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玛奇朵 > 王爷乖乖入怀 > 上一页    下一页


  是真的有这样的自信,还是没了活意,想着多拖一个人下水也无妨?

  就在楚嵂淅有趣的打量着洛晴衣的时候,南风已经把中年男人给拉了起来,然后一股骚味也随着那人落在甲板上后慢慢传开,南风皱着眉看着中年男人湿漉漉的下身,忍不住退了半步。

  邱大富行走花丛多年,还是头一回遇上这样的事,说穿了,他也就是有贼心没贼胆,平日只敢背着家里的母老虎在外头拐骗一些家境不好又单纯的小姑娘,却没想到一朝失了手,差点连自个儿的小命也给赔上。

  可是不知道是不是被刚刚洛晴衣想把他弄下船那冷绝的模样给唬住了,即使都已经双脚稳稳地落在甲板上,他也没了早先想要玩弄她的心思,甚至连怨恨两个字都不敢有,只觉得这一身素衣的姑娘简直成了他现在最大的恶梦。

  见人已经被拉了上来,洛晴衣也懒得在这冷得有些冻人的甲板上跟这几个男人对望,抬腿就要往船舱里走。

  可就在经过那俊美得不像真人的男人身边时,听到那男人淡淡的一句问话,不由得停下脚步。

  “姑娘,你就没想过,以身作饵这法子要是一个没用好,连你也会一起摔出船外?”

  洛晴衣没想到这人刚刚站得不算近,居然注意到她想要制造一个让中年男人“意外身亡”的小手段。

  不过看得出来又如何?这人不是让他们给救回来了吗?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明白。”她微微侧脸望着他,彷佛真没听懂他说的话。

  甲板上的风越来越大,将几人的大氅外袍都给吹膨得老高,也把声音给吹散了不少,但楚嵂淅并不在意她听见了没有,或是听不听得懂,他只是想瞧瞧她被人拆穿了把戏之后会做何反应罢了。

  不过现在看来,她比他想像的更有趣。

  “听不明白也无妨,我明白就行了。”他饶富兴趣的笑了。

  他这么一张笑嗔皆宜的俊秀容貌随着这一笑,彷佛灰暗天气中的一抹光亮,晃得让人有些移不开眼,就是只把人当作分子组合体的洛晴衣也不例外,只是她反应过来的时间更短一些,甚至在许多人都没察觉之前,就又恢复了一脸的面无表情。

  “神经病。”

  南风站在一边,觉得打从主子爷跟这诡异的姑娘对话开始,他就不免怀疑自己的脑子是不是不大够用,怎么一句话也没听懂?不过这不打紧,因为她最后一句骂主子爷的话他可听懂了。

  他忿忿地上前几步,没好气地道:“好个小姑娘,我家主子怎么说也是好心多问了一句,你怎么能骂人呢?”

  洛晴衣看了他一眼,然后看着没有任何表示的楚嵂淅,冷冷地道:“我骂的是人吗?”

  南风不懂这其中的意思,还以为她是想推托,忍不住又道:“这不是骂人,难道是骂……”

  “南风!”楚嵂淅打断了他的话,以免这傻子真被眼前这小狐狸给绕进去了。

  “呵!”洛晴衣知道有人既然主动打断了,也就打住了想继续耍这傻子的主意,轻笑了声,头也不回的快速走回自己的舱房。

  南风望着主子,对于姑娘不屑的神情,还有主子为什么要打断他,仍旧感到相当困惑。

  楚嵂淅也没打算跟他解释,挥开了摺扇,在飒飒寒风之中,习惯性的轻摇起摺扇,轻声低喃道:“如果不是哪一方人马派来的,这小姑娘可真是太有趣了……”

  一声碎裂的声音细细地传来,南风心惊胆跳的看着自家爷手上的摺扇已经被折断的扇骨,忽然背上一冷,莫名感到有些心慌。

  这……难道那姑娘做了什么,惹得主子又犯了毛病不成?

  王府里头贴身伺候的人都知道,千万不能让主子觉得“有趣”,要不然……他偷偷抬眼看着自家主子的表情,又飞快低下头来。

  笑得像是要杀人一样开心的王爷,果然让人觉得打从骨子里都冷了起来啊!

  洛晴衣不知道自己被人偷偷留意上了,她想着,虽然那个中年男人应该不敢再来骚扰她,但为了不再招惹其他麻烦,她除了让船舱上负责收秽物和送餐的大娘进房以外,其他时候,舱门一锁,不是在房里写写画画,就是蒙头睡大觉,不到几日,就把削瘦的脸庞吃出几分圆润来。

  §第二章

  官船行驶的速度不慢,半个多月便已经走了大半的船程,这一夜,船停在转往陆地前的最后一个大码头,由于船只要修整补充东西,再加上有不少人在这一站下船,所以会停留得较久一些。

  即使是难得可以停靠在岸边这么长的时间,船上也有不少人下船去逛逛,但是对于懒得招惹麻烦的洛晴衣来说,既然走不远,她也不想浪费时间下船了,只是开了窗户,看着外头的月亮发愣。

  偏偏她越想要一点清静的时光,越是不能如愿。

  她听到了一声细碎的坠水声,不由得微微皱起了眉头,正想着不知道又要沾惹什么麻烦的时候,过不了一刻,就听见划破这寂静夜晚的尖叫声响起。

  “救命啊!我家小姐落水了!”

  “乌鸦嘴。”她喃喃自语。

  她觉得烦人,可是过了一会儿,还是认命地起身把衣服给穿好,毕竟是冬日,衣服本来就不少,只是因为在船舱里头,又有炭盆烧着,她便披着一条毯子走动,但是想来等等还得出房门,她乾脆把一整套的衣服都给穿上了身。

  她慢条斯理地把衣裳穿好没多久,就听见有人敲了舱门,她打开一看,外头是负责这一层舱房杂务的大娘,她神情惶惶,后头还跟着一个衙役。

  “怎么了?”洛晴衣淡淡地问道。

  那大娘也是头一回遇上这样的事儿,抖着声说道:“姑娘,外头……有人落水了,说是被人给害的,衙、衙门的捕快查案,让大家伙儿都到外头去问话。”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