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玛奇朵 > 王爷乖乖入怀 > 上一页    下一页


  “皇叔,我这些话可都是真心的,再说,如果不是因为那几封御史的奏摺,你又怎么会自请往西南去?!谁不知道你最爱这奢华景致,那西南偏僻得很,不说穷山恶水,可绝对跟京里头没得比,你突然说要往那种地界去,图的是什么呀?!”楚雍墘觉得自己猜到了真相,完全不懂自家皇叔都已经被逼到了这般田地,为什么还要嘴硬不承认。

  楚嵂淅的一身衣袍原本就宽松得很,随着他坐起身的动作,衣襟微微敞开,露出了白皙的胸膛,搭上半散的头发和宛如女子般的容貌,有着说不出的风流味道。

  “图个清静。”楚嵂淅知道今天如果没给这傻侄子一个交代,只怕明日出行还得更麻烦,不如就把话给摊开说个明白。

  “就说了别理会那些御史,整天不是盯着这个骂着那个的,没能干点好事!”楚雍墘对此可说是怨气满满。

  他本以为当了皇帝,握有大权,说话自然该是无人不从的,可是大概是这一、两年日子好过了,那些御史闲着没事就盯着王公贵族或是他这个皇上,小到从他用餐多了几道菜,大到他帮哪个官员多说了一句好话,马上就会被这帮御史无限上纲,成了彷佛要亡国灭朝的大事。

  最近朝廷里头争斗得凶,他并非完全不知情,还不就是因为天下太平了,这帮人无处可斗,乾脆就自己内斗起来。

  可是这些人千不该万不该把矛头对准了皇叔,不说皇叔早就懒得理会这群傻子,就是他能够安安稳稳的坐上皇位,把当初先皇丢下的烂摊子给整治到如今这般看起来太平的样子,都少不了皇叔的功劳,可那些酸儒自以为读了几本书就能够靠一张嘴巴指点江山,现在居然敢说皇叔有不臣之心!

  如果不是因为当皇帝的喜怒不能形于外,他就不会只摔了那些个奏摺,而是让人把乱说话的人全都给拉出去斩了。

  “跟一群傻子生气,那我不是比傻子还傻子?呵!”楚嵂淅勾起一抹讽刺的笑,淡淡地看着侄子。

  这一、两年他已经越来越少对皇上的决定处置提出什么意见,不管如何,要担起这片江山的是皇上,他也懒得理会朝廷里那些纷乱,会挑了那样一个地方当作接下来的安顿之处,与其说是受那些没脑官员的影响,还不如说他只是早早的给自己寻了个清静些的退路。

  他自然知道皇上不会听信那些人的话,真以为他有什么不轨之心,可是现在说一回自然是不信的,但要是日日有人琢磨这件事,年年都有人参这样的奏摺呢?

  人心禁不起考验,能够相安无事,只是因为信任和感情还没有被磨透罢了。

  与其到时候发现了有这样的苗头,还得费尽心力去找退路,甚至还得跟自己调教出来的侄子斗心眼,倒不如现在他就先自行求去,寻个清静的地方过着悠哉日子。

  “皇叔说的是,既然如此,皇叔是不是不走了?”楚雍墘期待的望着他。

  打从坐上皇位开始,都是皇叔为他保驾护航的,他不敢想像以后要是没了皇叔在身边提点他,他会不会让朝中那些老狐狸给算计了去。

  “不,走还是要走的。”楚嵂淅慵懒的点了点他,他的手指白皙修长,宛如上好白玉雕成。

  “为什么?”楚雍墘实在不明白自家皇叔到底在想什么。

  楚嵂淅知道今天没给个答案,侄子是不会满意的,想了想也算是提点他最后一回,他用清冷的嗓音淡淡的道:“就因为朝廷的争斗越来越盛,一群傻子争地盘,我懒得掺和,就想离京去游山玩水去,省得老被他们找上门要我选边站,忒烦人。”他可没兴趣整天跟那些老狐狸瞎扯,如果不是皇兄临终所托,他早就撒手不管,到处游山玩水去了。

  楚雍墘一听,心知皇叔这么坚持要离去,就算跟御史那些人没直接关系,也有间接关联,不由得气红了眼,“我就知道还是那些人作的妖,皇叔,你告诉我是哪些人上门打搅你清静了?我非得一个个抓来治罪不可!”

  “皇上,皇位上坐的是你不是我,你也该长大了。”楚嵂淅叹了口气,看着楚雍墘已从当年的半大少年,成了如今已有威严相貌的一国之君,觉得自己这些年也不算白花了时间,若是什么事都得先问过他这个辅政王,那到底谁才是皇上?

  “皇叔……”楚雍墘的嗓音一弱,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

  朝廷上为何会有这些声音出现?一部分自然是因为党争,一部分也是因为幼主之下还有一个权倾朝野的辅政王,总让一小部分的人有了别的心思,甚至蠢蠢欲动。

  皇叔今日撒手不管,说是懒得理会那些文官史官讽谏,可是又何尝不是表明了态度,让他这个皇位能够坐得更稳当。

  “回宫去吧,我又不是一辈子不回京了,你身为一国之君,做出这种小儿样子,岂不是等着让人看笑话?”

  楚雍墘知道这句话就等于是楚嵂淅下的逐客令了,也代表他今日来的目的终究没有达成。

  他眼里蓄着一点水意,眼泪似乎下一刻就要夺眶而出,可是在对上楚嵂淅似笑非笑的眼神时,想起自家皇叔的手段,就把所有的眼泪给逼了回去,他深深地作了一个长揖,这是一个帝王能够给的最大礼节,然后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去。

  楚嵂淅看着人走远了,这才又放松了身子,随手拈了一个果子塞进嘴里,脸上满是算计得逞后的笑容。

  “嘿!小狐狸想得挺好,还想要扣留本王爷下来对付那些个老狐狸,我可没那么傻。”又轻啜了一杯果酒后,他随手将杯子一扔,也不管那上头还镶了贵重的宝石,扬着声吩咐道:“都给爷手脚麻利点,能够收上的就收着,不能收着的也都给我造册记好了,等着下一批运走,爷明儿个就要展翅高飞啦!谁都不准扯我的后腿,明白了没有!”

  “明白!肯定不能误了爷的好事!”屋子里里外外像是波浪一般的声音一阵阵的传了进来。

  楚嵂淅满意地笑着,站起身,甩手进了内室。

  西南啊西南,爷这就要来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