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慕容雪 > 不良王爷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一想到她们瞒着众人偷溜出去,他竟是如此的担心她……们的安危。

  他担心萨芯是理所当然的,因为萨芯是他从小看到大的堂妹,但他却很意外自己竟然也很担忧佟观雪?!

  佟观雪看着萨恩铁青的俊脸,更正道:“不,我们又不能嫖妓。”最多只是看看美人、听听小曲罢了。

  萨芯猛点头。“对呀,我们只见了花魁一眼,什么都没做呢!”

  萨恩挑眉问:“喔?要我把她请过来吗?”她们什么都没有做?她们两个女扮男装的大姑娘,还想对花魁做什么事?

  “真的吗?”佟观雪双眼瞬间一亮,但当她见到萨恩眯起眼,一副想掐死她的凶恶表情,她马上从善如流道:“呃,我随便说说而已。”

  她觉得萨恩今天好古怪喔,似乎真的为了她们偷溜出门而气得不轻呢!

  没想到她到现在还不知悔改,居然想叫他把花魁请过来?!萨恩差点又被佟观雪给气死。

  他深吸一口气道:“你们丢下侍卫跑去青楼这种危险之地,而且只各带了一名丫头和宫女,这主意到底是谁提出来的?”

  “我。”佟观雪和萨芯都认罪。

  她们早就想去青楼看看了,只是苦无机会。

  “京城这么混乱,你们胆子倒很大,以为京城跟宫里一样,安全无虞吗?”萨恩瞪了她们一眼。

  萨芯不平的抗议。“又没人知道我们的身分,而且我们打扮成男人的样子,才不会遇到什么危险呢。”

  “是呀!”佟观雪也认同萨芯的话,她们就是有考量到安全问题,才会假扮成男人呢!

  “你们两个涉世未深,京城不像你们想的那么安全,以后再也不准你们没带侍卫就出门,知不知道?”萨恩不能让她们知道,萨天之前溜出宫时曾经出过事,为了不让其他人担心,这件事只有他、萨天和罗焱知情。

  佟观雪和萨芯互望一眼,很不情愿的回答:“知道啦!”

  萨恩扫过她们一眼。“这次我就放过你们,但请牢记你们方才的承诺,否则下次出事时,我就会把今天的事情都讲出来。”

  “是,我知道了。”萨芯被堂哥这么威胁,只能不情愿的答应了。

  她哪敢让宫里的人知道她溜去青楼啊?要是被父皇或母后知道了,那她不只会被禁足,恐怕日后也很难出宫了。

  佟观雪吐吐舌头,轻吁口气。还好她不是公主,萨恩所说的话,不会对她造成太大的威胁。

  萨恩瞥了萨芯一眼。“萨芯,你先回宫吧!”

  “知道了。”萨芯嘟着嘴,见堂哥一副凶神恶煞样也不敢反驳,谁教她有把柄在他手上呢!她转头看向佟观雪。“观雪,那我先走喽。”

  “嗯,改日我再进宫找你。”佟观雪点头,打算送她出门。

  但萨恩却突然开口:“小武,你送公主出去,观雪你留下,我另有要事跟你说。”

  佟观雪和萨芯顿时垮下脸,萨芯嘟着嘴乖乖走人,而佟观雪则在心里暗叫不妙,留在书房里和萨恩大眼瞪小眼。

  “你还有什么事?”萨恩只留下她一个,铁定没好事。

  萨恩确定小武和萨芯都走远了之后,才望向佟观雪。“萨芯长年住在宫里,事事有人保护,贵为公主的她,不懂人心险恶,防人之心不可无,这一点难道你也不懂吗?日后不准再丢下侍卫偷溜出去,知道吗?”

  佟观雪闻言,不平的反驳:“外头又没有你说的那么可怕,而且我们又不是孩子,分明是你太大惊小怪,你瞧,我们不是活得好好的?”

  “那是你们今天运气好,难保日后的运气都这么好。”萨恩耐着性子跟她解释。

  “你分明是故意为难人。”她在京城里住了三年,从没发生过什么事,更是一口咬定他是故意在刁难她。

  萨芯是萨天的亲妹妹,既然萨天曾经在出宫时发生过危险,难保萨芯不会遇到类似的状况,所以他不得不分析轻重让佟观雪明白一些利害关系。

  萨恩一脸严肃地道:“佟观雪,你不要以为被皇上封个朝阳郡主就是免死金牌!皇上欢喜时可以封你为郡主,但皇上生气要降罪时,也可赐死你这个小小郡主。萨芯可是公主之躯,你们两人私自外出,她要是出了事,你可担不起那个责任,恐怕连我父亲也未必能保得了你。萨芯不懂事也就算了,你不能也跟着不懂事,只要你跟萨芯在一起,更该小心行事,否则哪天你连命都会没了。”

  “你这是在告诉我这个寄人篱下的外人,该知道轻重是吗?我知道自己被封郡主是因为萨亲王的关系,但我并没有因此就认为自己是皇亲国戚。我也知道萨芯是公主,萨芯比我的命重要,这些我都知道,但你用得着这样斥责我吗?我又不会故意让她受伤,万一她出了事,我会连命都不要,挺身保护她可以吗?”

  佟观雪当然知道她的命没有萨芯这个公主重要,但他也不用把话说得这般难听吧?

  萨恩看见她委屈的神色,蹙眉解释:“我并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分析局势给你听。你行事莽撞,我会跟你说这些也是为了你好。”

  他是怕她又不当一回事,方才才会把话讲得重一点。

  “你为了我好?你早就巴不得我离开王府了,我要是不小心让萨芯受伤,岂不是正合你意?你不就正好可以把我踢走吗?”佟观雪黯然说道。

  一想到他不愿让她住在萨亲王府,她就觉得好难过!

  但她明明早就知道他不喜欢她了不是吗?为何此刻她的心里竟会如此的难受……她一定是生病了,才会如此在意他的话……

  萨恩疑惑蹙眉。

  她在说什么呀?他刚才明明是要她注意出入安全,何时说要她离开王府了?

  “我最讨厌你了!”佟观雪咬着唇,丢下话就跑走了。

  她最讨厌萨恩了,原来他这么讨厌她,心里只在意着萨芯的安危,根本都不在乎她的死活……

  萨恩愣住,完全搞不清楚自己究竟哪里惹她生气了?

  小武送走公主后,回到了书房,进门前正好跟佟观雪擦身而过。

  “爷,公主已经由宫里的侍卫护送回宫了。”

  “嗯。”萨恩心不在焉的应声。

  小武见萨恩拧眉,他又看了门外一眼,忍不住多嘴问:“郡主怎么哭了?”

  萨恩惊讶地挑眉。“咦?她哭了?”

  自从他认识她以来,他只看见她哭过一次,就是他三年前找到佟观雪的那一天,当时他送她回佟府,而她因为思念刚过世不久的父亲,半夜躲在房间里偷哭,除了那次以外,他从来没见过她哭泣。

  小武正色道:“对,除非是我看走眼了。”但他的眼力向来很好,应当不至于看错。

  萨恩敛眸沉思,莫非他方才的话真的伤到她了,才会让倔强的她哭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