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米乐 > 奉子不婚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九


  听到何以安在医院,盛奕辰和夏蔷薇浑身一震,立刻带着何以轩赶到医院去。

  见何以安右脚踝扭伤,两人一问之下才知道下午他本来想去张勇生家,没想到在路上遇到何金发,被强带上车,幸好他够机警,想到要用尿遁逃跑,何金发勉为其难让他去路边上厕所,何以安一下车就赶快跑,后来扭到脚跑不动,就先躲在一辆车子后面,直到车主要来开车发现他,才把他送到医院来。

  听完,夏蔷薇都要气哭了,想要报警去抓何金发,没想到警察却在这个时候打电话给她。原来何金发恶人先告状,跑去警局报案,说在路上遇见侄孙,想要送他回家,那小子却自己跑不见,他赶紧去请警察帮忙找。

  人明明就是被他给掳走的,还敢去报案?夏蔷薇傻眼,正要反驳,盛奕辰却按住了她。

  他认为对付何金发有其他的方法,这证据不明确的掳人事件就算报案,何金发最后也不会有罪,倒不如做些其他的事比较重要。

  听了他的解释,夏蔷薇点点头,盛奕辰便抱着脚受伤的何以安回家了。

  晚上十点,咖啡屋关门后,夏蔷薇回到公寓,就看到盛奕辰一个人坐在客厅里看电视。

  “你回来了。”盛奕辰起身。“以安他还好吧?”

  “那小子没事,九点左右就睡觉了。”

  夏蔷薇本来要进以轩的房间看儿子,但盛奕辰说他今天在自己的房间睡。

  “以安睡相不好,我怕他睡梦中不小心加重伤势,因此让他睡自己的房间,晚上我睡客厅就好。”盛奕辰可不想让儿子再受伤。

  夏蔷薇点点头,走进以安的房间,这小子,脚都受伤了还能踢被子,睡相真的不太好。她走过去将被子给拉好,摸了摸儿子的脸,这才走出房间。

  盛奕辰站在她面前,“我累了,先去洗澡休息了,晚安。”

  “蔷薇,别跟以安生气,他已经知道错了,本来想等你回来跟你道歉的,不过我让他先睡,明天早上他会向你道歉。”

  走到自己的房门口,背对着盛奕辰的夏蔷薇身体微颤了下,说了声“好”便打开门。

  “蔷薇,等你洗好澡,我们谈一下。”

  “嗯。”

  夏蔷薇没有回头,直接进入房间,关上房门后,她吸了吸鼻子,擦去眼泪,以安那小子,他以为道歉就没事了吗?等着瞧,她一定要打他一顿,看他下次还敢不敢这样不听话!

  不过,他平安无事,真好。

  在医院的时候,听到他被何金发强拉上车,她顿时手脚发冷,幸好那小子平日挺机灵的,才得以逃走。

  何金发居然那么大胆,敢当街掳人,还以为他会安分一阵子,没想到他竟然把脑筋动到她儿子身上。

  看来,她得快点处理土地的问题才行了。

  夏蔷薇边思考边进入浴室洗澡,洗完后她想起盛奕辰有事要跟她谈,她犹豫了下,还是走出房间,就看到坐在长沙发上的盛奕辰。

  他们家的沙发很小,他晚上真的要窝在这里睡吗?

  宁愿自己睡得难受,也要让以安那小子睡得舒服,还真的很疼儿子呢!

  夏蔷薇坐到单人沙发上。“你想要跟我谈什么?”

  “蔷薇,关于你名下那块土地……”话还没说完,盛奕辰就发现夏蔷薇变了脸色,他有些不高兴的问:“怎么,难道你也觉得我就像吴珊霓说的,是为了买那块地才对你跟孩子们好的吗?”

  晚上他们父子一起吃晚餐,以安跟以轩转述了吴珊霓的话给他听。

  “不是那样,吴珊霓那么说的时候,我是不信的。”关于这点,夏蔷薇还有一点判断力。

  “既然不信,那为什么要对想打电话向我求证的以安生气呢?!”盛奕辰真想抓住她的肩膀摇醒她。“算了,我们的事待会儿再谈,还是先说土地的事,我想建议你为何景彦成立纪念基金会,再把那块土地捐给基金会。”

  “纪念基金会?”她愣了下。

  “把土地捐给基金会,如此一来,土地不再是你的,何金发就无法再动那块土地的脑筋,而建造森林公园所需要的经费,将全部由盛世支付。”他想过了,这是彻底解决土地问题最好的办法,而且,蔷薇应该也想这么做,她坚持不卖地,不就是为了完成何景彦的梦想吗?

  夏蔷薇惊讶不已。“可我听说建森林公园要花很多钱,那么大一笔钱……”

  “傻瓜,建森林公园不是一两年就可以完成的,若把施工期设定为十年,我每年拨个两亿元捐给基金会,对我的公司来说不会构成任何影响,而且捐款给慈善机构还可以减税,我没有损失还能做善事,一举两得啊。”

  夏蔷薇听得一愣一愣的。

  “不过,你确定要把土地捐出去吗?那可是十亿元。”十亿元对很多家庭来说,是几辈子都花不完的钱。

  “那块土地本来就不是我的,也不是以安和以轩的,是何大哥的,我就算把地卖了,也会把那笔钱以何大哥的名义捐出去的。”这样一来,没有了十亿,何金发就不会来找麻烦了。

  盛奕辰不意外蔷薇这么说,她从不贪求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从以前到现在,她的眼阵一直都很清亮纯正,从她的眼神里,他看不到任何的心机和算计。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