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慕容雪 > 不良王爷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


  小武微笑道:“郡主,你别太担心,我半夜查看了爷几次,应该没有大碍。”

  “嗯,那就好。”佟观雪露出释然的笑容。

  小武看看天色,提醒佟观雪。“郡主,你该回房了,春梅见不到你会担心的。”

  佟观雪点点头,她目光不舍地看向萨恩,才对小武道:“我知道,那萨恩就麻烦你了。”

  小武接口道:“我会照顾爷的,你不用担心。”

  “那我用过早膳再来看他。”佟观雪点头。

  “好。”

  佟观雪因为担心萨恩的状况,食不下咽,草草用了早膳,便告知春梅要去找萨恩,要春梅不用跟着她,就匆匆跑了。

  春梅愣了下,虽然她知道近日来小姐和小王爷似乎走得很近,但小姐今天居然不要她跟在身边,他们之间真的挺古怪的。但她是下人,不好过问主子的事,也只能听话地留在小姐的厢房了。

  佟观雪走进萨恩的厢房,见萨恩已经清醒了,她立刻跑到他的身边。“萨恩,你终于醒来了。”

  萨恩被小武扶坐起来,缓缓露出笑容。“我没事。”

  “太好了。”佟观雪开心地笑着。

  小武知道佟观雪很担心小王爷,于是他很知趣地对着萨恩说道:“爷,我去帮你端早膳过来。”

  萨恩虚弱地颔首,小武便退了下去。

  萨恩看向佟观雪,指着床畔道:“观雪,你过来坐。”

  佟观雪顺从地坐在床沿,他拉起她的手握着。“我听小武说,是你及时替我把毒液吸出,毒液才没有蔓延到心脉,谢谢你救了我一命。”

  “不用跟我道谢啦,我很高兴能帮上你的忙,你平安无事真的是太好了。”佟观雪很高兴自己做对了,及时救了他的命。

  “让你担心了。”萨恩歉疚说道。他昨夜突然昏迷又负伤,一定把她吓坏了。

  佟观雪瞅着他仍旧苍白的脸庞,好奇问道:“你是让我很担心,你到底是怎么受伤的?”

  “昨夜只是一点意外,你不用担心。”萨恩简单地一语带过。

  幸好他昨天晚上在倪府取得的证物,小武在检查他的伤势时已先帮他收好,总算没有白费功夫。

  佟观雪忧心地道:“你都伤成这样了,还要我别担心?你会受伤是不是跟你当御史有关?”

  “不是的,但你别跟其他人提起我受伤的事。”萨恩无法告诉她实情,但他也不想骗她,只好选择轻轻带过。

  佟观雪拉着他的手,担忧地追问:“萨恩,你是不是去做了什么危险的事,才会受伤?”

  萨恩抚着她的脸道:“我的确是去办一些事情……不告诉你,是为了保护你,但我不是去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你可以放心。”他最多只能说到这里,无法再透露更多了,免得她也有危险。

  佟观雪这时才发现事情好像不是这么单纯,之前萨恩跟她说过京城不安全,是不是跟昨夜这件事情有关系呢?他一定瞒了她什么事,也瞒了萨叔叔他们。

  “你可以不去做吗?我会担心你的。”佟观雪当然相信萨恩的话,但他做的事应该很危险,才会负伤回来,不禁令她有些担忧。

  萨恩身为皇族,又跟太子萨天走得很近,光是这些牵扯的利害关系就很复杂了,并不是她能懂或帮忙的事,但萨恩至少肯告诉她一些事,这也代表着他相信她,而不是防备她,就已经足够了。

  萨恩苦笑一声。“昨天是我的失误,才会受伤的。我以后行事会更加小心的。”

  佟观雪幽幽地瞅着萨恩,然后缓缓倾身靠着他。“我不会说出去的,但有事你别瞒着我,我昨天担心死了。”

  “是,我知道。”他用没受伤的右手轻搂着她。她明知道他隐瞒一些事,却仍信任他,他心中无比喜悦。

  佟观雪闭起眼感受他的温柔和心跳,才真的相信他没事了。

  “我要是会武功就好了,至少可以帮你一点忙。”佟观雪叹了口气,怨叹自己连一点武功都不会。

  “不,你在我反而会分心,幸好你不懂武,你只要安全地待在家里就够了。”萨恩不愿让她涉入危险,他真的很庆幸她一点武功都不会,否则他可能每天都要担心她了。

  佟观雪闻言甜蜜地心中一喜。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