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慕子琪 > 猎人是野狼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六


  “喔!谢谢。”早说要送给她,她就不用猜了。不过无功不受禄,她随手将这两样东西交给管家,并嘱咐道:“亚诺回来后,就交给他处置。”

  “是的,小姐。”

  “话还没说完。”雷莱特再度开口。

  真的,如果命短一点的人,可能会听不到他讲的重点就闭目长眠。她在心中吐了吐舌头。

  尊敬,尊敬,他是长辈,虽然长得太过年轻,看起来也只比雷亚诺虚长几岁,但她不能让他丢脸……可是雷伯伯好严肃,她不转移一点注意力,会出乱子的。

  “蔺小姐,侯爵的意思是,你可以在支票上面任意填上你想要的数字,不过有交换条件,你必须离开雷亚诺先生,从此不相往来。”随从替侯爵表明真意。

  “为什么?”她侧着头,不解的问。

  “因为雷亚诺先生不能娶你。”随从再次发声。

  “是喔!关于这件事,你们可以放心,他不会娶我。”事实上,他们的约定不是他娶她。

  “那就好。”雷莱特才刚放心,不到三秒钟,又因为她说的话而心生不悦。

  “因为我会娶他,我会负责任的。”蔺艾柔说话的同时,脸颊悄悄飞上一朵红云。

  雷亚诺该不会大嘴巴,把她喝酒欺负他的事告诉别人吧?

  但是,那天是他对她的身体做出令人害羞的事,她其实很享受,所以也不太算是有欺负她,算了,反正她也爱上他,想和他结婚,谁欺负谁就不重要了。

  一旁的泰勒只能想尽办法绞扭手指捏大腿,身为一名称职的管家,不该在这个时候笑出来,指甲都掐进肉里才克制住笑意,这位小姐实在太有趣了。

  雷莱特这辈子最讨厌东方女人,先是拐走弟弟的童品嫣,现在是眼前这位娃娃脸小姐。

  他一直深信有钱能使鬼推磨,当年为了逼童品嫣和雷伯格分手,他一样拿空白支票给她,让她任意填上金额,她的回答竟是一记过肩摔,说她的感情不二价,不卖,当着他的面,将支票撕得粉碎。

  好不容易三个侄子里,亚诺有兴趣经营维斯莱尔家族产业,他不但有经商的才能,眼光也够独到,从十岁开始,每年的寒假和暑假可是跟着他在商场度过,可以说是他一手培养的接班人,万一又被女人拐走,要他一辈子做到死吗?

  不干,他们也是维斯莱尔家族的人,别想都赖给他。

  万万没想到这个小女人比童品嫣还难搞,居然还想娶亚诺,他不会这么简单就让她称心如意。

  “你知道亚诺是我的侄子吧?”他亲口发问。

  “知道。”管家告诉她的。

  “你知道亚诺要继承我的爵位吗?”

  “知道。”他有提过什么爵位的事,他自己愿意就好,她没意见。

  “你知道亚诺要继承维斯莱尔家族吗?”

  “我知道,难道……亚诺都没有告诉你?”

  奇怪,这些事,他应该比她还清楚,怎么反倒一再跟她确认?

  咳咳,身为一名称职的管家,就算想发笑也要忍住,只是忍得快得内伤,好痛苦啊!

  管家泰勒发誓,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看到侯爵大人有这种被羞辱到想吐血的表情,实在太滑稽了。

  “侯爵大人,您会下棋吗?”蔺艾柔突然冒出风马牛不相及的问句,既然是侯爵大人,应该十八般武艺都会吧!

  “问这个做什么?”

  “对不起,如果您不会就算了,当我没问。”她真的是闲到发慌,找不到下棋的对手,竟乱枪打鸟,虽然教了泰勒管家好几回,但他仍搞不清楚。

  呜……她嘴巴比脑袋快的毛病又犯了。

  “哼!区区西洋棋怎么难得倒我?身为维斯莱尔家族的领导人,没有不会这回事。”雷莱特一脸冷傲,绝不会在一名东方女子的面前示弱。

  “不是耶!是中国的象棋……对不起,中国字很复杂又不好懂,刚刚的问题,当我没说,对不起。”呃……她是不是又说错话了?

  呜……水沁,怎么办?我好想逃走喔!侯爵大人看我的样子,好像训导主任要处罚学生一样,好可怕。

  “拉丁文这么难的文字我都会,区区几个中国大字岂有难倒我的道理?哼!拿棋来。”雷莱特倒要看看这小丫头有多厉害,不管什么棋,他都不会输。

  他拥有天生不服输的战将个性,怎么可以被东方女人看不起?

  “您要陪我下棋?太好了。”蔺艾柔毫不掩饰的露出真诚的笑容。

  一旁的人都不自觉的被她感染,跟着笑了。

  雷莱特一点也没发现自己正被这个小女人牵着走。

  以前在乡下,她最常陪爷爷下棋,现在有人陪她下棋,她一点也不无聊,这样就不用再荼毒管家,他可是有一整个庄园要管理。

  来人呀!开战了。

  当雷亚诺回到家时,看到堂堂侯爵大人和自己的小女人围着中国棋盘,厮杀得正起劲。

  “将军,我要赢罗!”蔺艾柔坐在桌子边的地毯上,双手撑着下巴,模样天真可人,一点也看不出棋艺精湛。

  “那可不,如果这样呢?”雷亚诺轻移战场上的车,情势突然逆转。

  “雷亚诺,观棋不语真君子!”虽然下赢一个初学者不算什么英雄好汉,但她的棋艺好,是从小和爷爷磨练出来的,只是没想到雷亚诺的实力也不容小觑,因为擅长下棋,爷爷马上就被他收买。

  “我不当君子。”当场,他也不顾及长辈在场,一把抱过佳人,吻得她不知今夕是何夕。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