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玛奇朵 > 王爷乖乖入怀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洛晴衣脚步不停,但是后方一直盯着自己的专注视线让她觉得别扭极了,她知道那是楚嵂淅的目光,可是对于他这种死皮赖脸的缠法还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这西南山中,树盖层层迭迭的几乎要遮住所有日光能够照射到的地方,早上到正午这段时间勉强能够见到太阳,可是一等过午,林子里越发显得阴暗,就算要赶路也没有办法,只能早早寻个地方,好准备生火休息。

  洛晴衣的运气不错,找到一个在水源处附近的小山洞,她才刚把自己的东西放好,拿着水壶准备去装点水,就看到那两个大男人也毫不客气地走进山洞里。

  她也懒得理会他们,一是她有种莫名的感觉,楚嵂淅并不会对她做什么,二是若他们真的有什么意图,她自有办法让他们得到惨痛的教训。

  楚嵂淅也没有同她多说什么,放下东西后,又走到山洞外,有些忧心地看着天象。

  “这看起来像是要起风了……”他对天象虽说不是很有研究,可是起风下雨的云象还是能够判别个八成。

  南风也是常在外头走动的,打从刚刚开始也不断注意着云象,脸上也少了点傻气,多了几分严肃。

  “只怕不只起风,这雨下得还不小。”南风皱着眉头附和道,看着这个在水源处不远的山洞,他忧心的劝道:“爷,就算要赶夜路,我们还是从原路绕回去吧,就算淋点雨也比待在这儿安全,雨若是下得不大还好,若是半夜发了大水,只怕要逃都不好逃。”

  当然,这句不好逃是指还要带着那个冷淡的小姑娘逃跑而言,如果只是他们两个人的话,他还是有这个信心能护着主子安全离开的。

  楚嵂淅眼神沉沉的看着在河边小心地装着水的小姑娘,淡淡问道:“可你觉得我们能够说动她跟着我们一同离开吗?”

  南风没说话,可是脸上的表情说明了他的答案。

  他们跟了小姑娘一路,这样的举动跟登徒子差不了多少,不说人家小姑娘会不会听他们的话一同回城,只怕还会先怀疑他们是不是另有所图。

  楚嵂淅看了看小山洞上大约跟他肩膀同高的青苔,思索一番后,做出了决定,“总之,今晚我们多留意吧。”

  此话一出,等于拍板了今晚他们最后的落脚处还是在这山洞里。

  南风看着自家主子说完话后,匀起一抹浅笑往河边去,而那个小姑娘看到自家主子爷,则是露出无奈又不耐烦的神情,他忍不住在心里深叹了好几口气。

  真想让这姑娘知道,别说自家主子爷这笑容,就是那无赖的言语,京城里多少姑娘想求都求不着。

  唉……身为一个局外人,他看戏看得痛苦,也越来越心疼主子了。

  执意要跟着人家小姑娘走也就罢了,现在居然连自己的安危都顾不上,要说主子不是真心,他都想要问问什么才是真心实意了?

  在心里抱怨一番后,南风还是认命地开始准备些东西,虽然说机会不大,可若是真的出了事,他可担当不起。

  至于那小姑娘和自家主子的纠缠,他还是继续当个看客就行了……

  三个人在山洞里生了火没多久,雨就下了下来,连绵不断的雨势让山洞里两个男人的神色都不是很好看。

  洛晴衣见下起雨来,也有些心烦,这一路走来,山路是越来越狭窄,且随着山势走高,有些地方路的另一边就是一大片的陡坡,不下雨的时候就已经难行了,如今下了雨,怕是更不好走了……

  三个人都设说话,也没急着入睡,听着滴滴答答的雨声,思绪各异。

  楚嵂淅难得的没多话,面无表情地坐在那儿,洛晴衣不小心望了他一眼,竟有些移不开视线了。

  如果排除掉他说话那种讨人厌的感觉,其实他看起来挺养眼的。

  要成为一只能够招揺的花孔雀,肯定也得有一定的外貌资本才行,更别说他这样的相貌,可以说是男生女相,多添一分英气就少了那份美,多了一分柔气就又显得娘气,他生得恰恰好,让他反而多了几分不可亵渎的神性。

  宛如天上谪仙,多一分则是太过飘然出尘,少一分则是又落了几分的烟火气,眉眼之间无处不存在着这种协调,无论哪个部分单独看都是好的,放在一起看则融合成一副让人转不开眼的美貌。

  而身材的部分洛睛衣则是看得里入迷了,因为职业的关系,她熟知人位,即使穿上了衣裳,可是身材曲线好不好,她一看就能明白,虽然相对于南风那粗壮的体格,他看起来稍嫌瘦弱了些,可是那也只是看起来如此罢了,起码从他的体态还有走路的感觉来看,他肯定也是个练家子,脱了衣服绝对不会是白斩鸡的模样。

  当然,这只是她目测得到的大概结论,若是想知道他是不是有腹肌或是人鱼线等等的“细节”,当然还是要脱了衣服看才是最准确的。

  洛晴衣没想到自己不过才走了一会儿的神,居然就想到他把衣裳给脱掉的模样,她忍不住抿了抿唇,转开视线,同时在心中暗骂自己,真是的,上上辈子的老毛病又犯了!

  幸好他没注意到她刚刚直勾勾瞧着他看的模样,否则还不被他笑话她对他有了什么想法。

  楚嵂淅是练武之人,五感自然比一般人敏锐,尤其她刚刚的眼神太过直接,他一开始就感觉到了。

  他心中一边暗喜的想着那本小册子果然有用,一边又哀怨现在时机不对,要不然他肯定要故意调侃她几话,问问她是不是看他看得失了神。

  时间就在几个人想东想西的时候快速的滑过,原本就不小的雨势陡然转大,黑夜中的树林好似无数的鬼魅,惹人心慌,在许多杂音里,一阵轰轰的声音夹杂在其中,容易让人忽略。

  可是守了一个晚上就怕出状况的楚嵂淅和南风,立即就注意到了,南风立刻把两人的行李背在身上,楚嵂淅则是抓起洛晴衣的包被放在她怀中,至于她的那个小箱子,他决定不拿了,紧接着把人一拉就要往外走。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