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玛奇朵 > 王爷乖乖入怀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一


  “你要看可以,不过要快,村长交代过我们今天就把那人给送出去,不能在我们村子里放着,就怕跟昨儿个一样,招来一堆虫子……”

  一想到那些虫子的危害,立春心中忍不住一阵厌恶,也对把那些虫子带上山的邱长海一群人感到不耐烦,要不是怕他们一群人半路死在山上或是动什么手脚,他老早就把他们给赶下山去。

  “事不宜迟,我们先走吧,至于有些我要的东西,还得请大家帮我准备。”洛晴衣想了想,如果要做简单的解剖的话,还是要准备一些东西,毕竟谁也不知道那尸体的情况会不会像昨天烧掉的那一具一样。

  由立冬带头,一个个争先恐后地想把这个差事给揽下来,“不管要准备什么,尽管说!咱们哥几个肯定能够把东西都给找齐了。”

  洛晴衣也知道时间紧迫,一边走,一边吩咐道:“要一间空屋子,然后蜡烛、镜子,还有石灰粉和一个火盆,对了!移动那具尸体的时候,千万不可以直接碰到,皮肤、体液的都不行,一定要载着手套,或是用别的办法移动都可以。”

  她走在前头,一边在心里想着需要什么,一边想一边说,只要说了一、两样,身边的人就少了一个人去准备,等到她回了自己屋子把早先在京城里就请人打好的解剖刀给拿出来的时候,立冬已经又带着其它人回来,说是空屋子还有那人的尸体都已经准备好了。

  §第九章

  樊家村本来就是做这行当的,对于尸体没有那么多忌讳,而洛晴衣以前是干法医的,说不定见过的尸体比他们还多,也没有什么畏惧感。

  当她看着那具瞪大眼睛、表情极致痛苦的尸体就摆在一张大长桌上时,一种从身体深处自然产生的紧绷感充满了全身,她冷静漠然的拿起自己准备好的口罩戴上,让其它人后退,只剩下她一个人静静地站在尸体边上。

  她抬起手,指间是一抹锐利的银光闪现,她看着那个人主要伤口是在颈项上,也不考虑其它,直接将刀锋对准脖子,轻轻划开,肌肉组织神经血管等等——展现在她的眼前,她视而不见,找着她想要找的东西。

  从脖子到躯干,最后是双腿和大脑,她忘记了时间,也忘记了外面还有人正急迫地等着她,直到一套流程结束,她重新缝合后,又盖上了白布。

  等她疲惫的走出来,立春等人早已等得满脸全是惶然神色,而老村长也带着担忧站在最前头看着她……

  “无事吧?”老村长见她一脸苍白,想起一早才听到这些个兔崽子说她要看尸体,恨不得一人赏一棍子。

  这样大的事情,他最后才知晓也就罢了,这女娃子就算原本不明白那虫子的恐怖,可昨儿个都亲眼瞧见了,还不知道要怕吗?还有他们这几个没用的臭家伙,居然让她一个人去看那什么尸体,真是傻人傻一串!二十几个居然就没一个想到要先问问他能不能这么做!

  老村长对于那群臭小子是恨不争气和傻,对于这个胆子比男人大的小姑娘却只有满脸的无可奈何。

  “没事。”洛晴衣一走出屋子,就把手套还有口罩都丢到外面的火盆里烧了,她的脸色虽然苍白却也严肃,看着立春他们一脸关怀的神色,刚刚在屋子里觉得全身冰冷的她,终于有种回温的感觉。

  邱长海依然是一脸病相,甚至比昨日看起来更憔悴了,毕竟好好地出门走商,死了一个就已经很难交代,昨天晩上三个受伤的又死了一个,死之前那叫声,让所有人都吓得脸色苍白,他本来早上想问问看老村长这尸体该怎么处理才好,没想到就听说尸首已经被这个小姑娘要了去,而且还不让人看她要做什么。

  他也只能在外面苦苦等着,可现在人一从屋子出来,他也忍不住想要间间,这尸首是怎么个处理法,如果可以,是不是能够带个全尸回去?

  “洛姑娘,那人没啥大问题吧?昨晚我们也看过了,是因为那虫子太毒了,所以才救不回来的,跟我堂叔的情况不太一样,我就想,能不能先找副棺材让人入殓了,再……”

  “打住。”洛晴衣打断了他的话,对着立春几人吩咐道:“立春哥,劳烦你带几位哥哥准备多一点石灰粉,然后把这屋子给围了,再泼上火油,这屋子也留不得了。”

  “唉。”立春几人没有犹豫,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听了洛晴衣的指派,马上动手去做,至于邱长海那一脸的错愣,没有半个人放在眼里。

  老村长知道如果不是事出有因,洛晴衣这个好娃子绝对不会突然做出这种毁人尸首的事来,一想到昨日她吩咐这样做的时机,老村长的脸色瞬间就沉了下来。

  邱长洛先是愣住了,接着看到立春等人拎着石灰粉开始围着屋子撒,其它人不说话也不阻拦,他忍不住急得直跳脚。“村长,这样可不行啊!我那堂弟就是让那虫子咬了下而已,怎么也把尸首也给烧了?这要我如何回去向他家里人交代?”

  老村长瞪向邱长海,神色沉凝的道:“交代?!等你听完了 该知道的东西,谁要给谁交代还不清楚呢!让咱们村的姑娘跟你说说,为啥她要这样吩咐。”

  洛晴衣因为身上的衣裳还没换下,刻意离其它人有些距离,免得让他沾染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现在要解释就得把音量加大,也顺便让在场所有人都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那人的尸首不能留,正确来说,昨日的三人若是死了,或是出现呕吐腹泻的症状也是。”她想着刚刚解剖时的画面,眉间皱出了川字,“不只是被虫子咬了,他们已经成了虫子的寄生体。”

  “寄生体……这是什么意思?”邱长海追问道,他总要一个能够说服人的理由,才能够说服自己放弃昨天的三人……不!现在只剩下两个活着的。

  “也就是说,在被虫子咬到的时候,那虫子就已经把卵,或者是幼虫给弄在伤口里,随着血液流动,附着在内脏之中吸取人血还有养分,待到时机成熟,就会破体而出,直接啃吃人的血肉,也就是昨日我们开棺看见的样子。”

  在场所有人没想到居然会是如此,邱长海深深地倒抽了口气,几乎要站不住了,他的身子揺摇晃晃的,见她面不改色的样子,气息紊乱的低吼道:“这……这怎么可能!你又不是大夫,你是怎么知道的?你怎么就能够确定那些虫子因为咬了一个口子就能够生那么多的虫子了?这都是无稽之谈!对!肯定是你编造出来唬人的!我……”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