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玛奇朵 > 王爷乖乖入怀 > 上一页    下一页


  “所以我们可以确定,船底下是抛尸的现场,代表尸体不是一开始就在那里的,再加上船只一直在前行,除了短暂停靠在几个碎头,基本上不可能有人在航行的时候把尸体弄上船来,所以可以排除是外部人作案……”

  楚嵂淅看着她虽然面无表情,语气也淡漠平静,但是讲解的时候却异常的有耐心,甚至只要一看到齐总山皱眉头,她就会停下来,问问他们哪里不明白,又重新解释一回,直到他们明白为止。

  他不知道自己专注的凝视让许多人都发现了,洛晴衣自然也感觉到了,不禁联想到昨晚的梦境,有种被某种大型猎食动物给盯上的感觉,身子忍不住紧绷了起来。

  楚嵂淅倒是浑然不觉,依旧专注地看着她,越看越觉得自己之前对女人不感兴趣根本就不是他的问题,而是那些女子都太过无趣了,整日不是摘花扑蝶,就是女红诗词,多么无聊。

  瞧瞧他看上的小姑娘,咬文断字不提,就算面对凶杀案也面不改色,镇静得很,甚至举出来的理由都是可以让人再三琢磨的睿智,一般姑娘哪比得上。

  “……我当时就推测凶手是在找像是大型商船或是官船上头非富即贵的船客下手,且主要目标是针对单人行走的旅客,即使在半途下船后,谁也不知道谁,有没有下船也没人知晓,尸体在船里摆着,只要不让人发现,半夜再把尸体往船外一扔,即使被人发现了也无妨,因为谁也不会知道这个人是在船上遇害的。”说完了结论,洛晴衣看着被绑在一边的凶嫌,又想起另外一种可能,顺便提道:“还有你说的其它的案子,因为我没见过尸体,无法确定是不是这样,但如果是的话……可能这不是单一案子,他们可能是一伙人,分散在不同的船上。”

  齐总山从一开始的困惑迷惘,到最后的恍然大悟,心里对于这个小姑娘的评价是越来越高,甚至最后都有种崇拜的心思了,要说这些尸体他们可没少看,怎么她不过看个几眼,就能够看出这么多东西来,而他们却只看了满肚子恶心呢?

  先不说其他的,齐总山听她解释这么多,也只听懂了这个案子的曲折,还没想到可能是一团人犯的案,光是这一点,他一个大老粗就对这个小姑娘服气了。

  一个案子就这么结束了,齐总山领着下属把凶嫌带走了。

  洛晴衣则是坐了下来,替自己倒杯茶,好好的喘口气。

  连喝了两杯的茶水,她才转过身看着那个从刚刚就一直盯着她看的花孔雀,冷声问道:“看够了吗?”

  “你没回头怎么知道我看的是你?”楚嵂淅笑笑的回望着她,一点也没有偷看被逮个正着的心虚。

  洛晴衣总不能说是自己感觉到的,没有话可以反驳,她有些不满地拉下了脸色,回头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去火。

  两人没了声音,只听得到彼此的呼吸声,棚子里的氛围显得格外的暖昧。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联想到暧眛这个词汇,只是她突然觉得在那个人的目光下,她向来自恃的冷静有点动揺,还有种如坐针毡的错觉。

  “你……听说和长乐郡主的独子有过婚约?”楚嵂淅平平淡淡的问道。

  他像是随意发问,可是听在洛晴衣耳里,无疑是平地响雷,但她表面上仍故作镇定,“这关你什么事?,”她慢慢地转过头去,眼里闪过一抹冷意。

  他这种高高在上的口吻,让她想起上辈子长乐郡主还有其它人那种不屑的眼光。

  这桩婚事是原主的父母为了救人才和长乐郡主定下的,她本也想着能够拒绝就拒绝,但或许是上辈子被迷了心窍,见过常衍熹后,她莫名有了心动的感觉,也因为如此,她执拗的要完成这纸婚约,即使长乐郡主后来后悔了,冷言冷语的想要劝退她,或是其它人不看好的嘲讽,她全都扛了下来。

  只可惜,她的用心没有得到任何回报……

  比起她这个长辈所许下的对象,常衍熹有他自己的朱砂痣和白月光,对于她这个在他婚礼前突然拿着信物找上门来的女人,他除了愤怒,可能还有一些愧疚,但那一丝的愧疚无法掩去他不能顺利跟心爱之人成亲的不满,以至于她入府后他从来不用正眼瞧她,始终认为她是个攀附荣华富贵、别有心机的女人。

  只可惜上辈子的她看不穿,最后终究让自己成了自己最瞧不起的那种人。

  而楚嵂淅刚刚那一番问话,不只挑起了她不好的回忆,甚至下意识认为他该不会也抱着跟长乐郡主差不多的想法,还想要找她麻烦来着?

  “不……我觉得退得好,幸好你主动解了这一场婚约,这也让我少了很多的麻烦。”

  闻言,她轻要起眉头,转回头看着他。“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爷看上你了。”他说得无比自信,觉得自己这样恩赏的话一说出口,她即使性子再冷,肯定也得又惊又喜了。

  他其实没有想错,如果他是对京城里任何一个姑娘说这样的话,对方的反应一定和他想象中的没有太大出入,可惜的是,他面对的是已经心累的洛晴衣。

  洛晴衣先是愣了下,确定他并非在开玩笑,一对秀气的细眉越要越紧。“你是不是脑子真的有病?”

  她一开口就知道不好,她怎么一个没克制住,就把心里话给说出来了,这样会不会更刺激到他?

  楚嵂淅脸色一僵,也跟着紧紧皱起了眉头。“你说什么?你刚刚有听明白我说的话吗?本王可是看上你了。”

  她不是应该欢喜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吗?就算没有感动到眼眸含泪,好歹也该欢喜的笑一个给他瞧瞧吧,怎么会是这样的反应?

  洛晴衣这下子终于确定他只是行走的荷尔蒙,至于之前觉得他脑子不错这一点,大约是她判断失误了。

  “我听明白了,好了,回船上去吧!记得让你的护卫定时给你吃药。”她挥了挥手,觉得自己方才感觉到的暧眛气息果然只是想太多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