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玛奇朵 > 王爷乖乖入怀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九


  不管虫子是怎么出现的,但是只要有一人发病,就代表成千数百的虫子会从那人的体内破体而出,一人死是百虫生,那么那个接受了邱长海商队那些发病的人的村落呢?以这个倍数下去推算的话……

  细思极恐。

  洛晴衣知道以他的脑子自然很快能够想到症结点,“我刚刚没说,是因为那个村子如果不出预料之外,已经没救了,甚至是……甚至是我们这个村子,今日靠得太近的人都有可能……”她说得冷静,完全就像是置身事外的看客说法。

  她见他眼里闪过惊慌,突然觉得自己今日站在他身前是对的,起码他还有可以生的可能。

  “你……”楚嵂淅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的喉魄里像是梗了东西,让他说不出来,只能紧紧抓着她的手。

  “明天我会再去看看今日受伤的那些人,答应我,天还没亮就快点带着南风离开,我帮你们准备好干粮和水,切记,中途万万不可停下来,离开西南的地界后再说,就怕那些虫子甚至是虫卵让他们给带出来了,所以一路上到城里都不安稳,你们别进城,想办法走得远远的再搭船回京,明白了吗?”她仔细的吩咐着,就怕他不理解事情的严重性。

  “我不明白。”他的声音沙哑得可怕,握着她手的力气大得像是怕她会瞬间消失一般。

  “我们一起走,你到现在还没发病,你跟着我一起走,我们离开这儿离得远远的,以后……以后我们成了亲,孩子全都姓樊也无所谓,我……”

  他虽然尽量保持冷静,可是微微颤抖的嗓音,还有已经语无伦次的话语,都说明了他现在的慌乱。

  洛晴衣看他这副把所有尊严都扔在地上的样子,想要冷静的笑着,让他不要担心,可是眼眶却红了,一滴泪瞬间滑落了下来。

  她的手也忍不住微微颤抖,轻抚过他的脸,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在他期盼的眼神里,轻轻地揺了揺头。

  “来不及了。”

  “怎么会来不及?按照你说的,我们明天一早就走,就跟山洪暴发那天一样,我可以抱着你,我们赶紧离开西南,可以连夜赶路,我……”

  洛晴衣用手指轻抵着他的唇,“来不及的。”

  楚嵂淅愣愣地看着她,突然惊觉到不对劲,她似乎从刚刚开始就没动过左手,而且还有一丝丝的血腥味从那里传来,他的身体猛然一震,惊愕的看着她轻撩开左手衣袖。

  在手腕往上一点的地方有一道刀痕,上头还有火燎过的痕迹,伤口看起来只是粗粗处理过。

  “我今天也被咬了。”她放下衣袖,沉定地看着他,“伤口很小,是我自己拿刀把伤口割开,又用火压了下,这是我能够在瞬间想到最好的办法了。”可是也不能保证这样就能完全处理掉那奇怪的虫子。

  毕竟那个虫子能够在火焰下挣扎那么久,她甚至不确定就那样一下子的火焰灼烧,能够把所有的可能性都给解决掉。

  可是不管如何,相较于另外那三人,她的情况显而易见的好多了。

  楚嵂淅的思绪先是一片空白,似乎完全听不明白她说了什么,直到她轻轻用右手抱了抱他。

  她除了一开始的那一滴泪,后来就越发冷静了。

  或许是因为死过一回的关系吗?

  死亡没有什么好怕的,只是不免有些可惜,也有些对不起眼前这个男人。

  他紧紧回抱住她,像是要把她的骨血都融入自己的身体里,似乎这样就能够抵销刚刚听见的残酷事实。

  他们甚至都还没有真正的开始,就已经要结束了吗?

  “南风那里我就不说了,明天我也不去送你们了,你要记得我说的话,走得远远的,如果可以的话,回到京中让人过来处理善后吧!这次的乱子只怕不会太小,你也要提防这虫子从外面流入京中。”

  她没有喊痛,只是让他紧紧的抱着,然后像是交代遗言一样,一句句的吩咐着。

  “让南风回去吧,我陪你留在这里……”楚嵂淅的语气有着不容置疑的坚决。

  “不!你要回去!”洛晴衣猛地推开他,看着他美丽的眸子里染上的悲怆,心中虽然不舍,却还是理智的说服道:“南风一个人回去没有用,如果你能够平安回去,你身为王爷,肯定能够更清楚的在朝堂上告诉皇上西南这里发生什么事,不乞求能够阻挡这一场灾厄,只求不要让这种虫子的疫情扩散。”

  他定定地看着她,看着她除了一开始的那一滴泪,到现在无比的冷静自持。“你告诉我,你有把我放在心上过吗?如果有的话,为什么你还能够这么冷静的说这些话?”

  洛晴衣凝视着他好一会儿,对他露出浅浅却温柔的笑。“我把你放在我心上,起码现在,比所有人都还要重要。”

  “那为什么你还能够这么冷静?”

  他已经觉得自己够冷酷了,能够忍住把她所有的吩咐给听完,能够尽量让自己平静地去接受这一件事,可是还是比不上她。

  洛晴衣不能告诉他,这一回的人生本就是偷来的庆幸,不能告诉他,这一辈子,即使和他相遇只有短短的这几个月,可是却让她体会到什么叫作平凡的幸福。

  “你相信人有前世吗?”她笑了笑,没等他回答又自顾自地说道:“我是信的,因为我总想着,我大约是上辈子没有好好爱过一个人,这辈子才总是怀疑东怀疑西,不知道该怎么爱人,直到遇见了你……”

  她与他十指交握,指肿轻轻摩挲着他的手背。

  “你很好,真的很好,就是这么好,才让我不敢相信,不能相信,我明明清楚我的心一次次的为你而悸动,我也告诉自己那是假的,别就这么轻信了。可是如果能够克制,那就不是感情了。我一次次的抗拒,你却不断前进,你知道吗?我甚至还在想着,如果时间能够永远停止在这样幸福的时候,不知道该有多好……”

  她举起两人相扣的丰,放在脸颊边上经轻磨蹭,一滴泪水从指缝间缓缓滑入两人相贴的手心。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