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玛奇朵 > 王爷乖乖入怀 > 上一页    下一页


  皇室分封至藩地,不说其他,光船只还有其他随行的官员等等配置都不是一日两日就能备好的,所以第二天,楚嵂淅搭上的船不是他出行该有的王船,只是高级些的官船,给一般官员还有舍得花上些银子的百姓富户等搭乘的,说不上大气豪华,可是跟一些小船家比起来,安全性还有舒适度自然是少不了的。

  更别提他订下官船最大的房间,还有好几间房摆放他的个人物品,几乎包下了一整层,比起王船来说,除了少了他个人出行的仪仗外,其实也差不了什么了。

  大船扬帆启航,挥别繁华的京城,一路往南而去,一开始几日,甲板上还有一些人甚至是女眷出来看看周遭的景致,可是一连几日,除了停靠在码头以外,一眼望去除了滔滔河水外就没有别的变化,也让许多人没了兴致。

  楚嵂淅头几日倒没有和其他人一样出来人挤人,都是在房里窝着,直到这一天,他瞧着日头正好,打消了几分冬日的寒意,便带着小厮南风,打算到甲板上散散步。

  可是他才刚走到甲板上,就看见一个男子在跟一个穿着一身素服的小姑娘说话,到后来还对人家小姑娘动手动脚的。

  “爷,这光天化日之下的,居然有人调戏民女,这也太放肆了。”南风个性耿直,最见不得这种恶事,更别提那小姑娘身上还穿着素服,一看就知道还戴着孝的。

  “嗯。”楚嵂淅看着那个小姑娘被男子逼得不断后退,一双狭长的凤眼微眯,手里的摺扇轻敲着手心,不经意的轻勾起一抹笑。

  这姑娘……倒是有几分意思。

  楚嵂淅的应和,让南风以为主子是默认了让自己插手去管闲事,脸上带着兴奋的表情,直直就往纠缠中的两人走去。

  楚嵂淅倒是没想到自己随意搭的话会让南风误会了,不过……也好,他可以看看那姑娘到底有什么后招。

  南风只看见那个男人纠缠那个小姑娘,逼得小姑娘不断后退,可他看到的却是小姑娘一步步的算计,且她面无表情,看不出有半点惶恐。

  这一场戏,只怕还有得瞧。

  完全没注意到自己正在被“看戏”的洛晴衣,冷冷地看着眼前这个纠缠不休的中年男人。

  她本来就没有官家的身分,加上又是独身一人,纵使她再怎么低调,还是免不了引起某些有心人的注目。

  上船了几日,这人常常变着花样纠缠,今日更是变本加厉,直接挑明了话,说要收她为妾,还威胁她这船上可没人替她撑腰。

  洛晴衣不怕麻烦,可是讨厌麻烦一直纠缠,看着中年男人已经开始动手动脚,她乾脆把人引到甲板上,打算给他一个难忘的“教训”,让他知道有些人不是能够轻易招惹的。

  就在那中年男人抓住她纤弱的肩膀,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时,她清冷一笑,顺着他的手势,撞进了他的胸前。

  “小美人儿,这可是等不……啊——”

  中年男人话还没说完,只觉得自己的身侧似乎被什么给拽住了,而且随着她撞过来的力道,他脚下一个不稳,整个人的重心就往船缘外翻。

  这是官船,可不是普通的民船,光这甲板离水面至少也有三米高,再加上是顺风而行,船速极快,若是不小心落了水,能不能被救上来还是另说,更有可能的是连个尸体都找不着。

  中年男人或许是在翻过船缘的瞬间意识到摔下水里是什么下场,在千钧一发之际,双手紧紧扣住了船缘,扯着嗓子不断大喊道:“救命啊!我要摔下去了!”

  离得最近的人除了洛晴衣以外,自然就是正在靠近准备来个英雄救美,却发现美人已经不需要施救的南风了。

  南风虽然厌恶那男人的作为,可是人命关天,他也不想眼睁睁看着一条人命就这么没了,正想快走几步上前把人给拉起来,却没想到那个柔柔弱弱的小姑娘却从头上拔了根簪子,一下又一下戳着男人的手背和手指。

  “救……救命啊……别……别戳了……我会掉下去的。”中年男人吓得连声音都变尖了。

  银簪子一次次的戳着他的手指,让他感觉到一阵又一阵的刺疼,如果不是身下就是滔滔江水,随着船往前行驶,还不断激起浪花拍打到他的衣裳,让他咬着牙死命忍住,只怕早就松手了。

  南风也是一脸错愕,“姑娘……你怎么能如此行事?这……”不是谋害人命吗?

  洛晴衣冷淡地看着挂在船缘边的男人,眼里没有任何情绪浮动,“我怎么了?我帮这艘船清理一些不该有的东西,让船跑得更快,不好吗?”

  若只是听着,会觉得她这么说带了点天真,可是再看看她那面无表情的模样,再搭配男人的哀号声,让南风瞬间觉得有些不寒而栗。

  “南风,把人给拉起来。”楚嵂淅也看够了这出大戏,走近一些后,虽然连看也没看那个快要摔下船的男人,但还是先吩咐了南风先救人。

  洛晴衣闻言,回过头轻扫了一眼,光看他那一身细皮嫩肉、唇红齿白,宜男宜女的俊俏模样,搭上那一身看起来就贵气的衣裳和大氅,甚至是说话的语气,都说明了这人的不凡,绝不是普通老百姓。

  不过这些都跟她没有任何关系,她会选择搭官船,只是认为可以清静一些,从没想过跟这些富贵人家的子弟有什么牵扯。

  见中年男人让人给救了,洛晴衣也没什么反应,反正这人如果能够记取教训,不再来招惹她就罢了,若还是继续不长眼睛,那么……这一艘宛如密室的船上,能够让一个人无声无息的消失的法子也不是只有这一个。

  楚嵂淅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不过从她淡然的神色,还有对于那人被救起来后的冷漠反应,让他的兴致又被挑高了几分。

  她看起来不过是普通人家的姑娘,又是孤身一人上路,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她有这样的底气,觉得这么光明正大地在这船上弄死一个人也无所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