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慕子琪 > 猎人是野狼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四


  “可是你说台湾有家,你会回来。”爷爷年纪大了,因为工作没有陪在他老人家身边,她已经很不孝了,若是去美国,岂不是连假日都见不着?

  “如果我一年只回来一次,你要和我分隔两地?”他不是牛郎,她也不是织女,好吗?

  “亚诺,爷爷是我唯一的亲人。”她的眼神在祈求他不要带她走,不要令她为难。

  “柔柔,这样好了,你先陪我回美国,如果你真的不喜欢或不习惯那里的生活,到时再回来,好吗?我想以结婚为前提和你在一起,明天我陪你回爷爷家,跟他老人家说明。”

  “我……”是不是也该为他着想一下?如果结了婚,要分隔两地吗?

  她对他的了解也不多,是不是该试着了解他的生活?或许他们两个不合适,那么她就不用这么烦恼了,对不对?

  “柔柔,我可以请人照顾爷爷,水沁这么聪明,没有人欺负得了她,可是我需要你,我想要回家就可以看到你,想亲你,想抱你的时候你就在我身边,陪我去。”他的嗓音柔软,声调动人,眼神充满希冀。

  面对这样的他,她无法说“不”。

  “如果我想回台湾,随时都可以吗?”

  “是的,就暂时当作度假,如何?”算她还有良知,愿意跟他回去,如何永远把她留在美国,才是最大的课题。

  ***

  亚诺说,他有一些事业。

  如果一家跨足全世界财经、运输、金融、餐饮、百货、珠宝……的大企业,员工多达百万人,他一手掌握这些人的生计,这样只叫“一些”,那么什么才叫多?

  亚诺说,他有一间不算小的房子。

  小?占地几千坪,有花园、游泳池、别墅、运动场,还有一座山当后花园,岂只是用“不算小”来形容,根本就是大得离谱,大得过分,大到必须有接送车才能从这个地方到达另一个地方。

  亚诺说,他有一点钱。

  有公司、有庄园,他根本就是百分之一万的有钱人,好吗?

  呜……她的男人,条件会不会好到令上天都嫉妒?

  蔺艾柔好想哭,她只想要一个平凡的男人,长长久久的爱情,毋需大富大贵来显耀,她并不认为自己条件好到老天爷需要对她特别厚爱。

  亚诺说,把这儿当成自己的家,她是女主人,需要什么就吩咐管家泰勒,可是她怎么看这里比五星级的度假饭店还高档,有人把饭店当家吗?

  来到美国,她清楚的意识到自己和他身份上的差距,有钱的男人向来令她特别没有安全感,男人只要有钱,什么都可以买得到,包括女人和爱情。

  陪他回美国已经一个星期,他坚持她必须和他分享同一张床,他一回来就投入工作,只有在深夜凌晨,朦胧间感觉到强壮的手臂拥着她,当天亮时,她睁开眼,往往只看到西装笔挺的他准备出门。

  深灰色的手工西装穿在他身上,比起杂志男模更加突显西装的品味与贵族的气息,天生的优雅及王者的气度,更增添他迷人的风采,她不得不承认,突然觉得这样的他好帅气,帅到心儿怦怦跳,乱了节奏。

  “你这样看我,只会让我想蹂躏你,和你滚床单。”雷亚诺勾起一抹邪气的笑容,她不知道自己乍醒的迷糊无辜样有多令他冲动,会只想赖在床上,玩物丧志的缠她一整天。

  “你的领带。”被他这么一瞧,她低下头,想掩饰自己的羞赧。

  以前她不会这么容易被他一瞧就脸红,近来频频克制不住,一定是她的眼睛还没恢复正常,才会认为他帅,有想偷咬一口的念头。

  “领带怎么了?”雷亚诺坐在床沿,身子靠近她。

  他身上传来好闻的男性阳刚味,教她的脸不自觉的更红。

  “歪了。”她低喃。

  “帮我。”他不容拒绝的说出甜蜜的命令。

  她伸出十根细白的指头,微微调整他的领带。

  “谢谢。”他怜爱的亲吻她的额头。

  轰的一声,血液灌向蔺艾柔的脑门。她又在脸红个什么劲儿?又不是没被他亲过,再火辣的舌吻都尝过了,怎么一个蜻蜓点水的轻吻也让她脸红?

  红潮退去、退去……

  有问有答的她好可爱,一张藏不住心事的脸蛋也可爱,惹火的身材更可……爱。

  他早有预感,回来之后会有超负荷的工作量等着他,早出晚归,别说陪她逛街,就连洞房花烛夜也苦无机会,庞大的工作量果然可以压榨男人的精力。

  事实上,他可以在深夜将她吵醒,然后疯狂的要她,但每每盯着她像小猫蜷伏在他的床上,睡得香甜,他的心中便胀满难以言喻的满足感,似乎只要这样看着她,他就可以满足,当他靠近她身边时,她本能的偎在他怀中,找寻最佳位置,这种幸福感是他前所未有的。

  以前他要女人很干脆,怎么遇到她,就变了调?他想要小心翼翼的呵护她,明明想要她的欲望早就超过自己的忍耐极限,却还自虐的坚持将她安置在自己的床上。

  自掘坟墓大概就是这样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