺艾柔坐在一隅休息,要去帮她取餐。

  “亚诺。”这时,一名东方美女娇笑的朝他走来,看样子想要乘机投怀送抱。

  发现她不只想要社交礼仪的拥抱,手脚利落的他顺势将手上一杯有色饮料泼在她身上,使得美女轻呼。

  “对不起,美佳,我马上请人带你去换一件新衣服,当然,费用由我负责。”他非常阔气的道歉。

  “亚诺,人家要的又不是这个,我们可以复合吗?”林美佳露出纯真的表情,期盼的对他发出渴望。

  奇怪,明明都是“纯真无辜”的表情,为何他只对蔺艾柔才会兴起那种想欺负的冲动?

  他转头,看向坐在角落的她,就连发呆的神情也很美,令人想欺负,看来在他能发现之前,就已经被她俘虏了。

  幸好她没注意到他这边发生的事,但是……他不过才离开不到一分钟,她身边飞来飞去的苍蝇是怎么回事?

  莫怪乎水沁曾好心的提醒过他,以后要准备苍蝇拍,捕蝇手换人做了。

  “交往时我就把游戏规则说得很清楚,分手也分得很清楚,我现在已经有很重要的女人了,不可能违背我的原则。”温文儒雅只是他的假象,骨子里的原则他向来很坚持。

  好笑的是,一对上蔺艾柔,他就一点原则都没有了,甚至交往时要遵守的游戏规则都省了。

  “亚诺,我是真心爱着你。”

  “但你也和别的男人上床。”他心不在焉的跟她对话,眼睛射出的杀人光束像杀虫剂,想扫掉他女人身边的苍蝇。

  仔细想想,他们交往至今,蔺艾柔只说过她喜欢他,最重要的那三个字她还没说吧!不行!他一定要从她口中听到那三个字,就算哄骗拐诱,他都要听到。

  唉!爱一个女人爱成这样,他还真是始料未及。

  “那是误会,我没有,我一直想跟你解释,那只是我想要你吃醋的手段而已。”林美佳娇嗔,因为想知道自己在雷亚诺心里占了多大的地位,怎知弄巧成拙,他们就分手了。

  “那都是陈年往事了,我没有兴趣回味,美佳,我们已经结束了,现在就只是普通的学长和学妹关系,你不要逾矩了。”

  就算面对旧情人,他并没有太大的感觉,毕竟在一起只是各取所需的恋爱游戏,他的心从来没有遗落在任何一位前女友身上,可是看到蔺艾柔的身边有这么多苍蝇飞来晃去,他该回去扫荡害虫了。

  “我可以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吗?是做什么的?”林美佳很聪明,知道现在不能和他死缠烂打,他是不吃回头草的男人,先打探一下那个女人的底细,再盘算下一步。

  “她叫蔺艾柔,只是一家公司的职员而已。”

  “你会娶她吗?”他看那个女人的眼神太热切,这是以往和她交往,或者说和他交往过的对象,他不曾出现的迷恋,向来都是女人迷恋他。

  “会。”毫不犹豫的说出肯定答案,雷亚诺朝着蔺艾柔走去。他该让那些苍蝇知道,她这朵名花是有主的,非请勿动。

  林美佳第一次看到他的眼中有着明显的妒意,这是她一辈子想要得到却得不到的,为了他,她努力学习,知道他出国,她就跟着出国,千方百计想接近他,想与他复合。

  任何一个男人都取代不了雷亚诺,没有一个比他优秀,没有一个可以满足她,不,他是她第一个认真的男人,她不会轻易放手。

  “蔺艾柔……”她低喃着最大情敌的名字,只是,这名字好熟,姓氏特别,不是随处可见,她一定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

  ***

  一个小时后,蔺艾柔发现这样陌生的场合极度不适合她。

  她怕生,不擅长交际,只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女人,与上流社会格格不入,一点也不觉得飞上枝头做凤凰有什么值得骄傲,更何况她只不过是一只小麻雀,就要离开这个镶钻镀金的男人身边。

  她的脸笑僵了,她的腿也酸了,体贴的雷亚诺将她安置在不显眼的角落,说去和几位重要人士打完招呼后就回去。

  一旦静下来,不由得烦心事再度困扰她。

  破坏人家的家庭绝非她的本意,不小心介入了,她一定得及时修正退出,沦陷的感情、给出的爱情、她的心如何收拾……这些都是她之后要面对的事,不是安琪的责任。

  因为太爱他,就连责备都不晓得该如何说出口,她告诉自己,他是真的爱过她,他的柔情、他的爱意和他的呵护是真的,如果不这样催眠自己,她恐怕会崩溃。

  水沁说得对,她没有任何本钱和男人玩爱情游戏,她玩不起。

  因为爱他,想和他结发一辈子,可是她不要他为她离婚,更不愿意成为雷亚诺的情妇。

  是的,情妇,她也是情妇的孩子。

  所以她从小就懂得私生子背负着被人嘲笑、被人欺陵的命运,因此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孩子也成为情妇的孩子,她的孩子值得拥有完整的家庭,不能像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