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慕容雪 > 不良王爷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五


  王妃蹙眉抱怨:“你这孩子,真是的,藉口一堆。”

  萨亲王倒是不急。“好了,王妃,今日是观雪生辰,不提其他事,你不是准备了贺礼要给她吗?”

  “这倒是。”王妃连忙让仆人呈上她要送给佟观雪的贺礼。“来,观雪,这是我送你的贺礼,北城国稀有的夜明珠。”

  “谢谢婶婶。”佟观雪开心地收下。

  她听过夜明珠,像珠珠般大小却会发光,是邻国北城国稀有的珍贵珠宝。

  萨梓接着含笑道:“我送你的贺礼是你前阵子很想要的马匹,它已经在后院了。”

  “谢谢萨叔叔,我会好好照料它的。”佟观雪开心地双眼闪闪发亮。

  她先前看见萨恩在后院养了一匹黑色骏马,近日才学会了怎么骑马,没想到萨叔叔这么疼她,居然送给她一匹马呢!

  萨梓转头看向儿子。“萨恩,你送了什么?”

  萨恩示意仆人把他的贺礼搬过来,眼中闪过一抹笑意,唇角微扬道:“我听萨芯说你爱看书,便挑选了一箱书送你。”

  佟观雪发现那两名仆人搬的箱子似乎很重,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书会这么沈?她古怪地看他一眼。

  他有这么好心,送书给她看?他送的到底是什么书呀?

  她才想掀开箱子一探究竟时,一旁的总管开口了。“对了,小姐,皇后他们也送来了贺礼。”佟观雪面子可不小,就连皇后、太子和公主都特地送来贺礼。

  总管招招手,一旁马上有人送上贺礼,佟观雪惊喜地收下。

  王妃微笑地望着佟观雪。“观雪,皇后交代过了,要你用完膳后进宫一趟,你顺道去道谢。”

  “是,婶婶,我知道了。”佟观雪点点头。

  这三年来,她也常进出皇宫找萨芯,对于进宫一事愈来愈习以为常,只是每次都要更换华丽的衣服令她感到有些麻烦。

  她猛然想起身上的成年礼礼衣,困惑地问:“如果要进宫的话,那我是否要换下这身衣服?”她记得自己这身礼衣是要穿一整天的。

  王妃拉着她的手笑道:“今天是你的成年礼,你不需要换衣服,这样进宫就行了。”

  “是,那叔叔婶婶也会一起进宫吗?”佟观雪松口气,幸好不用再换衣服了,省得再折腾一次。

  “嗯,我们也该去一趟。”萨亲王颔首,和王妃互看一眼,微微一笑。

  成年即可封官晋爵,皇后曾提过观雪等于是萨亲王的女儿,应该可以封个郡主,他们自然要去道谢了。

  萨恩一听到佟观雪要进宫,就知道大概是为了这件事情。佟观雪虽非出身自皇亲国戚又没什么功绩,但是她有萨亲王府当靠山,若是被封为郡主倒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在进宫之前,他们得先用午膳,因为佟观雪这个寿星必须吃几样代表吉祥的食物,才算完成今日成年礼的仪式。

  在前往饭厅时,佟观雪因为来不及打开箱子看看萨恩送的是什么书,碰巧萨恩刚好走在她的前方,她难得主动地走过去,好奇地低声问他:“欸,你到底送了什么书给我?”

  萨恩停下脚步,看了她一眼,在确定双亲已经走远了,这才回头给了她一个笑容,佟观雪被他俊朗的笑容弄得一愣,心跳蓦地加快。

  佟观雪虽然早就知道萨恩长得很好看,但他从未这般对她笑过,所以她简直是看傻了眼。

  萨恩在她还搞不清楚状况时,挑眉笑道:“我送了全套的曜光王朝礼仪书给你,你就认真的看吧!”

  “臭萨恩!这是什么鬼贺礼?你当真是个讨厌鬼!”佟观雪咬着唇,生气地瞪着他。

  虽然她也想不出要他送什么贺礼,但哪有人拿这种书当贺礼的?而且他不只送她一本,还拿了整套送给她,彷佛在嘲讽她不懂礼仪,着实令她又气又恼。

  萨恩拿起扇柄敲她的头,冷声道:“你都老大不小了,给我有家教一点!从来没有哪家的大家闺秀会如此无礼,讲什么鬼贺礼,又指名道姓的骂人。”

  因为父亲很疼爱她,从不勉强她变成大家闺秀,结果就是她讲话有时会比较粗野,不懂得修饰,幸好她在外人的面前还懂得收敛,否则要是被人知道萨亲王府出了一个野丫头那还得了。

  佟观雪吃痛一声,见他转身就走,她气得鼓起双颊、眯起双眼,快步跑到他身后偷踹他一脚,然后立刻溜之大吉。

  “佟观雪,你给我站住!”她踢人是不痛,但让萨恩无法忍受的是她居然踹在他的衣服上?!

  他拉起长袍,低头一看,果然看见上头有一个脚印。

  萨恩有洁癖,无法容忍穿着脏衣服,尤其还是被一个臭小鬼踢脏的,当场气得他咬牙切齿。

  “我偏不。”佟观雪在前方偷笑着。

  她朝他扮了个鬼脸,一溜烟就跑去黏住王妃,让萨恩只能在后头生闷气,用膳时还拿一双冒火的黑眸瞪着她。

  虽然她早看惯了萨恩的俊脸,而且他此刻的目光又凶恶无比,但她却莫名地感到有些别扭,还有一点心跳加快。

  是不是因为他方才的笑容,才让她变成这般古怪呢?而且她的脸好像热热的,该不会是生病了吧?

  “怎么会有女孩子家这么鲁莽、无礼,真是令人无法置信!”萨恩愤怒拍桌。

  太子萨天失笑道:“怎么,观雪又惹你生气了?”他已经习以为常了,因为萨恩每回只要被佟观雪气到,就会跑来跟他抱怨。

  “臭丫头!仗着我双亲护着她,老是无法无天,总有一天会被我给宰了。”因为佟观雪已经成年,再也不是小娃娃了,所以萨恩已经把她从臭小鬼改口成臭丫头了。

  萨天听这句狠话也不知道听了几百遍,但佟观雪至今依旧活得好好的。

  话说回来,萨恩平时也不是那种易怒的人,居然会对一名女子这么百般计较,偏偏佟观雪又很有招惹萨恩的本事,老是把萨恩气得半死,再加上皇叔跟皇婶都护着佟观雪,这也难怪萨恩老是在生闷气了。

  “她仍是孩子心性,你不用放在心上。”萨天倒觉得佟观雪跟萨芯的性子挺像的,难怪她们两人的感情越来越好了。

  “她都举行过成年礼了,已经不小了,再说,她就算再过五年,也肯定还是这个欠揍的性子。”什么孩子心性,她分明是个粗鲁丫头。

  “不出五年,她就会嫁人了,到时候你就眼不见为净了。”

  萨恩脱口而出道:“嫁?这么没规矩的丫头,谁敢娶?”

  奇怪,他为何会对佟观雪要嫁人一事如此反感?他不是一向把她当作是“外人”吗?但为何一听到她要嫁人,他的心里会如此烦躁呢?他应该要像以前一样,恨不得她赶快离开王府才对,为何此刻他却感受不到任何欣喜之情呢?

  萨天忍住笑意道:“我瞧她除了对你之外,平日倒是挺有规矩的,她也出落得亭亭玉立,再说她喊二皇叔一声叔叔,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人人都知道二皇叔把她当成自己的闺女般疼爱,早就有许多名门世家想高攀这门亲事,更何况父皇已经决定要封她为朝阳郡主呢!”

  皇叔当初是因为萨恩的反对,才没把佟观雪收为女儿,但以现今佟观雪在萨亲王府的地位,加上今天要受封郡主,她是不是萨亲王的义女倒也无妨,只要娶到佟观雪,就等同跟萨亲王府攀上亲事了。

  原来她今天进宫会被封为朝阳郡主呀!

  萨恩神色一柔,倏地又蹙起眉头。哼,她会不会被封为郡主,关他什么事啊!

  他抿着唇,别扭道:“但她会受封郡主,还不是沾了萨家之光。”

  “此话倒是不假。”萨天拿着不离身的银扇,双眼紧盯着萨恩的俊脸。

  他可没忘记昔日的赌注,他当年可是赌萨恩会爱上佟观雪呢……

  忽尔他心眼一转,温柔笑道:“观雪她跟一般大家闺秀不同,我对她的印象颇佳。”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