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慕子琪 > 猎人是野狼 >  上一页    下一页


  真是够了,大人大种,还要用这种印上牛屁股图案的马克杯,最受不了的是马克杯上还有一只小牛,大剌剌的趴在杯缘,她不只声音没有转大人,脑袋也没有,幼稚到家了。

  还有她这种笨个性,老天爷真的是太不公平了,每当她露出这种萌到要翻掉的表情,该死的让她无法拒绝。

  想来自己当年就是被她这种天杀的无害表情骗到,一骗二十年,她的青春全奉送给这个麻烦精,当她的女佣和老妈子。

  “水沁,我最爱你了。”拿到牛牛杯,蔺艾柔露出天使般纯真又圣洁的笑容。

  她水沁这辈子注定要栽在这个女人的手上了,唉……

  叹息,叹息,再叹息,她前辈子一定是欠了她钱没还,这辈子才会变成她的好朋友,做牛做马活受罪。

  “水沁,先说好,不可以骂我喔!”

  她现在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是吧!还有立场跟她谈条件?

  “好,你说,我不会骂你。”除了骂,水沁的脑袋至少闪过数十种酷刑。

  她可不是为了帮她收拾烂摊子而活的,好吗?

  “我喝酒了……”蔺艾柔小小声的说,像是呓语。她有说了,没听到就是水沁的问题。

  但是她完全低估她这个苦命的“保护人”,她不但有千里眼,还有顺风耳。

  “蔺──艾──柔──”水沁漂亮的脸蛋布满阴鸷。

  “你答应我不会骂我的。”她举高牛牛杯,挡在面前,可爱的小牛像是在帮她讨饶。

  “我这人向来说话算话,我不会骂你。”水沁的笑容像是暴风雪刮过,所到之处,无一幸免。

  大祸临头,蔺艾柔慢慢的从椅子上起身,想逃离暴风圈。

  “我──要──杀──了──你──”

  雷亚诺说过,如果她表现良好,他会好好的考虑让她对他负起一万分的责任,那可不可以换句话说?如果她表现不好,就可以不用负责了?

  人类和牲畜最大的差别,在于人类有礼义廉耻,她这样想投机取巧,会不会被归类到牲畜?

  但是水沁太可怕了,她要是呆呆的把自己卖掉,水沁真的会拿刀砍死她……

  想到自己在水沁的火气底下劫后余生,她仍心有余悸,虽然她还没杀了她,但也差不多要死掉一次了,她训话训到半夜一点,不准她打瞌睡,不准她打呵欠,还必须要正襟危坐。

  水沁女王的封号不是叫假的,瞌睡虫哪里敢出来造次?全都乖乖的跪坐听训,谁敢睡,只消水沁凌厉的美眼一瞪,瞌睡虫的瞌睡虫也只能乖乖的再跟着听训。

  毕竟是国立大学毕业,水沁的头脑清楚,分析力佳,以曾被她酒后骚扰的过来人……好啦!受害者这个称谓比较恰当,她认为她的贞操应该还是完好如初,因为她喝酒闹完之后就会睡觉,偶尔发出呓语,但吵也吵不醒,叫也叫不醒,就连天塌下来都别想扰她清梦。

  再者,第二天,除了光天化日下裸体被看光之外,她的身体并没有任何异状,女人第一次会有的不适感觉也完全没有,精神又出奇的好,应该不是被吃干抹净。

  对她来说,再怎么样,雷亚诺也算好人一个,不但收留她过夜,床给她睡,浴室借她用,还附赠早餐一客,否则前一天他大可以别理她,将她丢弃,让她露宿街头。

  她自己喝了酒之后会是什么德行,其实心知肚明,至少她不会太吃亏,哪个正常的男人会对一个发酒疯的女人有兴趣?答案是没有的,除非他是禽兽。

  第一次喝醉酒怎么“蹂躏”水沁,她没啥印象,只是抱着她睡了一晚,第二天水沁扬言要杀了她,并恶狠狠的警告她,以后再喝酒就剁了她喂猪,才从她口中知道自己对她做了什么好事。

  酒品差,酒量更差,就是指她这种人,所以她很努力的严守不喝酒的戒律,哪知道那天会误喝,都快到迎新会的尾声,她才不小心误喝一杯红酒。

  她发誓,她真的以为那是蔓越莓汁,一口饮尽,喝完之后才知道事情大条,她以后绝对不去灯光不好的店了。

  怕自己不胜酒力,她第一时间跑去厕所催吐,却开始感到一阵茫茫然的微醺感,接着身体发热,窜入脑中的念头就是赶快回家,后来在店门口撞到喝醉酒的客人,是雷亚诺替她解的围……

  然后呢?

  她的脑袋是在演连续剧吗?今天演完,明日请准时收看,剩下的再怎么想也想不出来,唉!对雷亚诺的记忆糊成一片。

  好不容易不经意闪过事情的开头,到了重要关键,她的脑袋只呈现“下回分解”四字箴言,又不是章回小说。

  “艾柔。”一道带笑的低沉嗓音在她的耳畔响起。

  沉思中的蔺艾柔先是愣住,然后迅速回过神来。

  “啊?”侧着头,她才发现自己拎着一包垃圾,站在垃圾子母车前发呆了好一会儿。

  “你要出门?”雷亚诺隐隐含着笑意,他已经站在她身旁有三分钟之久,足够令他有一百次偷袭她的机会。

  她拎着一大包垃圾站在这儿发呆,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她在思考什么人生大事,脸上的表情依旧变化丰富,他知道她想必又掉入自己的思绪里,想得好认真。

  “我?”她要出门吗?

  对!她丢完垃圾之后,要回老家看爷爷,水沁这个假日要加班,她自己回去。

  “对,我要回老家。”她朝大门走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