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米乐 > 闺蜜老公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七


  这家伙该不会像电视剧演的那样,醒来后不认帐吧?说什么自己昨晚喝太醉了,什么都不记得了。

  应该不会!至少她所认识丁允齐,不是那样的男人。

  况且,昨晚他虽然喝了不少酒,甚至后来还是她扶他进房间的,可是在两人做爱的时候,他很清楚的喊着她的名字,他也对她很温柔,还时不时的亲吻着她,抚摸着她的头发。

  叶晨薰闭上眼睛偎在男人身边,虽然有点小紧张,但内心却感到很温暖,又过了差不多半小时,丁允齐的手机闹钟响了。

  昨晚坐车回来饭店的路上,他知道自己有些喝醉了,怕一进房间就睡着,也担心明天早上睡过头,会耽误签约的事,因此他在车上就已经设定好闹钟。

  丁允齐起身,循着声音找到被扔在地上的长裤,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关掉闹钟,一转身,看到叶晨薰躺在床上,他惊愕得手机差点从手里滑出去。

  “你怎么会在这里?”他低喊着,将手机放到桌上,随即从旁边的桌上拿起睡袍套上。

  之后他走到床边,打量着窝在被单里睡觉的叶晨薰,为什么她会睡在他的床上?

  丁允齐看到他起身后零乱的床单,很明显就是欢爱的痕迹,他无法置信!

  “昨晚……不是梦,而是真实发生了?”

  怎么可能会是真的?他明明就是作梦,就像之前一样。

  丁允齐真的无法相信,会不会他想太多了,也许他们只是喝醉了然后一起睡觉而已,单纯的只是睡觉而已,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可是,昨晚那个梦太真实了,还有他的身体,明显是纵欲过了。

  但他还是不相信,他缓缓坐到床上,轻轻拉开盖在晨薰身上的被子,被子下的她赤裸着身体,不只如此,她的胸前布满许多吻痕,他懊恼的将被子盖回到她身上。

  昨晚不是梦,他是真的跟晨薰发生关系了!

  丁允齐坐在床边,双手按压着发疼的太阳穴,懊悔自责不已。

  “怎么会跟晨薰上床了?怎么会这样,不该这样的……”昨昨晚他喝醉了,她扶他进房间后,他看到她站在床边,以为自己又作春梦了,他就把她抱到床上,然后就……“该死!”他再度咒骂着自己。

  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守护着她,却没想到最后自己却伤害了她……

  “不该喝那么多酒的,真的很该死!”

  昨晩她打扮得这么性感,他就觉得她有点怪,肯定是沈立喆对她说了什么,她才会做出这样的改变,对了,她晚餐时也喝了不少酒,而他居然趁她心情不好,趁她喝醉,抱她上床。

  现在,他该怎么面对她?

  叶晨薰睁开了眼睛,就算没有看到他的脸,她也知道此刻的他,脸上肯定是无比懊恼,更不用说那一句句“该死”的自责咒骂声。

  他气自己喝太多酒,气自己醉后乱性,气自己不该跟她上床,会不会也气她趁他喝醉爬上他的床?

  总觉得那一声声的“该死”不纯粹是自责,还有着怒气。

  不过就是跟她上床而已,他有必要反应这么大吗?

  刚刚她还幻想着,他醒来后,知道昨晩他们发生关系了,就算他不向她告白,说他喜欢她很久了,也守护她很久了,也可能会摸摸她的头,或者亲亲她的脸,因为昨天晚上他就是如此,她当时感觉自己被他全心呵护疼爱着。

  她想过许多种他可能会做的事,可能会跟她说的话,却没到他会如此的惊愕,如此的生气和懊恼。

  亦珊说她跟他就像缺了临门一脚,而她也想为自己争取一次幸福,她想待在他身边,不想被丢下,也害怕被丢下,结果,这一脚像是多余的,又或者,她不该伸出的。

  她还以为昨晚的他应该有着几分清醒,因为昨天晚上他对她很温柔,不过现在想想他是真的喝醉了,也是,喝了那么多酒,差点走不出电梯,还是她扶他走出来的,而且他还命令她做这做那的,很明显就是醉了,是她一时疏忽了。

  虽然无法回到过去,但却可以忘了这件事。

  “现在该怎么办才好?”

  “不需要那么烦恼,直接忘了就好了。”

  听到叶晨薰的回答,丁允齐惊讶的从床边起身,转身看着她。

  她是什么时候醒的?又为什么会这么说?

  “晨薰,你醒了?昨天晚上……”

  “昨天晚上我们都喝醉了,不小心上床了,你应该不记得事情是怎么发生的吧,其实我也是,既然如此,那就干脆忘记这件事好了。”叶晨薰尽量让自己表现得不在意的样子。

  忘记昨晚的事?丁允齐愕然的看着她,发现她的表情意外的平静,她真的一点也不在意吗?

  “对了,你可以转过身去吗?我想下床穿衣服。”

  丁允齐看了她一眼后,随即走到窗边,背对着她。

  叶晨薰下了床,拿起自己昨晚整齐放好的小洋装穿上,幸好是她自己脱下来的,不然她现在可就丢脸了,连件可以穿的衣服也没有。

  不过话说回来,他会不会记得昨天晚上是她自己主动脱衣服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