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慕子琪 > 猎人是野狼 >  上一页    下一页


  与其说滴酒不沾是她的原则,不如说是禁令,曾深受其害的水沁拿刀警告兼恐吓过她,要是她再敢在她的面前喝酒,就杀了她,所以如果有避免不了喝酒的场合,水沁全都替她挡下,迫使她练就一身的好酒量。

  她没有“在她的面前喝酒”,她应该不会拿刀杀她吧?她很卒啦的想着。

  雷亚诺瞧着她睁大的双眼,看来“酒”这回事她倒有自知之明。

  “我有没有强迫你?”她明明是“凶手”,看起来比“受害者”还无辜,娃娃音的声调更为浓厚。

  他想欺负人的渴望完全被激起了。“你是指亲吻,还是脱衣服?”

  这“部分”事实,够她无限想象了。

  天呀!她真的又做了……蹙起漂亮的眉头,充满愧疚感,缩起肩膀,低垂着头,绞扭着十指。

  “我有没有欺负你?”她开始找寻哪一块地板比较软,想挖个洞。

  “如果你是说硬缠在我身上,像只八爪章鱼……”

  “可以了,可以了。”她连耳根子都红了,直接打洞钻下去,反省个八百次好了,她不想听自己酒后乱性的完整过程。“我还有其他不礼貌的行为吗?”

  “不礼貌的行为是指什么?”

  “例如,在没有你的同意之下侵犯你……”盯着他的胸口,她的声音越来越微小,因为希望越来越渺茫。

  亲吻他,强占他的身体,还不算吗?

  虽然他的长相不是她喜欢的类型,但身体的结实及触感,她必须老实的招认,绝对是她见过最上品的男体,色香味俱全,面对这么庞大的诱惑,她又喝了酒,呜呜呜……她很有可能犯罪。

  “你说呢……”他一言难尽,叹息一声,饶富浓浓的兴味。

  就她说,可能应该会……有!

  喝了酒的她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一定会下手,大鱼大肉活生生就在眼前,肉食性动物岂有放过的道理?

  现在谁来给她一把刀子,她在人家面前切腹谢罪好了,瞧她干了什么好事,白白玷污一具纯洁轻熟男的身体。

  “对不起。”她知道再多的歉意也弥补不了昨天晚上对人家的不礼貌,一想到可恶如狼的自己,对待可怜又毫无招架之力的小红帽,上演成人版变调童话,她实在觉得自己应该被七个小矮人打成猪头。

  雷亚诺本来只想小小的欺负她,谁教她昨晚制造出麻烦,就当作是收留她做好事的酬劳,意外的,她露出比宠物还要令人疼惜的表情,毫无预警的闯入他的心,这比任何美女展露各种迷人风情更加令他心动,她不只挑动他的视觉神经,最可怕的是,她完全唤醒他性格中最爱欺负人的那一面,只为她。

  自从可爱的弟弟被拐走后,他就没有好欺负的对象,都是她害的,她害得他想看到她苦恼、自责、充满歉意的可怜兮兮模样,会让他想要将她揽进怀中,好好的疼爱一番。

  他第一次有这么强烈的渴望,想将一个女人留在身边,想欺负她,想怜惜她,想看她更多千奇百怪的逗趣表情,想养一只这样可爱好玩的宠物。

  “我宝贵的‘第一次’……算了。”第一次被女人硬缠上,第一次遇到喝醉酒的女人,第一次好心放过到嘴边的肉一马……

  他的“第一次”,使得蔺艾柔的罪恶感加速飞升,这一切都是她的错。

  是女人的话,她的确该负起责任。

  “如果我告诉你,我也是第一次,你会不会比较好受一点?”

  听完她的自白,雷亚诺径自转身,差点噗哧而笑。她也太逗了吧!以为她这样说,他们俩就互不吃亏了吗?

  她完全将他说的话信以为真,真的以为自己欺负了他,强迫将他的第一次占为己有?

  谁教她不把事情问清楚,一相情愿只听片面之词,加上无限想象力,误会得厉害,不过就某个程度来说,他的确是被“硬上”,外加被“欺负”,还是“第一次”。

  如果她想这样误会,似乎也不错。

  他转过身子的意思是什么?是她太没有诚意吗?

  好,她认命了,虽然他的长相不是她喜欢的类型,但也唯有如此办了。

  “亚诺,虽然你离我喜欢的帅哥类型还差很远,但是我很喜欢你的身材,我很抱歉夺走你的第一次,为了表达我十足十的诚意,以及负责任的态度,你愿意嫁给我吗?”跟男人求婚,她没经验,第一次这么做太令人害羞,羞到没喝酒都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脸颊发烫。

  感情的事可以慢慢培养,最重要的是,她自己闯的祸自己收拾,水沁帮她太多了,总不能每件事都靠她。

  再说,他的长相虽然不是她的菜,他的身体却让她满意得不得了,反正灯一关,什么也看不见,她不算太吃亏啦!

  有人这样求婚的吗?求婚方式诚意不足,什么叫做离帅哥类型还差很远?

  他雷亚诺把“帅哥”、“美男子”当外号用的年资已经不可考,第一次居然有人嫌弃他的长相?!

  这下可好了,这宠物个性、欠人欺负的娃娃音小姐,他们是卯上了。

  “我考虑看看,如果你表现良好的话,我会考虑让你为我的人生负起一万分责任。”非要好好的雕琢这小女人不可,让她为他的容貌神魂颠倒,为他的人魂牵梦萦,否则就太辜负他情场圣手的美名。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