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玛奇朵 > 王爷乖乖入怀 > 上一页    下一页


  “瞧这闹得,为了等你,爷可是大半夜都还没睡呢!”楚嵂淅笑了笑,自顾自的斟了一杯茶水轻啜起来。

  洛晴衣下了床,整理好衣裳,看向被南风压在地上动弹不得的婆子……不对!该说是一个穿着婆子衣裳的男人,若有所思的说道:“这就说得通了,如果是男人身分,不管要进入男客或者是女客的屋子里都会带给人一定的戒心,可是如果只是一个粗使婆子的话,那就不一样了。”

  楚嵂淅饶有趣味的看着洛晴衣,“你不是一开始就已经知道了,否则怎么会自动找上我来抓人呢?”

  刚入夜的时候,他还想着她怎么会突然找上门来,没想到她一开口就是要逮凶手,本来他还想调侃她几句,毕竟她之前说得信誓旦旦,不想招惹麻烦上身,现在可是自打嘴巴。

  可她就像是长在他脑子里一样,还没等他开口,就主动回答了这个问题——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可若是要招惹到我头上,我自然也不会束手就擒。”

  洛晴衣一点也不觉得找上这个男人帮忙有什么不对,这艘船上也只有他跟她一样早就猜到了凶手还在船上的事实,所以找他当帮手是理所当然的。

  说她个性清高懒得理会人是一回事,可是碰上事情了,还摆着清高的样子,那不是格调,那是傻子。

  被压在地上的人看起来也知道自己被抓个现行,再狡辩也没有意义,干脆闷着头不说话,打定主意顶多就是认了这一条罪就罢了。

  洛晴衣捡起那条帕子轻轻嗅了嗅,发现上头没有任何气味,真的就只是一条再普通不过的帕子,就把东西给放下,百无聊赖的也坐到另一张椅子上。

  “行了,这人就交给你们吧!没事的话请回吧,大半夜的,我一个姑娘家不适合留着两个大男人作客。”正事做完了,洛晴衣把用过即丢这件事做得非常顺手。

  反正他们本来就不是同路人,这件事情结束后,大路朝天各走一边,现在早早的请人离开,也没什么不对。

  楚嵂淅连个眼色都不用使,南风就已经非常俐落地把人给捆了带了出去,期间还把那人的下巴给卸了,顺道搜了身,这流畅又麻利的动作,可以见得这人平时没少干这样的事情。

  洛晴衣懒得理会这等小事,只是向来会注意细节的老毛病又犯了而已,但是看着南风把人给拉了出去,正主还悠悠哉哉地坐在椅子上喝茶,她不免有些不高兴。

  “你的人都走了,你怎么还不走?”折腾了这么久,昨天又几乎没吃什么东西,桌上那些菜会少了这么多,是她随便用条小布巾包了藏起来,就是为了让犯人不要起疑,连那两桶水也不敢多用,她现在累得半死,连半点客气都懒得装了。

  “我以为我这么认真的帮了人一回,总该收些报酬才是。”楚嵂淅饶有趣味的提出要求。

  他很难得有这样大方的时候,尤其是对于女子,从小到大,说句大言不惭的话,他可从来都是女子注目的焦点,能够被她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撇清关系,对他来说可是一件希罕事。

  “没钱。”洛晴衣干净俐落的一句话。

  他不免失笑,“爷看起来像是缺钱的样子?”

  “除了钱,我也没有。”她看他根本就是在没事找话瞎聊,懒得再配合他,直接起身往床铺边上走,作势要脱下外裳时,转头轻轻一瞥,“怎么,我都要歇息了,你还要继续待着?不怕我反用以身相许威胁吗?”

  以身相许……他轻轻摇了摇摺扇,一双凤眼里潋灩水光流转,宛如美酒深邃醇厚,使人迷醉。

  “这主意也不错,要不趁着今日良辰美景,咱们一同共成好事,如何?”

  要是南风还在这儿,听见楚嵂淅说出这样一番话,只怕吓得下巴都要掉了,也一定会想着,什么时候他家向来不把女子放在眼里的主子爷,居然也能够说出这般调笑的话来了?

  这要是让京城里那些姑娘们知道了,大约都恨不得撕了洛晴衣,然后自己以身代之。

  “滚。”洛晴衣不想去分辨这人是真心还是假意,拿起一个枕头毫不客气地砸过去,她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好好睡一觉,至于这只忙着开屏的花孔雀,他想怎样就随他去吧,她懒得和他唇枪舌剑。

  她迅速的脱掉外衣,马上缩到被窝里,那舒适的感觉让她满足的轻吟了声,随即闭上了眼。

  §第三章

  楚嵂淅起初以为她是装睡,坐在那儿微笑以待,等着看她能够装到何时,听到她发出微微的鼾声时,他满脸不可置信的起身快步走到床边,伸手轻轻揺了下她的肩,见她依旧动也不动,他这才确定她是真睡着了,不免有些呆愣住。

  他很快就回过神来,喃喃低语道:“有趣……真是太有趣了……”接着他干脆坐到床边,仔细地打量着她。

  比起她醒着的时候,老是浑身带刺、散发着冷意,熟睡时的她显得可爱多了,双颊有些红扑扑的,像开着两朵粉花,粉唇微启,看起来带着几分纯真,又有几分挠人心扉的诱惑。

  看着她娇嫩的面容,他突然有股冲动,想知道摸起来的触感是否也如他想象的这般软绵,可是就在即将碰触到她脸颊的瞬间,他又停住了手。

  他定定地看着自己伸出去的手,像是头一回见到一样,脸上许多表情快速闪过,先是疑惑和不解,最后则是惊愕和了然。

  不解的是自己头一回对一个女子产生这样的心思,惊愕和了然则是在思考过后,发现他竟然对这小姑娘有了爱慕之心?

  他收回了手,若有所思地看着她,不管是随着呼吸而微微抖颤的睫毛,或者是脸颊上细薄得几乎看不到的汗毛,他想要找出一个理由,能够推翻自己刚刚推想出来的念头。

  可是并没有达到他想要的效果,反而是因为太过仔细地看了一次又一次,觉得心陡然跳得更快了,甚至连她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都变得可爱了。

  楚嵂淅不是一个喜欢压抑自己的人,更别提以他的身分来说也不需要。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