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玛奇朵 > 王爷乖乖入怀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六


  这样简单的幸福真的很好,如果时间可以永远都停留在这一刻,那该有多好?

  在村子里住了快两个月,当初那个说质朴过活的男人,莫名其妙的在洛晴衣的房里增加了许多花俏的东西。

  例如一个巴掌大的香炉,外头雕花镂空,里头装填削好的香块,温温的放在手心暧手,而且即使拿开了手,也不会有烟熏火燎的味道,而是淡淡的香气会在手心处萦绕,还有一些插花的摆设、一架轻薄的实木屏风等等。

  洛晴衣看着他拿了一堆东西过来,很想要让他自己把当初说的那句简朴过生活的话给吞下去。

  正头疼着屋子里多出的一堆东西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楚嵂淅就又捧着一个盒子欢欢喜喜地走了进来。

  “衣衣,快来瞧瞧这套衣裳好不好看?”

  “我有衣裳的,怎么又给我买衣裳?”她无奈地走了出去,来到小厅,看着他兴致勃勃地从一个盒子里取出一件边上缀着皮毛的桃红色衣裳,裙摆上还用暗金色的线绣了满满的花图,不难想象若是穿在身上行走的时候,那宛如踏在金色浪花一般的效果。

  要说这翻修的宅子哪里的使用度最高,大约就是她卧房边上的小房间了,原本是拿来摆放行李和衣棠的,所以规划得小了,可是村子里的哥哥们还有这个据称一点都不淫夸的男人偏爱给她买衣料买衣裳,不到两个月的功夫,小房间都要满得无路可走了。

  而且看起来他们对于将素淡的她打扮成各种样子的游戏还没结束,这添置的衣裳首饰还有不断增加的趋势。

  若不是碍于她现在还在守孝,能够选择的颜色布料有限,只怕他们的行径会比现在更疯狂。

  “衣服首饰哪有嫌多的。”楚嵂淅不会承认自己是想跟村子里爱妹如痴的汉子们一较高下。

  如果不是前几日听见他们在讨论等出孝当天要替她好好打扮,他也不会急着又赶紧让南风下山去找来这件衣裳,虽然比不上宫里头绣娘的手艺,但依照目前的情况,这已经算不错的了。

  洛晴衣不理会他们男人之间的比较心思,看着那桃红色布料,不知怎地,心里有种莫名的不安。

  可是楚嵂淅好好地站在她面前,那么就是村子里的谁出了事?她轻抚着那平滑的布料,忍不住皱起了眉。

  就在她还在思索之际,一道沉闷钟声从村子口传了过来,一声接着一声,悠悠的荡满了整个村子,她觉得那钟声像是一双手紧紧揪着她的心,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刚好来到屋外正要进屋的立春几人,同时眉头一蹙,除了最小的谷雨外,一个个都快速转身往村口处跑。

  洛晴衣看着谷雨,觉得这情况不大对,快步走了出去,揪住谷雨的衣袖,急问道:“这……这是怎么回事?这钟声是……”

  谷雨是春季组最小的一个,和村子里的汉子不大一样,皮肤白皙,一副秀气稚嫩样,常常带着一抹可爱的笑容。

  可如今他看着村子里最受宠的妹妹,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解释那钟声的由来。

  之前妹妹只是听说过他们做的这个行当,虽说一开始没有跟其它人一样嫌弃他们晦气,可是现在生意上门了,谁知道她会不会被吓着呢?

  最理解自己的人,肯定是自己的敌人,这句话说的一点也没错,他的那一点心思,楚嵂淅不用脑子都能够猜得出来,这一群妹痴,肯定是怕他的衣衣被吓着了,可是他们不知道,他的小姑娘可不是普通的小姑娘……

  死人算什么?她照样面不改色。

  他不敢说,楚嵂淅索性就帮他说了,“那钟声该是让你们往村口去,怕是有生意上门了吧,你不赶过去行吗?”

  这些日子他也算是摸清楚了,樊家村虽说是干赶尸这行当的,可是接到生意,并非村子里所有人都会一起出去,毕竟平日他们还是得务农维生,所以村子里总会安排人留守和出去接活的,刚刚立春一听到钟声就走了,想来这回轮到的就是立春他们。

  洛晴衣莫名觉得心里头的不安和慌乱越来越明显,她撩起裙子也往村口跑去。

  她一跑,谷雨还有楚嵂淅也跟着她一起跑,到最后因为她的速度太慢了,还是楚嵂淅觉得她表情不对,拦腰将她抱起一路往村口赶。

  老村长和其它人都已经到村口了,老村长站在最前方,站在正对面的是一群穿着白色孝服的人,洛晴衣三人赶到的时候,正好听见老村长在回他们的话——

  “病死的我们不接。”老村长冷着脸,淡淡的说。

  樊家村自有规矩,病死的不接,寿终正寿的也不接,前者的来由不明,后一条则是避免跟镖局抢生意。

  “我知道樊家村的规矩,可是这人不是普通的病,问了镖局,都无人肯接,所以我们才找到这儿来。”穿着孝服为首的男人神色疲惫,脸色偏黄,一双眼睛下的黑眼圈又大又垂,

  要不是死人放在后面的棺木里,打眼一看还以为这个人就是要护送的尸体。

  “不是普通的病?”老村长眼神一凛,后退了几步,“你们是从哪儿来的?该不会是西凹子村吧?!”

  那人没想到老村长居然马上就识破他们的来处,惶惶然的摆手,“不是……我们就是路过,不是那儿的人。”

  “不是?”老村长冷冷地看着他,“你在说谎,你想要找我们送东西回去,最好给我老实说话,否则只能请你们怎么来的就怎么回了。”

  领头的男人没料到老村长的态度这么强硬,可他知道如果连樊家村都不收,只怕附近就再也没有人可以走上这一趟了……

  他咬咬牙,看着身后一群人和最后的那副棺材,最后还是老实说了,“老人家没说错,我们的确是从西凹子村来的,可是我们真的没进村子里,西凹子村几年前出了怪病,咱们这西南的人哪里不清楚,可是我那堂叔不听劝,就说要往里头瞧瞧,看看人家说的鬼村是怎么回事,就去绕了一圈,也没怎么的,我们就走了,结果……”他戛然而止,满脸惊恐。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