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米乐 > 闺蜜老公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看来,他们之间无法像过去那般了,既然如此,她还能待在他身边吗?

  回到饭店后,一直到离开美国,丁允齐和叶晨薰很有默契的各做各的事,各吃各的饭,再也没有说过话。

  回台湾的飞机上,丁允齐的飞行恐惧症又发作了,而且症状比以往还要严重,叶晨薰像以往那样握住他的手,却被他拒绝了。

  她本来不想理他,但见他脸色发白,她忍不住说道:“现在闹别扭,难受的是你自己。”

  “不需要你管。”

  这家伙什么时候才会真正的长大?连幼稚园小朋友都知道,身体难过的时候,要乖乖听大人的话好好吃药。

  下飞机后,叶晨薰拉着行李箱,看着蹲在后面的丁允齐。

  以往他们下飞机之后,会先找个地方坐下来休息,让他缓缓呼吸,放松心情,但现在,他要她不用管他。

  想想,这好像是自从他们认识以来,第一次闹别扭。

  其实以前他们不是没有斗嘴过,但那些都是无关紧要的小事,甚至只是在开玩笑,但这一次却不同,也许他们之间的关系,再也无法回到从前了。

  那天早上听到他的自责,她其实觉得很难过,说起来,他并没有错,因为他喝醉了,是她勾引了他,两人才会发生关系,一切都是她的错。

  因此,她努力想要弥补这个错误,将伤害降到最低。

  因为,她还想要继续待在他身边,要不然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去哪里。

  不过,她显然失败了。

  此时她看到好几个年轻男女站在丁允齐身边,像是在询问他需不需要帮忙,接着她看到有人扶着他走到前面的椅子坐下,有人帮忙推着他的行李箱。

  他看起来应该没事了。

  叶晨薰推着行李箱继续往前走。

  来到机场处,公司助理小江已经等候许久,一见到她,笑得很灿烂,让心情不好的她看了很羡慕。

  “叶经理,怎么只有你一人?执行长呢?”小江问道。

  “那家伙……我是说执行长在后面,可能要等一下。”

  “好,那我先帮你把行李放到车上。”

  “嗯。”

  此时叶晨薰的手机响起,是阿姨打来的,说她母亲昨天晚上又被她继父施暴,这次伤得挺严重的,但她母亲坚持不去医院,阿姨很担心。

  叶晨薰皱起眉头。“我知道了,我现在过去。”

  她请小江帮她再把行李箱拿过来,他在这里继续等候执行长出来,而她有点事,要先搭机捷回台北。

  希望母亲没事。

  §第五章

  “姊仔,我都说我没事,你干么还打电话给晨薰?”

  “你去照照镜子,你右边脸颊肿得跟什么似的,右手臂也整片瘀青,这样叫作没事?”

  叶晨薰的母亲叫做吴美满,今年五十岁,她在二十岁那年嫁给晨薰的父亲,隔年生下晨薰,丈夫虽然对她很好,不过短命,在晨薰六岁那年发生车祸走了。

  三年后,她和现任丈夫洪文忠再婚,隔年生下儿子洪佑安,儿子现在就读某间私立技术学院,丈夫因为工作不顺,养成了酗酒的恶习,还会对她动粗。

  “妈,还是去医院吧!”叶晨薰很担心。“洪叔叔是怎么打你的?脸上的伤怎么会这么严重?”

  “我看应该不是用手,而是用木板打的。”吴美凤比妹妹年长四岁,不过模样比长年受到家暴的妹妹看起来还要年轻。

  “用木板打的?”叶晨薰震惊不已。

  吴美满马上否认,“不是,你们听我说,小安他爸爸没有打我,是我自己不小撞到。”

  “如果是你自己不小心,为什么要躲来我家?”吴美凤马上就拆穿妹妹的谎言,她实在看不下去了。

  “妈,你真的不去医院吗?”

  “不去,我又没怎样。”吴美满依旧很坚持。

  叶晨薰知道母亲为何不去医院,她身上的伤一看就是被家暴,医院会报警或通报家暴防治中心,许多年前有一次母亲就是去了医院,结果就是如此。

  “妈,你被洪叔叔打,小安呢?他没有劝一下或维护你吗?”小安现在已经十九岁了,也算是个男人了,不能保护妈妈吗?

  “小安那个时候不在家,他现在有女朋友了。”吴美满也不想儿子插手,每次这样他们父子就会吵架。“好了,我没事,我要休息了,晨薰你也快点回去。”

  最后,叶晨薰被母亲赶出房间,和阿姨来到客厅。

  叶晨薰无法理解,这么多年来,母亲常常被打,但别说验伤提告了,母亲完全没想过要离开洪叔叔。

  “我想我大概知道你妈妈为什么不离婚,你妈妈已经失去了一个丈夫,她害怕一旦跟洪文忠离婚,她没有人可以依靠,而且那个时候小安还小,你妈妈也想给孩子完整的家,久而久之,大概觉得日子就是打打闹闹的,也没有什么。”吴美凤感慨地道。

  “女儿不能是依靠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