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米乐 > 买卖豪媳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七


  “我是治过他了,不过有没有治好,我也不清楚。”

  “什么意思?”

  “他好像还很在意你的事。”夏毓真就是有这样的感觉。

  “如果真是那样,钟真,那你就加把劲,让哲修哥在意的是你而不是我。”都已经过了这么多年,哲修哥该在意的是身边的人,也许下次一起吃饭,她再好好劝劝哲修哥。

  “说起来简单,但其实很难的。”夏镜真幽怨叹气。

  “加油!”她知道好友不会那么轻易退缩的。“对了,邀请卡已经做好了。”

  何凯欣打开抽屉,拿出两张开幕之夜的邀请卡,上面一张写着夏毓真的名字,另一张是要给庄哲修的。“毓真,开幕那天,跟哲修哥一起过来帮我冲人气吧!”

  夏毓真收下邀请卡。“我想哲修他应该会很高兴,我替他先谢过你了。”

  “不用这么客气,如果你们一起来捧我的场,我会很高兴。”

  “那有什么问题,JUDYH0将来一定会成为响亮国际的品牌。”凯欣的设计作品很受欢迎,JUDYH0—定会很成功的。

  “谢谢。”听到好友为自己打气,何凯欣也振奋了不少。

  之后亨利进入办公室和何凯欣讨论事情,而夏鑛真则是将邀请卡收入皮包里,继续手上的工作。

  再过两个星期,何凯欣的时装精品店就要开幕了,她忙得天天早出晚归,有时还在办公室过夜,隔天再找个空档时间回家洗澡。

  晚上七点半,回家洗好澡又快速扒了几口饭,何凯欣马上又要赶回店里,当她穿好鞋子要出门时,房东张先生打电话给她。

  “张先生,你说什么,你要把店面卖掉?怎么这么突然?”何凯欣愕然,房东居然告诉她,因为投资失利,损失惨重,因此打算要把目前租给她的一、二楼金店面给卖了。

  何凯欣顿时觉得头大。“那如果新买家不把店面租给我,我该怎么办?你说什么?!我可以提出法律诉讼,主张要求原租约的权利?如果对方还是不租给我,可以要求赔偿,噢!拜托,听起来就好复杂又麻烦,张先生,你一定非卖不可吗?”她根本就听不明白张先生刚刚说的那些事。

  眼看她的店就要开幕了,现在换新房东,还能顺利开幕吗?

  何凯欣继续和张先生谈话,听到对方的建议,她惊讶不己。

  “你说什么,我怕麻烦的话,就买下你的店面?”她哪来那么多钱买,那是高级的黄金金店面耶,市价应该至少要好几亿元吧!

  结束和张先生的通话,何凯欣十分头痛又无奈。

  “凯欣,怎么回事,你的房东要把店面给卖掉?”何母从刚刚聪到女儿和房东讲电话,便感到忧心忡忡。

  “没错,就是那样。”

  “但你的店都已经装潢好了,也快开幕了不是吗?这下该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总之,我先去店里了。”何凯欣一边走出去一边打电话给亨利。

  “亨利,不好了,刚刚房东张先生打电话给我,说他要卖掉店面……”何母在女儿走出去之后,她紧紧皱眉,替女儿担心不己。

  万一新房东不租给女儿,那该怎么办?就算可以要求赔偿,但是应该也赔不了多少,最重要的是,这间店女儿投下不少心血,一旦开不成该怎么办才好?

  如果有认识的人可以买下的话,那就好了。

  忽地,何母想到了魏邑廷曾私下跟她说过,若凯欣有任何需要帮助的地方,请告诉他。

  何母实在想不到更好的办法了,又担心被其他人买走店面,因此她拿起手机赶快打电话给他。

  “邑廷,大事不好了,凯欣的房东说要把店面给卖掉了。”

  “妈,不用担心,交给我处理就行了,不,一点也不会麻烦,谢谢妈打电话给我,好,再见。”

  魏邑廷和岳母讲完电话,再次回到餐桌。

  今天他刚好回魏家大宅,和爷爷、周秀燕及魏奇轩一起吃晚餐,当年他从美国留学回来,就独自搬到外面居住,偶尔在爷爷的要求下才会回家和大家一起吃顿饭。

  看着大孙子坐下,魏老目光犀利的问着。“邑廷,刚刚是谁打电话给你,我怎么好像听到你喊妈?不会是何凯欣的母亲吧!”

  “对。”魏邑廷承认。他知道若不是有重要的事,岳母不会打电话给他,因此他刚刚才会到旁边听电话。

  魏老很不高兴。“这么多年来,我不知道跟你说过多少次,要你尽快处理和何家丫头的婚姻,结果你一直拖着没有去办理离婚。看看现在,何家丫头三天两头的上新闻,乱搞男女关系,真是丢尽我们魏家的脸了,当初你就不应该和那种丫头结婚!”

  魏邑廷沉默不语。

  “不离婚的原因是什么?难道何家丫头要求很高的赡养费?”魏老问着。

  “爷爷,并没有那种事。”魏邑廷不想爷爷误解何凯欣。

  “不然呢?为什么要一直赖着你不放,难不成那丫头除了钱以外,还有什么企图吗?”魏老到现在都不想承认何凯欣是魏家的长孙媳妇。

  “爷爷,凯欣她很单纯,还有,不是每个人都爱钱。”

  “会有人不爱钱的吗?”魏老不相信。“这样下去不行,我看就由我亲自出面跟何家丫头谈,看她到底要多少钱才会愿意跟你离婚!”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