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玛奇朵 > 王爷乖乖入怀 > 上一页    下一页


  他这些年当辅政王早就腻歪透了,辅佐小皇帝一开始和那些老狐狸斗狠斗智,是还有几分趣味,可是时间一久也就是那样,毕竞人都是有弱点的,只是看什么时候会被他抓到把柄罢了。

  而让他这种本性不纯良的人抓到了把柄……呵!他心黑手狠的别名也不是喊假的,他向来不喜欢太过迂回的事情。

  你有把柄在我手上,那么就别怪我朝这个弱点往死里折腾。

  不管是明着暗着想和他作对的,早些年也有几个不怕死的,可让他使劲儿的折腾几次后,朝廷里不能说是万众一心,但至少在他的面前不敢搅出什么大乱子。

  官场一片清静,就是有外敌,那也是他想办法他们照做就是了,几年下来,这天下能不太平吗?

  偏偏一太平了,那些人又要闹起来,暗地里拉党结派的他也懒得管,小皇帝大了,这些事该让他自己烦恼,他则是衣袖一挥,准备走遍天下找乐子去。

  可没想到这乐子……居然这么容易就找着了……

  想来他也是二十有五了,这小姑娘才刚十六呢,还是花骨朵儿一样的年华,如果不是亲人过世,也应该是说亲的年纪。

  “那可不行,本爷看上的人,怎么能够让那些上不了台面的觊觎呢?当然只能由爷儿好好的守着了……对吗?”他含笑浅浅低语,唇轻碰了她的眼,在她还没有任何感觉前就起了身,细心地替她掖了掖被角,又吹熄了房里的烛火,这才踩着欢喜轻快的脚步离开。

  南风把人随便找了个空位置给丢着就回来了,一见主子欢喜得很,想着自家主子难得做了这等善事,肯定是心情好的,也就耿直的笑着拍起主子爷的马屁,“主子今晚肯定心情好。”

  楚嵂淅停下脚步睨了他一眼,虽然不觉得他说的好事和他所认为的“好事”会是同一件,但还是笑着赞了他一句,“可不是,老树开花,这心情能够不好吗?”

  他越想越觉得今日这事儿的确插手得值,忍不住笑呵呵地往自己住的舱房里走,也不管被他一句话被弄得傻愣在原地的贴身侍卫。

  南风呆呆的看着自家主子的背影,挠了挠头,觉得无比苦恼。

  老树开花?这是哪棵老树?又开了哪朵花?他怎么觉得主子打上了这艘船后,打哑谜的功夫是越来越强了?

  洛晴衣起床的时候,窗外已是阳光灿烂,可是她却感到莫名的疲惫。

  大约是昨天晚上一直梦见被一只花豹给追着跑的缘故……她皱了皱眉,实在很难想象自己居然会作这种幼稚的梦,甚至还影响了睡眠质重。

  不过她也只是想了一下,就将这个梦抛在脑后,起身看了看周遭,挑了挑眉,没想到屋子里已经让人给打扫好了。

  昨日那一盆子的水,还有桌上被佯装动过的餐食,甚至是昨天晩上因为打斗有些凌乱的东西,全都被重新摆放好。

  她不会天真的以为这全都是那男人亲自做的,只是感叹有钱果然不错,在这种古代阶级社会里,有个能干活的下人能够少了多少功夫。

  原本想着已经解决船上的隐患,接下来的航程应该就没什么大问题了,谁知道她果然还是太单纯了。

  大约是因为在水湳的时候把身分给抖了出来,楚嵂淅也更加肆无忌惮了,在她准备喊人送饭的时候,就听说下一个码头要停船。

  她面无表情地听着送饭的大娘惊呼连连的瞎扯什么王爷大战凶狠贼子的故事,心里盘算着自己该不该提早下船,转道走陆路算了。

  但是等官船慢悠悠地在下一个码头停靠的时候,看着码头上那脸上满是褶子的捕快,她也知道这个愿望很难成真了。

  果不其然,船一靠了岸,齐总山一张褶子脸都要笑开了花,身后带着的衙役们也是个个满脸兴奋。

  可不是兴奋吗?折腾了一个月的案子,他们怎么查找都没有半点线索,结果前天一大早就听说之前硬要离开的官船上,有大人物把凶手给抓了,还让他们赶紧赶到下一个码头来,好把凶嫌给带走。

  这个好消息让他们赶夜路都是高兴的,没想到他们到的时候船还没到,他们也不怕冷,日头刚出来,就急急站在码头上等着了。

  不过这些小事洛晴衣一点也不想知道,因为在那只花孔雀“谦虚”的说自己不过是协议,抓住歹人的另有其人的时候,她就已经被“请”了出来,来到一旁已经净空的茶棚里。

  齐总山也知道这样不好,可是这不是没办法了吗?上头逼着要他们赶紧破案,说是京里头要开始看年度查核了,要是这等凶案没破,呈上去的政绩不好看,他们这些人也讨不了好。

  他搓着手,讨好的请求道:“姑娘,我这也是没办法了,您就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吧,您那时候提点我的话,我们一群粗人脑子笨,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道理来,结果就听说您已经把人抓了,让我骑马就赶过来了。

  “我也不是不懂您之前的顾虑是啥,还不就是担心您一个姑娘家在外头惹事,太过扎眼吗?可现在人都逮着了,您也可以说说了,别的我不敢保证,但是水湳附近的地界,我老齐肯定还是能够护您周全的。”

  洛晴衣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见他挂着两个黑眼圈,显而易见是被这案子给折腾出来的,她原本想要置身事外的打算也只能先搁浅了。

  说来命运挺奇妙的,上辈子她因为那个男人,什么都想要表现一番,可是光她这专业也不可能随便就能找到表现的机会,所以除了满肚子心机外,好像也没给那个男人留下什么好印象,可这辈子她都已经打算处处不管事了,麻烦却又主动找上门来,还有一只惹人烦的花孔雀在一边煽风点火,让她不管也不行。

  看着齐总山和他身后那一群捕快们一个个面露期待的模样,她在心中默默地叹了口气,还是让人拿来了纸笔,一边在上头写写画画,一边用清冷的声音讲解道:“那天我要你注意死者的死亡时间,早因为在这种时节,尸休要达到那天那个模样,肯定要比较长的时间,又假设尸体一直在船底,就算都没被人发现好了,可是船只一路前行,尸体多少会有所碰撞,不可能保存得如那天发现时的完好。”

  她点了点纸上她写下的时间这两个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