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米乐 > 闺蜜老公 > 上一页    下一页


  她没好气的想着,喝醉是老大!其实她和那位卓先生并不熟,也只见过两、三次面,她不知道允齐为何要特地叮咛她,不过她还是点点头。“是,我知道了。”

  终于,喝醉的人不再吵闹,安静的睡着了。

  叶晨薰走出丁允齐的房间,丁母马上端来一杯温开水给她。

  “谢谢丁伯母,我正好有点口渴呢。”她笑着接过开水喝了。

  “晨薰,坐下来休息一下再回去。”丁父说着。

  “丁伯父,谢谢你,不过计程车在楼下等,我就先回去了。”叶晨薰将喝完的空杯子交给丁母,再次向她说了声谢谢。

  丁允智说要送她下楼,叶晨薰说不用了,时间并不晚,而且计程车就在楼下,她笑着向丁父、丁母及丁允智说再见,然后走下楼。

  丁母手拿着杯子,忍不住叹了口气,多好的女孩,漂亮又聪明,而且个性乖巧懂事,若是能做她的大媳妇就好了,她也不是没有跟儿子说过这事,还说过很多次,偏偏那小子说什么他们是一辈子的好朋友,那个臭小子,可别等以后失去了才来后悔。

  丁父当然晓得老婆为什么叹气,他知道老婆很喜欢叶晨薰,他也喜欢叶晨薰这个孩子,只是年轻人感情的事,他们没办法做主,现在的孩子,有谁会乖乖奉父母之命结婚呢?

  总之,年轻人的事,还是交给他们自己去处理,两个人若有缘分的话,自然就会在一起了。

  §第二章

  两个星期后,丁允齐跟叶晨薰一起前往美国加州。

  这些年来,每次丁允齐出国谈生意,身边不是带助理或秘书,而是叶晨薰,会把经理当成小助理,那是有原因的,而且这个原因,是很多人都无法想像的,毕竟谁会知道长得人高马大、体格一级棒的丁允齐,居然有飞行恐惧症。

  小学四年级的暑假,他父母第一次要带他跟弟弟出国旅游,他那时一直很排斥搭飞机,勉强坐上飞机后,他心跳加快,手心出汗,异常焦虑,无法镇静,刚好又遇到一阵小乱流,他无助害怕的大哭,那时他才知道原来他有飞行恐惧症。

  他曾经去看过医生,也上网搜集了不少相关资料,对于他为什么会产生飞行恐惧症,医生无法解释,就连心理专家可能也无法给出正确答案,不过飞行恐惧症是可以治疗和控制的,有人会服用抗焦虑药物,有人会听音乐或者喝酒。

  从那之后,丁家的旅游大都是在国内,后来两次出国旅行,丁允齐都没跟,不想让自己去活受罪。

  成立公司之前,丁允齐也想过,将来自己免不了得常常搭飞机出国谈生意,甚至也许以后会在国外成立分公司,那时他想,大不了就吃医生说的什么抗焦虑药物,再不行的话,就多吞几颗助眠药物总可以吧!

  不过想得简单,做起来可不容易,他依旧排斥搭飞机。

  多年前,美国有间连锁成衣大厂对他们公司研发的一套行销软体很感兴趣,那时他打算让子超跟俊凯前往美国跟对方洽谈这笔生意,一向话少的子超,怕自己会搞砸这笔交易,而俊凯则担心自己的英文不够流利,不过因为错失这个好机会,后来俊凯努力恶补英文,如今的他,英文不管听说读写都很流利。

  晨薰问他为什么他不亲自去美国谈这笔生意,他把原因老实告诉她,她决定陪他前往美国,她上网查过相关资料,虽然可以吃药控制,不过若是身边有熟人陪着聊天说话,也可以减缓飞行恐惧症的压力。

  他虽然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克服内心对搭飞机的恐惧,不过听到她要陪自己一起去美国,他觉得似乎不再那么焦虑了,之后每次都是她陪他出国洽谈生意。

  到了美国,入了境,丁允齐跟叶晨薰并不急着离开机场,而是找了地方坐下来休息,因为有人得舒缓一下绷紧的情绪。

  丁允齐承受极大的恐惧压力后,感到身心都很无力,他很不客气的靠在她身上,闻着她身上那股像是桂花香的香气。

  小时候,外婆见母亲又要教书又要带两个孩子,主动说要帮忙带一个,所以他在彰化外婆家生活了两年,直到念小学才回台北,外婆家的小庭院种了桂花树,到了开花的季节,到处充满香气。

  大学时,他就在晨薰身上闻到了像是浅浅桂花香的味道,一开始他以为她擦香水,但她笑着说她从来不擦香水,他闻到的大概是洗发精的味道。

  她身上的桂花香味没有那么浓郁,浅浅淡淡的,却很迷人,让他内心的那股焦虑恐惧舒缓不少,心情渐渐放松了。

  “允齐,我觉得你这次的症状好多了。”叶晨薰说道。

  “你每次都这么说。”丁允齐情绪放松后,心情也变好了。“不过说真的,要是没有你在我身边,我大概连美国也来不了,谢谢你了,好哥儿们!”

  叶晨薰怔了下,不过她并没有多说什么。

  “晨薰,你知道吗?我妈看我自己在整理行李,就要我早点结婚,这样就有老婆帮我整理行李了,我说没对象怎么结婚?我妈就说怎么会没对象,她居然要我早点把你娶回家。”

  闻言,她顿时心跳加快,甚至紧张到说不出话来。

  她知道丁妈妈很喜欢她,但她没想到丁妈妈会对允齐这么说,那他是怎么回答的?突然间,她感觉到她的心更猛烈的跳动着。

  “哈哈哈,我觉得我妈真会开玩笑,我跟你怎么可能结婚?我们说好要做一辈子的好朋友,不是吗?”他就是这么回答母亲的。

  叶晨薰有些呆住了,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感到很失落,那种感觉就像是心脏被猛捶了一下,不只感到难受,还有点闷闷的疼。

  不过她也无法反驳他的话,他说的是事实,她跟他是好朋友,一直以来就是这样,以后,也是如此吧?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