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玛奇朵 > 王爷乖乖入怀 > 上一页    下一页


  这话也是衙役让她说的,刚刚那尸体给捞起来,把他们都给吓得,只觉得脚都软了,脑子也是一片空白,如果不是衙役吩咐了该怎么说话,她现在只怕还回不了魂。

  洛晴衣听大娘声音都抖成那样了,话还能够说得有条有理,只怕是身后那个衙役吩咐该如何开口的,要是凶手在这船上的话,只怕等会的讯问之中就容易中了里头的陷阱。

  她也没矫情,淡淡的看了大娘一眼,拉拉身上的衣裳,走了出来,跟着他们去敲这一层其他的房门,最后来到了甲板。

  原本甲板上的一些东西都被挪走了,边上倒是点了不少灯笼还有火把,把整个甲板照得亮堂堂的,每个人的表情神色都看得清清楚楚,而中间摆着的则是被白布盖上的尸体。

  她本以为只是单纯的失足落水意外,可是依照这气味,还有白布覆盖的面积,可不是今日落水能够造成的,白布下应该是“巨人观”……想到这里,她忍不住轻皱眉头。

  所谓的巨人观,是指尸体高度腐败的现象,通常出现在死后五至七天,以现在的天气来说可能还要更久,刚刚那落水的姑娘即使马上溺水死亡,也不可能会变成这副模样。

  洛晴衣原本想着这落水事件顶多就是各个舱房问个明白的小事,现在看来能够马上出动这么多衙役,只怕事情并不简单。

  楚嵂淅上船的时候虽然没有特别交代自己的身分,可是能够动用关系一次就包下几乎一整层的舱房,显而易见也不是普通人,所以衙役也没让其他人去请,而是亲自上门,甚至把事情大致交代了才把人给引到甲板上,以至于楚嵂淅是最晚到的。

  等他一到,站在尸体边上的中年捕快,用审视的眼神扫过所有的面孔,然后不疾不徐的说道:“今晚请大家过来,是因为船上有一位姑娘落了水,把姑娘给救起来时,发现了这一具尸体被挂在船底下,由于无法确定身分,所以就让大伙儿出来认认,或者说说有没有随行的人半路不见人影的。”

  齐总山一口气把大概能够说的都交代了,紧接着就打算让每个舱房的人都上来认认,基本上先看看尸体身上的随身物品和衣裳,若是有看着眼熟的,再看看是不是要用别的明显记号来认尸。

  毕竟这味儿还有那景象……齐总山满是褶子的脸也忍不住一阵扭曲,幸好大风大浪的他也算是见多了,还能够撑得住,几个刚进衙门的年轻人,别说搭把手把这东西给捞上来,刚刚在水里一见到就差点晕过去的也有,现在还趴在岸边吐得死去活来的也有。

  啧!一群小兔崽子,平日大话嚷嚷得比谁都大声,真碰见了事儿,连个小姑娘都比不上。

  齐总山不过是看到有个小姑娘把那白布撩起一角察看,心里因此有了这样的感想,可下一瞬马上反应过来,这可是尸体,一般大男人都要害怕的,那个小姑娘居然面不改色,这岂不是奇了?

  “姑娘,难道你见过这打扮的人不成?”

  “没见过。”洛晴衣放下了白布,镇定的回道。

  “没见过,那瞧这尸体有什么好看的?”齐总山没好气的啐道。

  “我看个稀奇不成吗?”洛晴衣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反问道:“出了命案,难道不用先让仵作来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吗?不知道死因,就这么瞎问一通,就算真的问出了什么,也抓不到破绽。”

  齐总山烦躁的看着她,没好气地回道:“小姑娘以为我不想找仵作来瞧吗?这会仵作挺忙的。我们之所以能够一下子就赶到码头这儿来,还不是因为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七起了,前头的案子都还没破呢,你们这儿就又来一桩。别说现在这儿了,就是衙门的尸房里头,还有得排呢!”

  同样的手法,只差在死的时日长短,要说都是同一艘船上的,那还简单,可是偏偏都是停在他们水湳这码头出的事。

  要是别的小码头说不得查案还能够快些,偏偏水湳是个大码头,整天来来往往的大小船只,都有两个巴掌以上的数,那小船还好说,像今日这样的大船,上上下下至少都有百人以上,光是盘问搜查就得花上不少时日,更别提像今日这艘官船,他们这样的小捕快衙役,能够招惹的根本就没几个,顶多留下这船一日,第二日就是案子没破,这船也必须让人开走,否则上头一个施压下来,他们就是多生了一个胆子,也不敢把船给硬扣下来。

  这也造就了前一个案子还没破,后头一个案子跟着来,到最后他们这几日根本就是驻紮在水湳的港口边上,反正没几天就要有人上衙门去报案,这样还省得他们多跑一趟。

  看着这个老捕快一脸烦躁的模样,洛晴衣倒是有些熟悉感,上上辈子当法医的时候,她也见过很多办大案的警察们有同样的表情。

  那种只和尸体打交道的日子,想想还挺单纯的……

  不过洛晴衣怀念归怀念,可不会笨得把这种事情给揽到自个儿身上来,但她还是忍不住提点了一句,“这案子说难不难,只有一个疑点,人到底是什么时候死的。”

  她话点到为止,然后又应付了衙役几句后,暂时被排除了嫌疑,就打算拢着衣裳回自己的舱房去了。

  巨人观就摆在那儿,要说怕她还是怕的,就怕巨人观突然炸开,沾上了衣裳还好办,换了就是了,就怕沾上了裸露的肌肤,像是手啊脸的,或是头发上,那味道……也算是一绝了。

  想着想着,她不自觉加快脚步,只是才走没几步,就瞧见“熟人”挡在前方,让她想装作没瞧见都不行。

  “洛姑娘既然已经知道了这前因后果,怎么不乾脆帮忙把案子给理清楚呢?”楚嵂淅笑得依然是那么慵懒又张扬。

  “我有说过我知道什么了吗?”洛晴衣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招惹到这个男人的,怎么他每次见了她,总是喜欢和她玩这种打哑谜的游戏,甚至明明两人互不相识,他也有办法打听到她的名字。

  她就想安分低调也不成吗?难不成他以为所有人都跟他这种开屏的孔雀一样,整天不花枝招展会浑身不痛快?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