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玛奇朵 > 王爷乖乖入怀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九


  老实说他也有些忐忑,可想起昨夜两人相处时候的气氛,他又觉得或许只差这临门一脚就可以让她点头。

  洛晴衣对于他突如其来的背后拥抱,尤其是他温热的气息从耳尖扫过,让她的身子和芳心都忍不住微微颤动着,也连带想起了昨夜那暧眛的气息。

  可是,所有的悸动都在他说完话的下一瞬消失殆尽。

  这话太过老套,让她原本那一点点的暧眛情动全都只刺下嘴角噙着的一抹冷笑。

  好事?她会成全他的。

  洛晴衣轻握住他的手,微微侧过头去,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时,脚往后一踢,正中胯下红心。“我刚刚不是说了,不安分的话,三条腿都给断了!”

  她看着他脸色僵硬的弯下了腰,闷哼声也真实得很,忽然一股不安漫上心头。

  她刚刚会不会踢得太大力了?不会真的踢坏了吧?

  她扶着他的肩,想要问问他是不是还好的时候,她脚下一个悬空,腰肢被他紧紧地搂住,瞬间成了被他搂在怀中,一腿还被他拉高的舞姿模样。

  由于上半身往后半悬,她只能双手紧紧攀着他的肩,也更清楚看见他那可恶的笑容,且脸上半点痛苦的神色也没有,她不悦地道:“你骗我!”

  “无诈不丈夫,何况我也不是诈,只是略施小技罢了。”他倒是说得理直气壮。

  刚刚真是有惊无险,如果不是他马上反应过来急急往后退了一些,又抬腿挡住了胯下,说不得如今真的就是他倒地痛喊了。

  “放开我。”她压抑着怒气道。

  “我就是不放手,你又能够拿我怎么办?”他慵懒一笑,像是安抚着炸毛的猫咪一样,顺着她的背脊轻抚着。

  洛晴衣觉得这男人真的是被那些奇妙的套路给洗脑了,真以为她一个人出门,没有半点防身手段不成?

  昨晚的山洪属于天灾,她的确没办法应付,可是现在他只有一个人。

  她冷冷一笑,“最后警告,放不放开?”

  “我就是不放。”楚嵂淅说得无赖,身子却不由得紧绷起来,怕她又来刚刚那一招。

  那招的阴损程度只要是男人都会有阴影,他可不想亲自体验一回。

  洛晴衣微勾起唇,毫无预警的贴上他的唇,双手改为攀着他的后颈。

  她刚沐浴后的香气紧紧缠绕在他的鼻间,她柔软的唇瓣像蜜一样在口齿之间泌出甜味,他一开始是惊愕,可是男人的本能让他马上成为主动的一方。

  他加重扣住她的力道,让两人的身子紧紧贴合,两人唇齿间的纠缠,让他忽略了颈后微微的疼意,以为只是她手指甲割划过的刺激。

  可是直到他视线开始模糊,甚至觉得脑子有些晕眩的时候,他终于明白有些美人恩可不是那么好消受的。

  “你……”

  洛晴衣趁机挣开他的箝制,抹了抹被他吻得红肿的唇,眼里还带着情欲的迷离,站直了身子后,她的手轻轻地挥了挥,隐约可以见到她的指甲中有一点亮光。

  “好好的睡一觉吧,睡醒之后,希望你的脑子能够清醒些。”她没好气地看着他眼神逐渐放空,然后倒在地上,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见她最后的劝告。

  她拔掉藏在指甲里的短针,那是她一直都会随身准备的,以备不时之需……她很想就这么让他在地上躺一晚,可惜她还没狠心成那样,而且……她抬手用指腹轻抚过微微刺痛的唇,那是他刚刚吸吮得太过用力而留下的证据。

  她的心微微悸动着,看着正对着她的铜镜上那模糊的面容,她好似看见了一个逐渐踏入心动深渊的女子。

  隔天早上,楚嵂淅一出房门就看到洛晴衣刚好也出来,她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便径自下楼了,虽然他对于自己昨天被一个小姑娘放倒有点别扭,可是想得更多的还是她昨晚主动送上红唇的那一瞬间。

  转头,看到南风也从房里走出来,还一副睡得饱饱,舒服写意的模样,他气恼得马上垮下脸来,从怀里掏出那本小册子,直接扔了过去,要不是南风反应够快,就直接砸在了脸上。

  南风一脸怔愣,不明白自己也没做什么,怎么一大早的主子看起来就对他很有意见的样子?

  “爷,这本册子你不看了?”南风有些困惑的问道。

  “看?再看下去,我这辈子大概只能长伴古佛了。”楚嵂淅冷冷一笑,想起昨天被放倒的倚形,忽然有些后怕。

  这小姑娘的手段,要是哪一日她男人犯在她手上,只怕她说的什么断三条腿真是有可能的。

  “蛤?”南风觉得主子这话太过夸张了,凭主子爷这副长相,别说是姑娘了,就是男人也不能眛着良心说一句不好,加上王爷的权势,还不是招招手就有一大堆姑娘往身上扑,怎么也跟长伴青灯古佛扯不上关系。

  楚嵂淅不想跟他多加解释,反正昨日被放倒又被威胁,已成了他心中的一块阴影。“总之,那本书没效,以后你也少看这些乱七八槽的东西。”说完,他甩袖就走。

  南风一头雾水的挠挠头,但也没有多想什么,“算了,主子说没效就没效吧。”他随手把册子塞进怀里,连忙跟了上去。

  吃完了早膳,洛晴衣想到附近走走,看看还能不能打听到什么,楚嵂淅自然要跟,南风当然也得跟着主子,可是当他们三人走出大门,就见莫老头已经在那儿等着了。

  莫老头微微抬了抬眼皮,问道:“这水看起来清了,你们要今天走,还是等明儿个?”

  “今天走。”洛晴衣想都没想就给了答案。

  越靠近目的地,知道越多上一辈子不知道的事情,她对于完成两位老人家的遗愿的心就越发热切,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够弥补一些上辈子没完成的遗憾,所以能够早一日出发,她自然求之不得。

  莫老头点点头,把岸上的小船往渡口的方向拉,一边淡淡说道:“既然决定今天要走,就去把行李收拾收拾,我这船等一下就能行。”

  他虚无的眼神看着掩盖在水道两旁的远方,像是藉此可以看见那座被人称为不祥之山的山头,也是他们即将要去的目的地——樊家村。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