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米乐 > 买卖豪媳 >  上一页    下一页


  “我没有胡说八道,是真的啦,刚刚爸爸他们说让你以后跟邑廷大哥结婚。”何凯恩虽然常被姐姐骂笨,但他已经要十岁了,好歹也知道结婚是什么意思,就是跟喜欢的人在一起。

  听到弟弟这么一说,何凯欣惊慌不己,一转过脸,视线刚好对上坐在她对面,也正盯着她瞧的魏邑廷,她的心猛地飞快跳着,那双黑色的眼眸像是要把人给吞噬了似的,让她轻颤了下。

  魏明成带点酒意的笑着。“凯欣,将来如果你愿意嫁给邑廷,魏叔叔会很高兴的,我会把你当成女儿一样的疼爱。”

  一旁的何振华附和。“明成,那么从今天起要改口叫你亲家了吗?呵呵。”

  “爸,魏叔叔,你们别开玩笑了。”大人怎么这么无聊,开这种玩笑。

  “丫头,你害羞了?女孩子长大本来就要嫁人,我觉得邑廷很好,和你很相配。”何振华早己是酒酣耳热。

  “爸,别再说了。”她不喜欢这种玩笑,而且她和魏邑廷哪里相配了?那家伙今晚除了刚见面对她说了句“你好”,就再没开过口,她干么要跟那种人结婚。

  “看来真的害羞了。”

  “爸。”何凯欣看得出来爸爸喝醉了,而她真的不喜欢他们一直说这个话题,因此她站了起来。“我要去厕所。”

  “姐,你又要去厕所,难道是被厕所鬼给附身了,唉唷!”何凯恩话一说完,立刻被姐姐给槌了头一下。

  何凯欣再度走出包厢,不过这次她没有去化妆室,而是走到前面的小庭园去走一走。

  她找了个石阶坐下,这才发现魏邑廷居然跟着她出来了,就站在距离她二、三公尺的地方。

  “你干嘛跟着我出来,你快点进去啦。”她不高兴的说着,然后发现他依然一动也不动的站在原地。

  “为什么不进去?”看来是说不动他了,何凯欣气得撇过脸不去看他。

  其实她也知道不该把气出在他身上,他又没有错,而且刚刚大人们不过是在开玩笑,但她就是觉得不自在嘛。

  这是她第五次和魏邑廷见面吃饭。记得第一次要跟魏叔叔他们见面,那时爸爸说大学同学的妻子刚过世不久,然后发现住在同一个屋子里的儿子居然和爸爸爷爷超过一个月都没有说话,觉得事态严重,因此想要约他们全家一起吃饭,想藉由吃饭的轻松气氛引着他们走出丧亲之痛。

  本来她还在想,怎么可能真有办法一个月都没有跟家人说话呢?结果见到魏邑廷之后,发现真的有可能。因为他真的不爱讲话,而且总是习惯皱着眉头,那之后,两家人又一起吃过三次饭,后来魏叔叔再婚了,没多久魏邑廷便去了美国留学。

  这次寒假他回来台湾,魏叔叔又邀请他们一家人吃饭。许久不见,晚上再见到魏邑廷时,她发现他外表突然变得好成熟,以前就觉得他长得不错,现在则是变得很帅,害她莫名感到紧张不己。

  而且,他虽然没有和她说话,却是把他自己的炸虾球给了她。一个套餐有两颗新鲜美味的炸虾球,她才吃了一颗,另一颗则被她嘴馋的弟弟夹去吃了,而魏邑廷则是把他自己的两颗炸虾球放到她的盘子里,她微讶,岂知下一刻她弟弟很快的又将两颗炸虾球全塞进嘴里,真是的,说她被厕所鬼附身,那小子才是饿死鬼投胎咧。

  何凯欣坐了好一会儿,原本整个晚上没有说话的人居然开口了。

  “很冷,你没有穿外套。”

  何凯欣的确感到寒意上身,今晚气温满低的,不过觉得冷的话,他可以自己先进去,但她知道若她没有进去,他就会一直站在这里,他也没有穿外套,所站的那个位置还是风口处。

  “你快点进去啦!”

  “一起进去。”

  没有办法,何凯欣只好站起来,乖乖的往包厢走回去,而魏邑廷则是跟在她身后,一名服务生跟他们擦身而过,魏邑廷请他送一份炸虾球到他们的包厢,听到他点了炸虾球,何凯欣欢喜着,因为炸虾球真的很好吃。

  忽然,她发现他正看着她的脸,似乎在用眼神告诉她:就知道你喜欢吃炸虾球。

  何凯欣很不好意思,嘟囔着:“我没有喜欢,是凯恩喜欢吃。”

  “我知道。”

  不知为何,何凯欣觉得魏邑廷此刻像是带着笑意的声音,听起来很温柔,令她再度红了耳根假日,何凯欣从床上醒来,发现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她拿起手机看了下时间,居然已经十一点多了,她今天未免睡得太晚了,都快中午了。

  她走进浴室刷牙洗脸,然后想着昨晚作的梦,她梦到以前和魏邑廷一起吃饭的事了,感觉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

  虽然他不爱说话的表情看起来冷冷的,还有点阴沉,盯着人看的眼神也让人很不自在,但是她知道他其实很温柔。

  因为梦到魏明成,何凯欣这才想起很久以前魏明成私下跟她说过,希望她可以多和他儿子说话,她问魏明成为何魏邑廷这么不爱说话?魏明成说都是他的错,害妻子生病住在疗养院,而魏邑廷常去陪伴妈妈,有时她一整天都没有说话,他也跟着一整天都没有说话,久了,就习惯了沉默。

  梦中的那次聚餐,是他们两家人最后一起吃饭,因为后来魏邑廷又回美国读书,再次见面,是在魏明成的丧礼上,他发生意外过世。在他去世后,两家人就再也没有联络了,她不意外,因为魏邑廷本来就不是个热情的所以当魏邑廷来给她父亲上香时,她真的很惊讶,其实当时见到他,她心里是有一点点惊喜的,因此他后来对她说的那些话才让她很生气,但现在的她,觉得自己心中似乎已经没有那个时候的怒气了,已经认命了?还是觉得生气也没有用,因为都已经结婚了?又或者还有其他原因?

  她用水洗着脸,然后拿毛巾擦干,不再去想其他的原因,反正他们已经结婚了,而她,并不讨厌目前和他这样的“同居生活”。

  何凯欣走出房间,客厅里空无一人,倒是厨房里传来声音,她走了过去,看见魏邑廷站在蔚房里做午餐。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