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玛奇朵 > 王爷乖乖入怀 > 上一页    下一页


  南风巴巴地看着自家主子吩咐完后转身继续走,忍不住踌躇的问道:“爷,难道不是要告诉那捕快凶手是谁,好赶紧把凶手绳之以法吗?”

  楚嵂淅似笑非笑的转过头,笑问道:“凶手都让我抓了,那他这个捕快还干什么吃的?”

  南风有些无言,但又觉得自家主子说的也有道理,捕快不就是专门缉凶的吗?要是连这等小事都让爷给解决了,那还留这些人有什么作用?

  他摸了摸头,总觉得主子爷的话和态度都把他给搅糊涂了,最后索性不想了,反正只要把主子爷交代的事情给办好就成了,至于这做法会不会看起来很像仗势欺人的纨裤这一点,他则是觉得一点压力也没有。

  如果不是先帝驾崩得早,又将当今圣上托付给主子爷,满天下最大的纨裤的名号,他们爷认了第二,绝对不会有人敢认第一。

  主子爷往日的传说,从今日起,又要开启新的篇章了。

  虽然不知道那对主仆是怎么做的,但是被闹得大半夜没能好好睡的洛晴衣,隔日恍恍惚惚起来后,就发现船已经驶离了码头。

  不去怀疑别人是因为有那两人在场,她也不认为还有别人可以控制得了这一艘船的话语权。

  不过,不管如何,从今日起到下船,她打算再也不出舱门,就是和这船上所有的人员打交道的次数,她都希望能够控制到最少。

  她可没忘记昨天自己推测出来的结论,这艘船上还有一个不晓得什么时候会再杀人,还可以藏尸又抛尸在船底的“水鬼”呢!

  而昨日那具尸体的身分,其实她心里大概是有底的,因为他是最早上船的那一个,而她喜欢观察的小习惯,并没有因为穿越或重生这种不科学的事情发生而抛却,所以即使尸体已经变形得让人几乎要认不出来,可是能够搭上官船的人本来就不多,要不然也不会让她这样的小老百姓使了银子就能够上船。

  再来就是……即使只是草草看过一眼,但依照多年的专业,她还是快速注意到了尸体上的几个重点,也大约对行凶方法有了数。

  但她最不解的就是,这艘船昨日才到水湳,且前大半个月都还在南下的河域上,那前面几件案子又是怎么来的?

  是巧合还是……洛晴衣习惯的思考起来,手里拿着毛笔在纸上画着只有她自己才懂的笔划和图案。

  她没有想把凶手找出来的意思,不过如果可以的话,当作是打发时间用的谜题也无不可。

  忙了大半天,看着又是要入夜的时候,她舒展了下筋骨,想着自个儿一整天都没吃东西,就想着乾脆一次把餐食还有热水都叫进来,省得麻烦。

  船舱上除了官家,像她这样使银两上船的,自然要继续用银两开道,只要银子给得足,不说什么过分的要求,基本上要求都还是都能满足的,更别说她只是要一份餐点还有一小盆热水。

  吩咐下去后,不一会儿,有个看起来眼生的大娘端着餐盘来了,她身后跟着一个穿得更差些的婆子挑着两小桶水。

  洛晴衣自己拿了食盒,也没让人进来,淡淡的道:“行了,就把水先放在门口吧,等等我再提进来就行了。”

  送餐的大娘一脸奇异的惊呼,“那可怎行呢!姑娘哪里是做这种粗活的,这水有一桶是温的还无妨,一桶确是烧得热热的,要是烫着了可怎么好?还是让婆子帮您把这水给抬进去吧!”

  “不用了,我里头正在收拾东西,怕这水碰湿了,一会儿我再提进来就行,那时候水温也刚好。”

  大娘一听这话便点了点头,毕竟能够搭上这官船的,不管哪个都是她们这种普通人惹不起的,既然客人坚持,她也不能多嘴。

  看着两个人把桶子放在门口后就离开,洛晴衣虽然也觉得自己是太多心了,可她独自在外,小心谨慎总是没错的。

  把餐盒放到桌上,她才又重新开了房门准备把两桶水给拉进来,要不外头的过道可没炭盆,过没一会儿,这热水就得变凉。

  然而就在她弯下身准备把水给提起来的时候,眼尖的注意到刚刚那婆子似乎就在船舱转角处站着,虽说隐了身形,但是衣摆和鞋子却露了馅。

  她眯了眯眼,当作没发现的把两桶水给提进房里,本来想要擦洗的心思也没了。

  有意思!她没主动找碴,对方却自己找上门来了。

  看来她得要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办才好,敌暗我明,她可不能就这么坐以待毙。

  重来的这一世,要是随随便便就让这种杂鱼给弄死了,她可就真的太对不起混法医的那些年了。

  夜半,船客大多都已入睡,由于已经进入比较和缓的河段,加上那起意外,船也没有再另外靠岸,而是减慢船速,慢悠悠地走着,只有船外偶尔的波涛声随着船舱的轻晃,一下下的荡入耳中。

  这时,一道黑色人影慢慢地靠近洛晴衣的船舱,见地上摆了两个空的水桶,黑影顿了顿,然后拿了把刀往房锁轻轻一划,本来就不是很结实的门闩就给挑开来。

  黑影也不着急,静静地听着房里头的动静,确定只有微微的呼吸声后,才快速闪身进去。

  床上有一团凸起,桌边还有一个大水盆,里头的水差不多就是外头两桶水的分量,至于桌上的饭菜少了不少,只是还没收拾,可以看得出来房间里面的人是洗澡后匆匆回床上睡的。

  黑影从身后拿出一条巾子,轻手轻脚的靠近床边,微微拉开了被子,见到了闭上眼睛的女子,牙一咬,就把巾子往女子的脸上紧紧捂住。

  可是女子并未如预期中的死命挣扎,而是用力一把打掉了黑影手中的帕子,接着感觉到背后被人猛地一扯,还没反应过来,人就被拽到地上狠狠压制。

  屋子里很快的就被点了灯,驱除了满室的黑暗,也让那个看不清容貌的黑影露出真容来。

  黑影这时候才发现,房里除了正从床上起身的女子外,还有另外两个男人。

  一个正压着他,一个则是不知道从哪里走了出来,然后惬意地坐在椅子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