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玛奇朵 > 王爷乖乖入怀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五


  她一边忍着痛熬药,一边将玉佩翻来覆去的看着,想着所谓的传家宝,到底是这个玉佩还是玉佩上的这个方子?还有这个方子写了引子两个字,所谓的引子又是什么?

  她感觉脑子越来越昏沉,疼痛花去了她太多的体力,让她无法再继续想下去,甚至神思有些恍神,直到她发现自己不小心把一朵有点眼熟的小花也给扔进正在熬制的药汤里。

  疼痛的间距越来越短了,她甚至不知道自己一天之内喝了几次药,似乎那已经不是救命的药,只是暂且缓解她疼痛的止痛药方。

  她顾不得还烫口,就把只熬得剩下半碗的药汤一口喝了下去,然后她倒了下去,甚至没办法把自己移动到床上了。

  她觉得脑子一片空白,连身子都轻盈得可怕,她的神志像是处于现实和虚幻之间。

  她彷佛看见了楚嵂淅,他就站在那个温泉边,脚下踩着那如雪域般的花毯,她有点分不清楚这是幻觉抑或是梦境,只知道自己很想哭。

  起码在不疼痛的时候,能够看见他最后一次,她竟然觉得这样就已经很幸福了。

  疼痛在刹那间袭来,她痛得将身子蜷缩成一团,也因此瞬间清醒过来,终于想起了玉佩上让人眼熟的图案是什么了。

  是那种开在温泉边上的粉色绒花,而她刚刚不小心把花给扔进药锅里了。

  她笑着,然后忍不住开始咳嗽。

  她看着手掌里的血,随便的擦在衣服上,奋力撑起身子站了起来,把自己最后一次的药方用颤抖的手慢慢地写了下来,只是没加上那一朵小绒花的版本,还另外把那一朵花和什么生女秘方也用另外一张纸给写下来,希望那真的对樊家村的人有效。

  她知道大家都守在外头,全都很担心她,她把写了药方的那张纸递了出去,用的是没沾上血迹的那只手,而另外一只手则是捂着嘴巴,把一口正要咳出来的血给捂住。

  外面的声音越来越模糊了,她的视线开始迷散,疼痛逐渐散开,她仍是不断的咳着血。

  想来她这一生就要结束了,若要说有什么遗憾的话,就是没能在他还在的时候,老实的说出对他的心意。

  除了对不起外,她想说的就是我爱你这样一句最简单的话。

  只可惜,这句话大概说不出来了,他也听不到了了……

  §第十章

  楚嵂淅带着大批人马一抵达西南,立即让人去处理那些有可能是发病过后的尸体,并将那些患病的人全部隔离开来,而太医院有着活生生的例子可以研究该怎么预防,或是灭掉那些虫子的配方后,他也就随着他们去,他自己则是点了其它人马,——在往樊家村的路上,还有进城的周遭进行大范围的清查,如果有出现征兆的地方全部封村,直到太医院有药方出来为止。

  而他则是谁也不带,直接奔往樊家村。

  相隔将近一个多月,他如果不是靠着心里头一点信念,他觉得自己可能都要疯了……

  可是当他站在樊家村村口,看着附近多出来的几个坟包,他的脚步还是忍不住停了下来,他想要确认,又怕确认了其中一个坟包前的名字是她。

  他屏住了呼吸,一个个看过去,直到确定没有她的坟,他的心才稍微放了下来,这也才发现衣裳早已被冷汗濡湿。

  接着他往村子里走,但整个村子却安静得好似无人居住,途中他看见几间被烧毁的屋子,那种烧法,他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空气中似乎还弥渴着烧焦的气味。

  他越走越慢,直到站在一栋烧焦的房子前,那是他离开前洛晴衣居住的宅子,如今只剩下残破的地基,上头焦黑一片,看得出来燃烧的时间不短。

  楚嵂淅沉默地站在那里,心好似被挖空了一大块,不知过了多久,缓缓下起了细雨,他才抖着唇,缓缓吐出两个字,“骗子。”

  那个小骗子,不是要等着他回来的吗?

  他的问话没有人可以回答,而他心里唯一的执念在这一瞬间成了一片空白,他的脑袋一片空白,完全无法思考。

  而后,那些空白,慢慢被她的模样填满,她冷淡的模样,她欢笑的模样,她嘴硬的模样,还有她理智地落泪和逼着他离开的样子……

  如果早知道是如此,他为什么要离开呢?

  天下人的死活又与他何干?这天下又不是他的天下,他也不以那些子民的悲喜而悲喜,他在乎的就只有她一人……

  他低着头,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完全没有注意到有人靠近,直到对方伸手想要搭上他的肩,他才冷冷地往回看。

  樊家村两个最小的孩子,大寒和小寒,手中各捧着一捧粉色小绒花,一脸惊讶的看着他。

  “你怎么会在这儿?你不是回京去了?”

  楚嵂淅神色不善的看着两人,冷冷的问道:“她在哪里?”

  在他心里,樊家村的人并没有比害死她的虫子好到哪里去,如果不是他们,她也不会留下来,更不会离他而去……

  大寒和小寒对视一眼,觉得带他过去也无妨,就走在前头领着路,太寒说道:“跟我们来吧,妹子看到你回来了肯定也高兴。”

  三个人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少了洛晴衣,他们不过是赶尸人和高高在上的王爷,说不定一辈子都不会有任何交集。

  他们往温泉那儿走,楚嵂淅想起之前和洛晴衣在那里的快乐时光,益发觉得每一步都走得格外沉重。

  他看见樊家村有不少人都在那儿摘着地上的粉绒花,其它人见到他,虽然觉得有些讶异,可也只是点点头后继续摘花,并未多说什么。

  楚嵂淅也没有跟他们寒暄的打算,又往前走了几步,他发现温泉的边上围起了一道棚子,他没细想,只觉得大约是樊家村人特有的坟葬习惯,然后慢慢的走了进去。

  他一走过去,樊家村几个年轻人就忍不住挤眉弄眼,谷雨 则是瞪着大寒和小寒,小声的质问道:“怎么把人给带过来了?这是捉弄人呢!”

  “他问妹子在哪儿,我就把人带过来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